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动物爱人 作者:魏丛良【完结+番外】

时间:2019-08-03 20:56标签: 生子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动物爱人》作者:魏丛良 文案:他是可怜又脆弱,是我绝不会倾心的人,他暴戾恣睢喜怒无常,却把我供奉心头,给我温柔,赠我玫瑰,又把我抛入荆棘。 我听到金丝雀的尖叫,也看到他又笑又哭,我开始明白,他只是一个病人。 牧颜 姜也南 双x_ing/带球跑/脑子
  《动物爱人》作者:魏丛良
 
  文案:“他是可怜又脆弱,是我绝不会倾心的人,他暴戾恣睢喜怒无常,却把我供奉心头,给我温柔,赠我玫瑰,又把我抛入荆棘。
  我听到金丝雀的尖叫,也看到他又笑又哭,我开始明白,他只是一个病人。”
  牧颜
  姜也南
  双x_ing/带球跑/脑子有问题的攻。
 
  内容标签: 生子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颜.姜也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西定的冬天被一场没有尽头的大雪笼罩,陈轲在这样的大雪里接到了一起报警电话。他接起电话,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沉,就听“啪”一声,挂断了电话。边上同事纳闷地问:“怎么了这是?”
  “得出警了,接到一起投案自首的电话,嫌疑人说了自己的地址,让我们去接他。”
  “嗨,奇了,这人架子还挺大。”
  话虽这么说,西定一队还是乖乖地出警。车轮胎滚过s-hi滑的雪地,行驶了一段路,最后在长尾巷的尽头看到了一个浑身带血的人。
  陈轲惊疑不定,从车上下来,拔了抢举起,他朝前走去。对方蓄着长发,背对着他们,分不清男女,身上挂着一件灰色的明显过大的羊毛大衣,衣服上有大片血迹,光着脚踩在雪地里,脚踝冻得通红。
  “不要动,举起手来。”
  陈轲低声呵斥,就见那人的身体一颤,雪泛着冷光,背对着他们的嫌疑人缓缓转身,露出一张家喻户晓的脸。
  “牧颜?”
  失踪了三年,已故富商牧正袁的儿子。
  审讯室内,牧颜精神恍惚,陈轲让人给了他一双鞋,鞋子码数比较大,他把冻红了的脚踩进去,脚趾收紧蜷曲。陈轲拉开他桌前的椅子坐下,椅子脚发出刺耳的响声,牧颜刷地抬起头,似吓了一跳,惊恐万分地看着陈轲。
  陈轲皱起眉,低声问:“牧颜,你这三年都去哪了?你刚才在电话里说自己杀了人?杀了谁?”
  牧颜的脸上几乎没什么肉,苍白消瘦,只剩下一张薄薄的皮。他凹陷下去的眼窝里藏着惊慌不安,听到陈轲的声音,牧颜呆呆地看着,隔了很久,他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吃力地说:“姜也南,我杀了他。”
  陈轲眉间浮出一条深深的沟壑,他和边上做记录的女警打了个手势,过了许久,女警过来和他说了几句话。陈轲侧眼看向牧颜,目光复杂,他说:“牧颜,我们刚才联系了姜也南那边,对方没有任何事,而且……”
  牧颜的神情突然激动,他站了起来,身体剧烈颤抖,他大喊道:“怎么可能,我……我明明用刀捅了他,你们怎么可能联系到他,这不可能的啊,这不对的啊,他……他应该是死了的,是死了的。”
  牧颜的精神状态的确是不好,审讯到一半被迫结束。
  陈轲走了出来,到另外一个房间,从单面镜里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牧颜。他贴在椅子里,单薄的身体好像下一秒就能折断,那不像是一个人,倒像是一团留在人间的悲伤,他用全身在纾解痛苦,每一根发梢都是痛。
  陈轲目光复杂,他以前是见过牧颜的,陈轲当时是和女友一起看一场天鹅湖芭蕾舞,就在那场舞台上他看到了牧颜。
