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晚风漪 作者:钟仅

时间:2020-03-07 19:23标签: 破镜重圆
文案: 有钱有颜超任x_ing公主 X y-in郁冷清案底少年 1. 五年前,北京城,雨夜,一把大大的黑伞遮了半边天。 江泽予,追我的人从这排到香山,你家境贫困,还坐过牢,凭什么认为我会陪你走到底? 她说完分手,撑着伞走得决绝,捏着伞柄的手指苍白,再没看一眼
 文案:
  有钱有颜超任x_ing公主 X y-in郁冷清案底少年
  1.
  五年前,北京城,雨夜,一把大大的黑伞遮了半边天。
  “江泽予,追我的人从这排到香山,你家境贫困,还坐过牢,凭什么认为我会陪你走到底?”
  她说完分手,撑着伞走得决绝,捏着伞柄的手指苍白,再没看一眼少年那双暗沉沉又通红的眼。
  擦肩而过的时候听到他声音哑涩,可雷声响彻,只允她听清开头一个“你”字。
  大概是爱极生恨的咒骂。
  几天后,她出国,五年未归。
  一去经年,当年那个穷小子一朝翻身成了商界炙手可热的新贵,亦是她签约公司的最大老板。
  她步步退让,他却几番刁难,冷漠神情中暗藏隐恨,她以为他恨她当年甩了他,却在男人醉酒后听到真话。
  男人哑着嗓子,眼睛和那年一样红,更多的却是颓唐:“我没办法不恨你,谢昳,我那时候连机票都买不起,你让我……怎么去找你?”
  她这才恍然当年分手时他说的那句话——
  “你不要走得太远,等我去找你。”
  2.
  多年后友人重聚,谢昳喝得微醺:“我这半生过得洒脱,少有悔事,要说有,便是当年的那段别离。若能重头再来,我宁愿蓬門荊布,三旬九食,也好过那般违心的分离。”
  她说完,惊觉餐桌下的手被人一根根掰开,温柔相扣。
  何其不幸,又何其有幸。
  3.
  ——我喜欢你,如同晚风过,湖面起了些涟漪。
  ——只有些涟漪?
  ——那是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为你化了一整湖的冰。
  【食用指南】
  1、双救赎,男女主美强惨
  2、女主分手有苦衷,男主案底是遭人陷害,已翻案
  2、结局He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预收文《吻降》求收藏~~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文/钟仅
  年代背景勿考究
  yá-ng光透过厚厚的霾得以苟延残喘,天色灰暗得像是一块很多年没擦的玻璃。
  谢昳刚回国就撞上了北京的初秋,雾霾大,风大,擦再好的面霜都不顶用。
  还很无聊。
  她坐在星巴克外头的藤椅上,划动着国内的联系人列表。出国五年,当年的发小和同学都淡了联系,翻了两遍竟然都没找到能陪她出来浪的人。
  新中关附近,商场写字楼此起彼伏,来来往往的人群行色匆忙,然而绝大多数人在路过星巴克的时候都会忍不住让视线停留一秒——年轻女孩子身材高挑,面容j.īng_致,一头冷清的烟灰色长发随意披散。柔软的米色羊毛裙配黑色过膝靴,大大的墨镜推到发顶,那长眉一皱,整张脸立刻生动起来。
  北京这么大的城市,时髦又好看的女人很多,但这么漂亮的,还是少见。偏偏这美女一脸厌世又不羁,脸上的神情,像极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
  谢昳似乎很习惯这样的回头率,喝口咖啡,旁若无人地玩起了自拍。做作的假笑憋到一半,手机忽然震动起来——是刚结完婚在度蜜月的韩寻舟。
  她接起来,一只手漫不经心地玩着指甲上的水钻:“怎么,罗马不好玩,还是你家贺律师不解风情?还有空给我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韩寻舟翻了个白眼,语速超快:“我说Sunny大人,您呐好歹是个知名时尚博主,敢情不刷微博的吗?江泽予那个死男人,见天的上热搜,这回上了个时代周刊采访,白霍(瞎扯)什么玩意儿,你快去看,我一会儿再给你打。”
  韩寻舟生气的时候,京腔尤其重,一开口像个说相声的,不过这一次谢昳没顾得上笑她。
  指尖忽然传来一阵木木的疼痛,她循着痛意低头,发现食指的指甲被她按断了一半,连带着撕开了一角皮r_ou_。伤口被北京秋天这夹着满满烟尘的冷风一吹,疼得发涩。
  谢昳不耐烦地拿了张托盘上的餐巾纸包住,鲜血洇出,染s-hi了半个星巴克logo。
  她垂眸坐了片刻,点开韩寻舟发来的链接。
  画面第一帧就是男人那张轮廓分明的脸,背景大概是他自己家的书房。采访环境看起来很轻松,他穿一件驼色的套头羊绒衫,头发没有像上次上时代杂志封面那样梳得一丝不苟,微乱的刘海显得整个人英俊又年轻。
  谢昳按了暂停,她伸出那根用纸巾包得胖乎乎的手,戳在男人的脸上。指甲的断裂面和屏幕挤压,鲜血不断溢出,疼痛感从指尖迅速传递到大脑皮层。她疼得倒吸了口冷气,暗骂了一句,点了继续。
  采访的前半段,是公事公办的无聊,但最后一个问题却带了娱乐x_ing。
  女记者一脸八卦地问:“……江先生,作为微博上票数最高的黄金单身汉,也是众所周知的工作狂,很多人对您的感情状况都充满好奇。我想知道像您这样极度自律的成功人士,有时间谈恋爱吗?”
  男人想了一会儿,嘴角忽然牵起一点笑意,却没回答。
  记者继续问道:“看样子目前的感情状况不便透露啊,那……您还记得您经历过最深的那段感情吗?不用透露具体信息,但能打个比方吗?”
  男人这次些微停顿,倏地收起笑意,面无表情地来了一句:“记得。像是晚风过后,湖面起了点涟漪。”
  记者一愣:“……就这样?”
  问的是最深的那段感情,就算不是海誓山盟天崩地裂,也该是细水长流情意绵绵吧?
  男人的语调没有丝毫起伏,皱着眉,有点不耐烦:“嗯,就这样。”
  采访结束,弹幕刷屏,除了一群无脑尖叫“老公娶我”的,大多都在理智吐槽——成功人士大多薄情寡意,大概只有斩断凡人的七情六欲,才能站上世界巅峰吧。
  薄情寡意么。
  谢昳还没回过神来,那边韩寻舟又打过来,她接起来,对面音量大到爆炸。
  “这冷血的死男人,得,就算最后是你提的分手,可当年他那样的背景,还坐过牢……你跟他在一起,遭了多少白眼?在一起三年,就一点涟漪?他也太糊弄人了吧?”
  她心里门儿清当年那事儿是谢昳对不住江泽予,可抵不住心偏到了十万八千里,净睁眼说瞎话。
  “停停停”,谢昳按了按生疼的耳蜗,打断她,“我现在和他八竿子打不着,再说你怎么知道,人家说的最深的那段感情,是我?”
  对面的噪音戛然而止,韩寻舟被问住了。
  难道说的不是昳昳?
  ……怎么可能。
  当年S大谁不知道,谢昳就是江泽予的女神。
  大二那年,江泽予为了她跟人打架,被一个富二代用车门夹着衣服拖了好几米,等车停了,把人拽出来就是一顿猛揍。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