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孤烟 作者:叶落无心

时间:2019-06-30 10:37标签: 不伦之恋
文案 春入深院,罗帏飘香,银台白烛,燃尽满庭飞花。 恍惚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下坠,像是在寻求渴望中的解脱。 绝望中,我整个人都在被两种力量撕扯,碎成一片片了,还是在痛着,念着,怨着,想着...... 沙儿,沙儿...... 姐姐...... 两个轻柔的声音将
文案
  春入深院,罗帏飘香,银台白烛,燃尽满庭飞花。
  
  恍惚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断下坠,像是在寻求渴望中的解脱。
  绝望中,我整个人都在被两种力量撕扯,碎成一片片了,还是在痛着,念着,怨着,想着......
  
  “沙儿,沙儿......”
  “姐姐......”
  
  两个轻柔的声音将我从梦魇中唤醒,我努力张开沉重的双眼,看到两张极其相似的脸在我眼前一点点清晰。
  一张脸美得明媚,大大的杏核眼娇俏可人,看似十五六岁;
  一张脸美得端庄高雅,淡妆素衫一样尽显尊贵,猜不出年纪。
  
  我努力在记忆中搜索这两张脸,却发现我的脑海里都是空白!
  我用力敲着剧痛的头,想要在空白中寻找点什么,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沙儿,我是娘......”端庄的女人抓住我的手,紧紧贴在她的心口上,眼泪大串大串地往下滑:“想不起来不要紧,别心急......慢慢会好的。”
  
  她脸上的关切和担忧让我的情绪安定了很多,心里的茫然无助也减少了些。
  
  只是,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想不起,我失去的记忆。
  
  我迷茫地看着她们,等待她们能给我一个答案。
  
  那个自称是我娘的女人幽幽叹息一声,道:“你受了伤,头部受了重创才会这样的。没关系,以后娘会好好照顾你,再也不让你受到伤害了。”
  
  呼吸着满室奇异的汀兰之香,我的头又有些昏沉,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间,我总觉得那里不对,似乎剧烈痛楚折磨的并不是我的头,而是我的四肢和胸口,最痛的是下腹……
  
                  
重逢篇
旧伤无痕
  三年后
  
  我坐在檀木椅上,捧着最爱的龙井茶,经受着浣泠近两个时辰的j-i,ng神摧残。
  
  “姐,你怎么又走神了?”我唯一的妹妹兰浣泠,极不满意地唤回我散漫到天边的思绪。“我在问你话呢?”
  我吸了吸浓郁的茶香,提了提神回道:“没有啊,哪有走神!”
  
  “那你怎么不回答我?”
  我又动了动略有些僵硬的身体,极力回忆在耳边飘过的话,想起的却是一个时辰前的问题。最后只好无辜地对她眨眨眼:“你能再问一遍吗?”
  
  她长叹一声,拿过我手里的茶喝了一大口,吞下去,换了口气道:“我是问:娘能不能同意我嫁给他,如果不同意怎么办?”
  “哦。”原来还是一个时辰前那个问题,我叹息:“那你为什么不去问娘?”
  “我这不是想和你先商量好对策么!” 浣泠努嘴道。
  
  她那点小伎俩我是知道的,她无非是希望我明天能在娘面前多美言几句。我故意装作不懂,是因为我想象力不好,无法通过她极其夸张的描述,联想出那个叫宇文楚天的男人究竟能不能值得我最亲的妹妹托付终生。
  
  “娘若是不同意,自然有她的道理。”
  “姐……你也知道,这种事娘是不讲道理的。”
  
  “浣泠!”我瞄了一眼被浣泠捶得发颤的香楠木桌,估计它承受不住下一波打击了。“你想太多了。”
  
  “那你说萧潜有什么不好,她为什么不同意你嫁给他?”
  
  提起萧潜,我一时也无语了。
  
  论家世,他是我父亲故友之子,出身将门,和我们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论才华,他虽算不上满腹经纶,也至少饱读诗书,运筹帷幄。
  论情深,更是不必说,恰如他所说:“每场战役结束,我都会遥望北方,无比庆幸自己还与你同在一片天地。”
  
  就连萧潜这样令名门淑媛神往,甚至梦寐以求的乘龙快婿,都被娘一次次拒婚,我实在想不出她将会如何激烈地反对涣泠和一个在江湖中漂泊的男人来往。
  
  我喝了口淡茶,收回思绪。
  “浣泠,好好的为什么非要嫁个江湖浪子?你也知道娘最讨厌江湖那些意气用事的打打杀杀,依我看萧朗就不错。”
  “算了,别跟我提那个‘老人家’,我看他腐朽得快进棺材了,他跟楚天根本没法相提并论。”浣泠望着桌上昏黄的灯,水汪汪的眼眸在灯下忽闪忽闪,明媚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你如果见到楚天就会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他温柔体贴起来可以用笑容溺死你,冷酷和愤怒的时候用眼神就足矣杀人......只要他出现在你的视线,你就不会想他再离开......”
  
  又来了!相似的话两个时辰前她已经说过三遍,平时看涣泠比我聪明伶俐得多,怎么最近一个月就跟痴癫没什么区别!
  
  我实在是忍受不下去,又不忍拂了她的意,只好应道:“到时我会帮你,行了吧!”
  
  “真的!”她笑着摇我的手臂,“你对我最好了!”
  
  我最喜欢看她笑,听她的笑声,总觉得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快乐。
  而我,不论见什么人,听什么话都会笑,不是快乐,而是习惯!
  
  **********************************************************************
  
  晨雾刚散,我便梳洗装扮好来到平日用餐的中厅。
  
  娘端坐在檀木椅上,面色恬淡。今天她穿的是浅紫色的绸缎衣裙,袖口领口点缀着几处雅致的兰花刺绣,这件衣服是她最喜欢的,可见今天心情不错,我暗暗松了口气。
  
  “娘,早。”我快步走到她身边坐下。
  “沙儿,今天娘让她们做了你最喜欢吃的杏仁酥,快来尝尝。”
  
  看着她宠腻的表情,听到她这样的话,即便什么都不吃唇齿也留香。
  其实能和娘在一起相依相伴嫁不嫁萧潜并不重要。
  
  娘刚把杏仁酥夹到我面前,浣泠就进来了,一生不吭坐在我身边,心事重重地埋头吃饭。
  
  不待我开口,娘吹了吹热茶里飘出的雾气,淡淡道:“泠儿,你喜欢那个宇文楚天吗?”
  “咳……”浣泠捂住口,将刚放进口里的茶点硬生生咽下去,结果咳了好一阵,拼命地喝水才压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