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江少今天破产了吗 作者:聪明理达

时间:2019-07-10 23:52标签: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文案: 非霸总文,男主s_aoj-i一只 N市叱咤风云的江家资金危机,仗色欺人了半辈子的江渡沧桑点烟,沉思了许久,决定 找个富婆包养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八荒富婆,加我QQ。 于是他找到了安月疏 加个QQ好么? - 安月疏本着三分同情,收留了曾经调戏过她的
 文案:
  非霸总文,男主s_aoj-i一只
  N市叱咤风云的江家资金危机,仗色欺人了半辈子的江渡沧桑点烟,沉思了许久,决定——
  找个富婆包养他。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八荒富婆,加我QQ。
  于是他找到了安月疏——
  加个QQ好么?
  -
  安月疏本着三分同情,收留了曾经调戏过她的江渡。
  日日夜夜期盼电视播出江氏企业破产的新闻,好让她嘲笑。
  谁曾想,没等到破产的消息,却听到了江渡以一人之力使江氏企业绝地求生,重创辉煌的新闻报道。
  安月疏果断要求分手,却被一把抱在怀里,江渡一脸沉痛地道,“你这该死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头可断血可流,老子可遇不可求?”
  “出了这个门,你就遇不上我这么好的男人了!”
  安月疏:开门jpg
  -
  安家假千金的身份被曝光后,一瞬间安月疏成了巨大的笑话,宴会上人人都能嘲讽两句。
  江渡气的将酒杯摔到肇事者脑袋上,红酒撒了一地,拽着安月疏往外走,气急败坏道:
  “你搞什么!我他妈这么喜欢你,不就是让你仗着这份喜欢为所欲为么!”
  “就算把天捅出个窟窿,老子也给你撑腰!”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王小波
  毒舌暴躁骨伤科医生安月疏×死皮赖脸人s_ao嘴贱江渡
  划重点:男主有钱的!!
  涉及部分中医和西医专业知识,如果觉得晦涩难懂我也不改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业界j-i,ng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渡,安月疏 ┃ 配角:接档文《被偏执的他宠坏》求收藏 ┃ 其它:
 
 
第1章 中府
  晚上十点半,安月疏在看明天手术的流程,厚厚的一叠,密密麻麻都是字。
  手机页面时不时地闪起,提示微信有新的消息。
  安月疏忍了又忍,终究还是蹙着眉一脸不耐地打开对话页面。
  海上明月的总经理吴达哭爹喊娘的语音消息扑面而来,时不时还夹杂着鬼畜的表情包。
  【老板!店里上次采购了两个版本的红酒,是法国那边合作商新出来的品种!!价格低味道也不差,包装也差不多,但是我!!】
  【我,呜呜呜,我把新品红酒拨给江少他们了!!QAQ呜呜呜老板不要辞退我。】
  ……
  后面还有一连串的类似消息,安月疏神情冷淡,发了个消息回去。
  【你这么喜欢呜呜呜,你是火车么?】
  吴达一颗少男心一瞬间被老板一句话弄的稀里哗啦,他不呜呜呜了,换了个表达方式。
  【嘤嘤嘤QAQ老板好凶凶。】
  安月疏lū 了一把头发,又掉了几根下来。
  海上明月是她开的一家高级酒吧,专门供应给上流社会的有钱人。
  她白天在医院上班,晚上处理海上明月的事情。
  合作商那边提供新品种红酒的事情安月疏是知道的,红酒的味道她也尝过,口感和之前的差别细微,但是价格却是天壤之别。
  安月疏问清楚吴达事情后,便开车前往半山别墅区。
  这事儿如果真要解决起来其实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送酒送错了是他们酒吧的失误,不过如果她出面,应该会简单的许多。
  富家公子哥的脾气都差不多,纨绔好色还臭脾气一堆,不过有一点好,会给女人三分面子。
  准确的说,是会给有身份的女人面子。
  刚好,安月疏身为安家的大小姐,有这份面子。
  -
  N市清古山附近,一群富家子弟在半山别墅里正在聚会。
  中欧风格的独栋别墅,院子里面还建了一座游泳池,旁边的草坪上俊男靓女跳着贴身热舞。
  车行到半山腰停下,安月疏拧着眉,跟着领路的佣人前行,绕过乌烟瘴气的院子,终于在一个僻静的角落停下。
  屋门是轻掩的,有星星点点的灯光散落,里面有男人的对话声。
  她透过门缝朝里看,入目便是一片s_ao亮的粉色。
  一个男人,慵懒地坐在沙发上。
  粉色衬衫的纽扣只系了两颗,胸口处露出一片肌肤。长腿放在前面的茶几上,一手点着烟,神色不耐。
  灯光打下,将男人原就很白的皮肤照的更白。
  皮囊是一等一的好,就算是放眼娱乐圈也没几个能赛的过他。
  就算是要动刀,都不知道该动哪,美白针也是多余。
  他的双眼是多情的桃花眼,好像就算前面是根电线杆子,只要这人看着,都能从中看出一段深情款款、惊天地泣鬼神、感人肺腑的三角恋狗血爱情来。
  真正的美到极致,便是不分男女性别,望上一眼便能沉沦。
  一切都很好,可惜了,穿的是粉色衬衫。
  安月疏心说,可真s_ao。
  收敛神情,伸手轻轻扣门。
  安月疏站的地方有些偏僻,光线不明,依稀能辨认出周围事物,装饰都是名贵物品,价值不菲。
  “渡哥,人来了。”灯光昏暗处,有个人出声提醒道。
  灯光晦暗中,安月疏瞧见那人微微昂着下颌,单手抽着烟,吞云吐雾的。
  他手里摇摇晃晃拿着一瓶红酒,睥睨天下似地邪笑道:
  “怎么,喜欢哥?盯着我这么长时间。”
  安月疏一愣,没想到在门前伫立的时间江渡都晓得,这似乎和传言不大一样。
  不是说江家少爷江渡就是个空有皮囊的草包纨绔么?
  微微一笑,安月疏睁眼说瞎话道:
  “哪里哪里,我就是看您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定是大富大贵之相,就忍不住多看几眼。”
  闻言,慵懒地坐在沙发上的江渡不由转了视线,漫不经心地打量起面前的女人来。
  长发披肩,瓷白的肌肤中透着红,眉目如画唇似蜜,清冷的像是月光仙子。
  点到为止的艳,不可方物的美。
  真好看。
  江渡心想,差一点,就差一点就比自己好看了。
  安月疏弯了弯唇角,像是没注意到江渡的打量,神态自然地开始自我介绍。
  “真是不好意思了江少,我是海上明月的老板安月疏,因为这次员工的失误送错了酒,实在是抱歉。”
  面上的神情控制的刚刚好,既为难又愧疚,将送错红酒的原因详细地解释了一遍,甚至还羞愧地跺脚表达情绪。
  她一边说,一边步伐缓缓地走到灯光之下,光线充足处更能显得她肌肤萤白。
  安月疏余光一瞥,注意到一旁嬉闹不正经的纨绔子弟眼睛都直了,不露声色而笑。
  果然,败家子的钱最好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