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龙族Ⅱ:悼亡者之瞳(出书版+网络版)(三)作者:江南

时间:2017-12-12 00:33标签: 玄幻 龙族 冒险经历 七宗罪
2.送葬人 傍晚的时候下起了雨,铺天盖地的雨打在小教堂的钟楼上,钟在风里轰响。 听这声音就像送葬,昂热坐在马鬃毛的单人沙发上,冲那个趴在桌前摆弄电脑的人 举杯,真不知道那么多年你在这么个小阁楼里怎么住下来的。 这间阁楼就在钟楼正下方,向阳的一面
 
 
2.送葬人
 
       傍晚的时候下起了雨,铺天盖地的雨打在小教堂的钟楼上,钟在风里轰响。
     
     “听这声音就像送葬,”昂热坐在马鬃毛的单人沙发上,冲那个趴在桌前摆弄电脑的人
举杯,“真不知道那么多年你在这么个小阁楼里怎么住下来的。”
 
       这间阁楼就在钟楼正下方,向阳的一面都是玻璃窗,整整一墙的架子上码满了西部片
的DVD,一张乱糟糟的床、一张巨大的投影屏幕、一个堆了无数空酒瓶的酒鬼、还有各种各样封面是泳装美女或者低胸女郎的时尚杂志,全部集中在这个斗室里,比酗酒Party后的学生宿舍还要乱糟糟。以昂热的审美和身上那件考究的定制西装,根本就不该在这个破地方落座,更别说和主人分享那瓶不知开了多久的苏格兰威士忌。但是昂热进门后很自然地占据了这件屋子里最舒服的位置,他熟悉这里,就像熟悉自己的校长办公室。
 
      这是这个世界上不多的、能让他感觉到安全的地方。
    这间屋子的主人是守夜人。
 
“熟悉一下送葬的钟声,这样在我死的那天我听着钟声会觉得回到了家中。”守夜人哼
哼唧唧地说,“在这种下雨天,拜托你能否别穿得像个送葬的来我这里听钟声?”
 
      “黑西装,怎么了?我难道不是一直这么穿么?”昂热无奈地抖抖领口。
 
      “因为这些年你一直在为送葬做准备。”守夜人把转椅旋了过来,盯着昂热的眼睛,脸
上没有丝毫表情,“你不会无缘无故来这里喝酒,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借用你的音响。”昂热手中的是一支录音笔。
 
      “那天风很大,雨也很大,所以高架路上什么车都没有,对么?”
 
      “什么这都没有……安静,很安静,只有风雨声。”
 
      “时速呢?还记得你们的时速么?”
 
      “不记得……没有人注意时速,速度好像……消失了,只有风雨声……”
 
      “手提箱,刚才你说到手提箱,手提箱里的东西你看到了么?”
 
      “黑色的……黑色的手提箱,金属的,有圆形的……锡的……金属印……在箱口上。”
 
      “说说那些影子吧。”
 
      “他们饿了……他们渴了……他们想要新鲜的Rou食,但他们吃不到……他们……死
了。”
 
      “那个进入高架路的路口,你记得入口的编号么?”
 
      “路牌……路牌被柳树遮住了。”
 
      “但你看到路牌了,对么?所以你记得它被柳树遮住了。”
 
      “看到了路牌,柳树在路牌前摆动……”
 
      “仔细想想,那块路牌,绿色的路牌,被柳树枝条遮住了,风吹着柳树枝拂动,露出了
些文字,对么?露出了些文字,你记得什么没有?”
 
 
呼吸声变得一场沉重,通过那套高保真的音响震动整个斗室,好像整个空间就是一个怪
物巨大的肺。窗外的风雨声却越发的清晰,好像那个看不见天空的夜晚跨越了时间重新降
临,那个夜晚根本就是个魔鬼,而风雨是它的使者。守夜人用力舔着自己的牙齿,就像是看
恐怖片到高潮时,你明知道那吸血的反派必将蹦出来扑过来,你只想知道是哪个角度,你甚
 
至不想逃避了而只是等待。
 
     “000……000号入口!”说完这句话,呼吸声中断,仿佛叙述的人被一刀斩绝。
 
       死寂。
 
      “是楚子航?”守夜人低声问。
 
      “是他,在他快醒来的时候,我对他施加了催眠,他不知道。”昂热深吸了一口气,
“本来我只想知道他如何摸索出‘爆血’的技巧,没想到听到这些。”
 
      守夜人沉默了很久,猛地一捋头发,靠在转椅后背上,仰天长出一口气,“听起来是个
噩梦。”
 
      “那台迈巴赫,最后找到了么?”
 
      “找到了,在城外的荒地里,车身被严重破坏,就像是用激光切割刀随便乱割,又用焊
枪随便点焊过。车被发现的位置距离最近的高架桥有15公里。”昂热把一份打印材料递给守
夜人,“它不是被拖车拖去的,是自己开去的,现场没有任何拖车的痕迹,荒地上留下了明
显的车辙痕迹。”
 
     “哪里来的资料?”
 
      “校董会在中国拿到的,中国警方‘未知类型犯罪’的档案,经过我手的时候我悄悄留
了一份复印件。”
 
      “校董会?”守夜人微微皱眉,“我以为这些年你已经完全架空了他们,别忘了我们如
今是个学院,我们不是当年的秘党了,校董会应该只是墙上的一排肖像,他们管校务干什
么?还以为自己是秘党的长老会?”
 
      “架空,”昂热苦笑,“这不是谈校园政治话题的时候。”
 
      “你配让我和你谈政治么?你根本不懂政治,你只是个Yin谋家而已。”守夜人摇头,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