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陈情令同人)晨曦向晚(曦澄) 作者:叁石长弓

时间:2019-11-08 09:58标签: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幻想空间 仙侠修真
文案 蓝曦臣,我想,我喜欢你。江晚吟 故事发生在陈情令剧情结束以后。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澄、蓝曦臣 ┃ 配角:金凌、蓝忘机等 ┃ 其它:魔道祖师、陈情令 ================== ☆、第 1 章 云深不知处是
 文案
“蓝曦臣,我想,我喜欢你。”——江晚吟
 
故事发生在陈情令剧情结束以后。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澄、蓝曦臣 ┃ 配角:金凌、蓝忘机等 ┃ 其它:魔道祖师、陈情令
 
==================
 
  ☆、第 1 章
 
  云深不知处是江澄最讨厌的地方,没有之一。魏无羡走的那十六年,他和蓝忘机相看两厌,但凡蓝氏举办任何活动,包括听学、清谈会、围猎会,江氏一律不参加。就差赤.裸.裸地告诉各个仙门世家,江晚吟与蓝忘机势不两立!待夷陵老祖复生,蓝忘机就任仙督之位后,两人的关系就更差了。
  好不容易盼回来的人,说走就让走了,关键这人宁愿去流浪也不回家,你说气不气人!气不气人!
  因此,若仙督召集众仙门商谈事宜,江澄统统抱病不参加,有事把结果告知,听从安排便是,甚至对这些安排江宗主也是应付得很。
  他江晚吟就是拿准了蓝忘机是个君子,做不出给人穿小鞋这一套,又奈他何?
  如今这四大家族各有一堆烂摊子,蓝氏宗主泽芜君自观音庙回来后就闭关不出,蓝忘机只能内外一肩挑。好在蓝启仁身体硬朗,还能教导蓝氏子弟,只是这开放听学,自蓝忘机就任仙督后就没再举办了,实在是顾不上。
  聂家在聂怀桑掌管的这些年里本就走了下坡路,以前还有泽芜君和金光瑶帮衬着,以后,还不知道会如何,封棺大典办的是不错,可他连家传刀法都不会,宗门又何以为继!
  江澄这儿倒还好,只是对外边万事不积极,非常不合群。
  而兰陵金氏最糟糕。名声都被金光瑶搞臭了不说,到现在新家主都没选出来。按道理金凌是金家最名正言顺的继任人。但无奈他年龄小,又被舅舅和小叔叔保护得太好,怎么能争得过那帮堂亲。若是让江澄干预此事,也不是不行,现今金家一盘散沙,有能力的弟子大部分又随金光瑶死在了观音庙,好整治的很。但江澄觉得,是时候让金凌经一些事了。从金凌明明知道金光瑶对他有嗜杀父母之仇,还在兰陵外围给他找了个宝地立了个衣冠冢这件事就能看出,这孩子太仁义。对他来说,那毕竟是一手将他养大的人,从没对他有半点不好,何况人都死了。
  江澄担心有一天自己也出了什么事,再没人给金凌善后,又当如何?而且,金凌若是因自己这个外姓人才掌管了家业,总会让人诟病,以后再因为这些事让舅甥离心,更是麻烦。最关键的,是金凌从没有过一点争夺金家的心思,可能在他看来,做家主,还不如和朋友们去夜猎来的快活。
  江澄也想过,自己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以后,把江家给金凌也是一样的,如何管理一个仙门家族,就让他慢慢学吧,无需让金凌像自己一样,被迫着长大。
  但这些定局,却在某个下午被打破了。
  “仙督,云梦江宗主求见。”
  “谁?”正在同蓝思追一起帮蓝忘机处理宗务的蓝景仪以为自己幻听,“江宗主会来云深不知处?外边下红雨了?”
  “确实是江宗主本人,而且看起来很焦急的样子,说要求见泽芜君。”
