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蔓华传 作者:如是所闻(上)(5)

时间:2019-11-07 09:18标签: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阴差阳错
蔓华起过身,两袖一甩,负手出了房门。 诶,蔓华,你去哪儿,我还没说完风亭急忙跟上,欲要长篇大论接着说道,蔓华制止他道:去你认为该去的地儿。 听到这话,风亭才满意地住了嘴,与蔓华并肩前行。 其实蔓华从来都
  蔓华起过身,两袖一甩,负手出了房门。
  “诶,蔓华,你去哪儿,我还没说完……”风亭急忙跟上,欲要长篇大论接着说道,蔓华制止他道:“去你认为该去的地儿。”
  听到这话,风亭才满意地住了嘴,与蔓华并肩前行。
  其实蔓华从来都不是讲道义,顾及旁人说法的人。风亭自幼仙家出生,不若清阑的温文尔雅,自持己重。他见谁都是亲人,第一次见面便热络地各种询问照顾,平r.ì里什么事都要c-h-ā上一手,然后干到一半就撂挑子走人,为此得罪不少天官,这一点倒是和蔓华相似,不过两个各自得罪的理由不同罢了。
  这次的事不必想也是风亭犯下的错,不过是不想戳穿而已,如此一本正经地兴师问罪,蔓华连气笑都不得了。
  能怎么办?
  蔓华此刻正在反思,到底是那点引得风亭的“青睐”了,理当趁早改过。想要找天宫中能让风亭讨厌的人,好好学习一番,却发现他连天宫中讨厌指数最高的司命真君都颇有兴趣,隔三差五去讨一顿骂,还乐此不疲。
  随便了吧。
  
 
 