  出版社老板的儿子,不像一般富二代那样骄奢。他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年纪轻轻就是皇家芭蕾舞团的首席,站在舞台上光芒四s_h_è ,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
  他的女朋友是牧颜的粉丝,特地在结束后等在后台外,一直等到牧颜出来。
  陈轲的女友激动地和陈轲说起牧颜这个人,陈轲兴致缺缺地听着,当时并未在意,却未曾想过一年后牧颜失踪,事发三年,牧颜出现。
  出现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诉他们,他杀了姜也南。
  陈轲收回视线,他对身边的同事说,“看着精神不太正常,送他去医院吧。”
  牧颜从警局出来,负责他的陈轲开车,送他去医院。
  路上大雪,车子行驶缓慢,牧颜靠在车窗上,怔怔地看着从上落下的雪。
  他降下玻璃,把手伸了出去,掌心里冰凉,他流下眼泪,低声问:“西定的雪一直都是这么冷吗?”
  ……
  1
  2015年春,牧颜从法国回来,牧正袁在机场接到他。父子俩也有三年没见,牧颜和他拥抱,法国人的贴面礼让牧正袁有些不适应,笑了笑对牧颜说:“困吗?”
  牧颜在飞机上一直在睡,他摇头,牧正袁替他拉过行李,对他说:“我给你办了一个接风宴。”
  牧颜走在牧正袁身旁,点了点头说好。
  牧正袁侧头看去,三年不见的儿子长高了不少,他心里感叹。
  黑色林肯停在机场外,牧颜猫着腰钻进去。司机喊了一声“牧少爷”,牧颜懒散地应了一声。
  车子缓缓行驶,牧正袁犹豫着问道:“颜颜,你这次回来多久啊?”
  牧颜睁开眼,他想了想说:“舞团来这边演出,大概一星期吧。”
  牧正袁点点头,又说了一句,“要是多留几天就好了,你在家里我看到了才放心。”
  牧颜听了就笑了,他说:“爸,我又不是小孩了。”
  接风宴上来的都是牧正袁的朋友,牧颜在闹哄哄的包厢里咬着花椰菜。
  他吃得不多,晚饭基本是不吃的,几口就完事了。
  牧正袁的几个朋友夸牧颜长得好,又说起牧颜现在做的事,问他什么时候正式回国继承家业。牧颜还没说话,牧正袁就替他打圆场说,“颜颜他还小,现在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再让他多玩几年。”
  “老牧啊,二十一岁可不小了,也该帮家里做做事了。”
  牧颜撂下筷子,牧正袁摆摆手笑着说:“我还能再做几年就别让孩子苦了。”
  牧颜的母亲也是芭蕾舞蹈员,却因为嫁给了牧正袁而放弃了舞蹈事业,生下牧颜之后身体也不大好了,后来查出来是胃癌,没两年就病逝了。牧颜当时只有五岁,刚刚记事的年纪,母亲临终前还拉着他的手,说希望他能成为一名芭蕾舞蹈员,活在她再也不可能站立的舞台上。
  小时候学芭蕾真的很苦,一边压腿一边哭,练完一天,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腿都要没了。可他又是不服输的x_ing子,既然觉得都已经学了,就要学好,于是十几年里,他的生活就是学校和舞蹈练习室。
  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芭蕾,牧颜自己都不太清楚。可说到底,他现在真正拥有的也只有芭蕾了。
  牧颜早早从接风宴里退出来,牧正袁看着似乎还要再喝会儿,牧颜对他说:“爸,我先回家了。”
  牧正袁点头,还想叮嘱几句,牧颜已经推开门出去了。他和牧正袁的关系并不亲密,有时候不像是父子,更像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四月二十号的时候,牧颜在剧院里排练,舞台设计比较陌生,他从台上跌下来,左脚跟腱拉伤,当时看着伤的不严重,他也不觉得有多疼,便继续排练。直到二十三号晚上演出,左脚疼得基本站不住,但学芭蕾的一开始最先学会的就是要对自己狠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