  “可泽芜君已经闭关了,江宗主应当知晓的。”蓝思追说道。
  “弟子已经告知过江宗主,但江宗主十分坚持,焦急的神情也不似作伪,故而弟子来请仙督示下。”
  蓝忘机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请进来吧。”
  “是。”
  那弟子领命下去后,很快就有急切的脚步声从外边传来。不过几息,江澄就出现在蓝忘机处理宗务的竹室门口。
  “还请仙督代为引荐泽芜君。”江澄一进门就躬身行礼,做足了求人的姿态。一旁的蓝景仪可算是看了回西洋景,意外地差点忘了给江澄见礼。
  蓝忘机虽然看起来冷淡却不是骄矜拿乔之人,见一向桀骜的江澄如此做派便知道不是小事,赶忙起身虚托江澄双臂问:“出了何事?”
  “是金凌,他病了,也可能不是病,总之如今云梦的医师都束手无策,我只能来求泽芜君,还望仙督引荐!”说到此处,江澄再次俯身,显见他有多心焦。
  此时蓝忘机还未来得及说话,刚刚同江澄见完礼就站在一旁的蓝思追却沉不住气了。
  “金凌出事了?很严重吗?”
  蓝景仪本也要问,被思追抢在了前头,只能紧张地等江澄回复。
  “金凌前些r.ì子与欧yá-ng家的小子结伴夜猎,今r.ì一早,却被欧yá-ng用车拉了回来。按照他的描述,他们原本是在万州追捕一只妖兽,但金凌在御剑途中突然觉得丹府如针刺般疼痛,直接从半空中摔了下来,后来甚至疼晕过去。欧yá-ng见状,赶忙把人带回了莲花坞,到现在还没有醒。人未醒,无法探明情况,医师又瞧不出原因,江某实在没有办法。泽芜君医术名冠吾辈,还请仙督及泽芜君援手!”
  “含光君!”蓝思追听到江澄如是说,知道事情肯定很严重,不禁面带祈求地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也不推脱,说了句“随我来。”率先出了竹室。江澄即刻跟上去不提,思追和景仪相视一眼后,也跟了上去。
  寒室的大门已经许久没有人出入了,此时也是门窗紧闭,静得好似没有人在。很快,几个人的脚步声打破了这里的沉寂,让这超离凡世的地方,有了一丝人气。
  “兄长,忘机求见。”哪怕里面的人看不见,蓝忘机还是守矩地向着门内行礼,蓝家小辈有样学样,江澄如今有求于人,自然也不托大。
  没一会,门内有声音传出。
  “何事?”那声音里带着些许嘶哑,好像许久没有开口说话的样子。
  “是金凌有恙,江宗主求至此处,事态紧急,还望兄长援手。”
  江澄觉得以他和蓝忘机的关系,蓝忘机愿意帮忙引荐就已经仁至义尽了,毕竟含光君做不出见死不救的事。他意外的是,蓝忘机居然还帮着说话。
  江澄不知道,蓝忘机平素虽然克己,但他对兄长的情感却是非常深。两人从小相依为命,兄长最知他、宠他,他又何尝不是把兄长当作最敬重最亲近的人。兄长手刃金光瑶后,一直耿耿于怀,甚至把自己关入寒室一副再也不入尘世半步的样子,他怎么会不担心。且不说金凌是魏无羡十分在意的小辈,哪怕借着这个契机让兄长出了这寒室的门,也是好的。所以蓝忘机毫不吝啬为江澄说话,只求让兄长有些事情可做,尽快从前尘中走出来。
  很快,屋里传出走路之声,接着,门开了。
  时隔几个月,江澄再次看到蓝曦臣不禁有些意外。
  退去宗主的华服锦冠,蓝曦臣看上去年轻了许多,也单薄了许多。此时他身着一袭月白j_iao领广袖常服,及腰青丝用同色发带束起一半,因腰间未缚腰封,行动间十分飘逸优雅,加之那明明年过三旬却至今无人能夺其第一公子称号的品貌,好似谪仙临世。若非过于苍白的脸色以及云纹抹额下掩不住的怅然还带着些人间的烟火气,甚至会让人觉得他随时都能脱离凡世,羽化飞升一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