 
第4章 莲上仙君
 
  他们已经到了清莲府门口,正要进去时,一白影闪出,拦在了门口。是一个模样十三四岁大的少年,一袭青衫,皮肤白皙,清瘦俊美,表情十分冷峻。
  “风亭灵君,我们家仙君不在,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莫要如此反复。”
  “啊,我见你很多次吗,胡说八道。”风亭打着马虎反驳青衣少年,又道:“这是蔓华散君,刚重返天庭,要去拜访你们家仙君,虽然不在,我们进去等总可以吧。”
  风亭抬脚就要进去,刚抬起来,青衣少年便亮出了一把银白色长剑,剑身秀长,闪烁着冰冷的光。
  “哇,干什么。”风亭一边叫着一边赶紧收回脚,十分委屈地看向蔓华,“你快看看,他这么凶。”
  蔓华瞥了一眼风亭,袖手旁观道:“要打便打,你未必打不过吗?”
  风亭一咬牙便不理会蔓华了,心道:打得过我不早就进去了吗。“诶,你,你可知本仙,仙位远在你之上。”
  青衣少年冷哼一声道:“风亭灵君说笑了,淼宁不过莲上仙君的小仙侍,何来仙位之说,不过做好本分而已。”字句里倒是谦逊,但语气却尽是不以为然。风亭气得说不出话,他在天宫哪儿被如此看轻过,说来奇怪,凭他的仙资,怎么可能打不过一个仙侍呢……偏偏就是打不过,否则还站着干什么,再看看蔓华无动于衷,正郁闷着要说些话。忽地见蔓华手一扬,淼宁的剑竟然到了他手中。
  淼宁上前想要抢回,蔓华几个闪身后,道:“再靠近这剑可就得碎了。”淼宁只好在原地不敢轻易妄动,但目光渐寒,看着蔓华的一举一动便没有挪开过目光。
  风亭心情大好,跟着看蔓华把玩手中的剑。
  蔓华眼神忽明忽暗,片刻后对淼宁道:“本君在凡间常听闻‘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怎么,仍要拒客门外吗?”
  淼宁看了看剑,看了拿剑的手上的指环,再看了看神情慵懒的蔓华,之后硬生生道:“里面请。”进到里面,过了一道巨大白色的石门,所见之处竟是一大片花园。其实天宫每位仙官的府邸都是有花园的,但此花非彼花。天宫不像地下,这里留不住土壤,尽是萦绕的仙气滋养,所得的花卉并不真实,统一的白,形状各异罢了。若如是有别的颜色的花卉,必然是珍奇品种,少之又少,并非一般天官可得。
  而此地的花园,一眼望去,五彩斑斓,大片大片的绿掩映着不同色彩的艳,与凡间的略有不同的是多了几分仙气而已,从花园穿过,踩在脚下的不再是柔软虚无缥缈的云,而是厚重s-hi润的土壤,飘然入鼻的不再是单一气味或是淡然如水,而是沁人心脾,层次丰富的香气,自然清雅。
  里面还有竹林,穿过去又是一片花园,再走得更深处,不远处一片湖显现出来,湖水发着澄澈透亮的蓝光,湖面有一巨大的屋舍,不知是何材质,呈现出暗棕色,屋舍下由一巨大的紫莲为座,方能在湖面上纹丝不动,此外还有不少的莲花遍布湖面,一派如画风光。
  “蔓华,你不要一直跟掉了魂儿似的跟在后面,一起帮忙找呀。我刚刚以喝茶借口支开淼宁,他一回来就带不走迷知了。而且这府邸都是些什么味儿,真是闻着难受,快憋死了,还有这些花花C_àoC_ào,颜色太刺眼了,看得眼睛生疼,之前听几位仙官说过里面的情况,今r.ì一见才相信了……哎,白色多好,这……你快点啊。”
  风亭在前面弓着身子往花C_ào丛里,一边拨一边看,时不时要闭眼一阵缓解一下这些颜色带来的刺痛感。他催促蔓华好几次,但对方就是一直在看周围对这些话全然不知,有些出神又有些急促,眼睛不眨一下,让风亭直觉佩服。后来一想他在凡间待那么久,早就习惯了这些色彩和气味。
  “啊,找到了……迷知,你还敢跑……逃得了吗……诶,你这个小崽子,放手,不然本灵君要动手了……”
  蔓华被吵得回过神时,便看见风亭抱着一只半大的仙鹿,而同时一只小虎崽紧紧拽着仙鹿的鹿角不放手,掉在空中,仙鹿眼中含着泪花看着小虎崽,似有意要挣脱风亭的怀抱,但许是施了仙法,动弹不得,那只小虎崽凶相毕露,几乎要开始攻击风亭。
  “好,管你是谁的灵兽,本灵君……”
  “早知道你进来没好事,把灵兽放下。”淼宁喊了一声,吓得风亭一个激灵,二话不说顺手把小虎崽捞起就和着仙鹿一块儿带跑了,心想你有本事追,就算追到了没有剑,哼,本灵君还打不过你吗。
  看着这两人一前一后消失了,蔓华虽回过神,知道眼下发生的事,但并往心里去。
  眼下清静下来,蔓华又在这院子里转了两圈,发现里面别处还竹林,桃林,甚至还有梅花树,只是现下并未开花,这座府邸也忒大了些。
  蔓华本想去湖中央的屋舍看看,但飞到湖面上空时,忽然湖面上所有莲花收起花苞连同莲叶一块儿沉入湖底,而那中央最为巨大的莲座也忽然延伸生长,直至收起来将屋舍完全包住沉入湖底,前前后后不过眨眼之间。但他一旦离开湖面区域,这些莲又会从湖底冒出来,屋舍也恢复如初。
  蔓华拿着剑,思考片刻,附身到剑上,果然飞跃过湖面稳稳落到了屋舍的回廊上。他现了身,手持着剑,开始闲逛了起来。
  这间屋舍像是用一种特殊的藤编造的,十分结实牢固,散发出幽幽的清香。南北两面开了门,里面是通的房间,只用了一些淡蓝色帷幔和三张屏风隔断开来。一间被隔断用作书舍,最为宽敞之地,大约占了一大半空间;最里面靠窗那边放置一张案桌,旁边角落靠有三排架子,上面整整齐齐列满了竹编和木制书籍,而最中央有一白色底托,上面悬浮着一卷翻着淡青色的卷轴。凡是在天宫呆久了便知道这卷轴唤做“巨细”,打开可无限延展收缩,里面包含的内容上天入地,无一不全。也仅天帝独有一份。
  既是有了这“巨细”,其余摆放的书籍有何意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