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杀手,你简直要了我的老腰 作者:上古香蕉梗

时间:2019-11-07 09:30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年下
文案 这个世上的人都像下饺子一样,杀手就是那一捅一个准的筷子。 刚从边境上飞驰而回,07C接了个暴躁雇主的活儿暗杀他哥哥,抵枪在那人腰间,夜色清冷,你是我唯一想攥在手里的温软。 身为莫唐力德家家的大少爷,年近三十的辛克逃避着身上的重担,躲在H大校
 文案
这个世上的人都像下饺子一样,杀手就是那一捅一个准的筷子。
刚从边境上飞驰而回,07C接了个暴躁雇主的活儿暗杀他哥哥,抵枪在那人腰间,夜色清冷,你是我唯一想攥在手里的温软。
 
身为莫唐力德家家的大少爷,年近三十的辛克逃避着身上的重担,躲在H大校门口烤烧烤,那也是生意兴隆,不想在那一天,这个孩子就闯了进来。
摸了人就走,摔坏了爷爷送的怀表就跑,真是比自己还不负责,还长的那么好看~花痴……
当阿七眼神冷下来,只剩下肆掠的狂暴,被用枪口堵在胸腔,“跟我走。”
 
辛克一怂,“……好。”
 
话不多、不行就动手攻V戏j.īng_、婊里婊气大少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07C,辛克 ┃ 配角: ┃ 其它:
 
 
  ☆、07C
 
  07C方  吉吉撒边境
  四处乱刮的风沙,就是隔着一层护目镜,都像是将眼睛凌虐在满天黄沙之中。
  一小对装载着着政府标识的军车队伍奔驰在道路上,车上的人身上狼藉,血迹斑斑,蹭着生锈的军刀,任外面狂风乱做,车内只闻发动机的轰鸣声,和男人们j_iao错疲惫的目光。
  他们已经一路狂奔了一天一夜了,马上就到达目的地了。
  一个坐在副驾驶座的男人,扫视了一圈后视镜,打算说一些鼓舞的话:“甩了他们这么远了——”
  “轰!”
  “——轰轰!!”
  “有埋伏!!”车队顷刻间被阻隔,两辆越野大吉普径直翻倒在车队之外。
  “上!”07C从黄沙中变戏法似的站了出来,左右两挺□□夹在腋下。
  在车队的四周也瞬间跳出埋伏的人手,一个个狂笑着跳入单方面的围猎场。
  十分钟后。
  那群还幸存着的穿着正规军装的人,一排排跪在黄沙里。
  被捕的里面一个像是老大的人呲红着眼看着07C,像是一条吃人的恶犬。
  “你个小子瞪什么狗屁呢?!”穿着黑皮高帮鞋的铁狼一脚踹在那人脸上,低下身子用手一撕,就见那人军装下就是一件异域明显的服装。
  07C默默给抢换了堂,对于其他几人对那些个俘虏的虐凌冷眼待之。
  上好了抢,07C仍然是一不出声的转头做自己的事,向着那几辆还能开的车迈步过去。
  “站住!”铁狼一把扔下俘虏,看着孤身背负着两杆抢的07C背影,犹如要融进着风沙之中。
  07C没有停下脚步。
  “卡池!”“卡池!”……
  “卡池!”(子弹上膛声)
  铁狼的手下就像是一群训练有素的狼群,一部分人把守着俘虏,一部分人谨慎的向着07C围拢。
  风沙淹没了子弹上膛的声音,07C依旧迈着长腿未停。
  “C_ào!给老子干次活就以为是谁了?!”铁狼y-in鸷的眼睛紧盯在07C身上,上前一把抓向07C。
  然而一手抓空!
  依照铁狼多年生死间的直觉,粗壮的右臂上顷刻汗毛耸立,人呢?!
  “砰!”07C一手擒住铁狼右手,转身翻到他身后,直接将铁狼半边脸给按在沙尘满满的吉普车上。
  一把反着银光的袖刀就抵在铁狼突出的喉结上,07C一开口,一幅不符合07C诡谲身形的大提琴嗓:“敢动试试。”
  铁狼嘴里吃着黄土,在手下面前失了面子,又被人用刀顶着,□□急转直下,硬梗着脖子却不敢再动。
  铁狼:“大家站住!别动!”
  那些手下面面相觑,都站住了脚步,连那边被俘虏的人都注视着这面的情况。
  “我不介意这次白干。”07C劲瘦高挑的身高,几乎遮住了铁狼眼前所有的yá-ng光。
  铁狼小心翼翼的咽了口口水,说:“不会,我——”
  不待铁狼做出什么承诺,07C一脚踢开了铁狼,拽开了驾驶座车门,将双枪扔上副驾,留下灰头土脸的铁狼吃了一屁股尾气。
  07C在十数人之下绝尘而去。
  辛瑞方  英国莫唐力德家族
  “辛克,你平常最喜欢吃的都带上没有?”莫唐力德家掌了好几十年权的老爷子坐在豪华西式餐桌首座,问着下手第一位的长孙辛克。
  辛克,希捷尔·辛克,是莫唐力德老爷子最得意的继承人,虽然位居28岁的高龄,长的一表人才,相比于父亲,更偏向于有着华夏血统的母亲。
  黑色微卷的头发,随意的搭在耳后,继承了白种人立体的五官,和白的皮肤,当辛克安静的割着盘中的鹅肝,活脱脱一个童话中温柔惬意的亲王殿下。
  辛克听到爷爷的话,瞪着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s-hi润润的像个小兔子。
  “爷爷,Ingrid做的可丽饼已经装了两盒,我喜欢的那家巧克力,妈妈早上刚做出来的一碟C_ào莓酱夹心饼干,,,嗯,好像没了,都带了。”
  一边说着,一边放下刀叉,掰着手指数着,辛克意外的少女心,而且即将三十岁的老男人保养的也很好,加之不俗的举止教养,恐怕就是些二十多岁的小伙儿也会忍不住动心。
  “还有就是要好好照顾自己。”老爷子慈祥的将手中分好块的鹅肝挪到辛克桌前。
  旁边坐着的安德烈看着这一幕,“爷爷。”老爷子可没给谁这种待遇过,哪怕这只是一顿普通的早饭,向来注重礼仪和威严的老爷子在安德烈记忆里也没給谁分过食。
  辛克眼睛一亮,“谢谢爷爷。”接过。
  辛克的父亲在旁看着,无奈的说:“您真是太宠他了。”
  老爷子转脸就板着脸冲另一侧坐着的人“哼”了一声。
  辛克只管享受,细嚼慢咽着熟悉的味道,因为要想再有这种待遇,也要好几个月之后了。
  一顿餐之后,老爷子自顾回房了,辛克暗自叹气,这是爷爷舍不得送我走。
  辛克一个人离开餐桌,安德烈找准时机,跟在辛克身后,安德烈是辛苦的堂弟,近几年才回到莫唐力德家族。
  “哥哥,爷爷很看中你啊。”安德烈表面笑嘻嘻的追上辛克,望着他胸前穿的一板一眼衬衫,衬衫口袋上面绣着莫唐力德的族名。
  辛克不好意思的笑笑,缕了缕胸前不存在的褶皱,“爷爷总是很严格的,我的功课要是没有爷爷在旁监督,也不会这么早考进博士。”
  辛克怀疑自己听到了磨牙的声音,疑惑的看着安德烈,真的像是什么都不懂的被保护很好的大少爷。
  “是啊。”安德烈讪笑两声。
  安德烈到了二十五六的年纪,也应该向辛克一样在学术上有同样的成绩,但是老爷子年老了没有j.īng_力了,父亲也是个不着调的,自己这样吊儿郎当的成绩真的很难拿出手,这辛克在长辈们面前一副乖宝宝的,背地里说话真是狠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