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高调宠婚(下)作者:臣年

时间:2019-06-28 11:51标签: 业界精英 天之骄子
抑郁症, 你要拍的关于重度抑郁症的新戏, 咨询他完全足够】 傅音笙看着她一条条的留言, 指尖颤抖的越发厉害, 有什么事情,似乎呼之欲出。 她看过自己的行程表,要拍的戏,没有一部是关于抑郁症的。 那为什么要让明烟帮她找心理医生呢 傅音笙长睫颤抖着, 突然
抑郁症, 你要拍的关于重度抑郁症的新戏, 咨询他完全足够】
  傅音笙看着她一条条的留言, 指尖颤抖的越发厉害, 有什么事情,似乎呼之欲出。
  她看过自己的行程表,要拍的戏,没有一部是关于抑郁症的。
  那为什么要让明烟帮她找心理医生呢……
  傅音笙长睫颤抖着, 突然……一滴泪水滚了出来。
  傅音笙茫然的擦了擦s-hi漉漉的睫毛,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哭。
  穆淮端着煮好的红糖姜水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看着她坐在床上,眼神呆呆的, 眼尾还有哭过的痕迹。
  眉心狠狠一蹙:“哭什么?”
  傅音笙听着穆淮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 更想哭了,眼泪一滴一滴的滚落, 从脸颊落到下巴, 再ji-an到了她白皙的手背上。
  看着她哭的厉害, 穆淮顺手将碗放到一边, 然后在她身边坐下,单手握住她的下巴:“再哭,我就亲你了。”
  难怪他妈说女人经期是最脆弱的时候,要让他好好的关心傅音笙,他还没来记得关心呢,这边就哭起来了。
  这是得多脆弱。
  以前也没见她这个样子。
  拍了拍她纤细瘦弱的后背,穆淮让她靠在自己怀中,慢条斯理的端起旁边的冒着热气的红糖姜水。
  舀了一勺,轻轻吹了吹,递到傅音笙唇边,嗓音低沉磁性:“喝完就不疼了。”
  傅音笙垂着眼眸,看着那骨节修长的手指,此时捏着一把细柄的白瓷勺,上面盛着褐色的散发着淡淡姜味的糖水。
  没忍住,眼尾的泪水差点滴到了勺子里面。
  幸好傅音笙及时用手抹去了眼尾的泪水,睁着红彤彤的眼睛看着穆淮,和这半天,穆淮以为她是疼哭的。
  揉了揉冰凉的小腹,傅音笙恍然,原来她突然哭,是疼哭的。
  男人将勺子往她唇边送了送。
  傅音笙瞬间感觉到舌尖被又甜又辣的味道侵蚀,她连忙吐吐舌头:“好辣……”
  说话的时候,还带点哭腔。
  s-hi漉漉的眼眸瞅着穆淮,带着点埋怨。
  穆淮动作沉稳,顺势又往她嘴里送了一勺子:“继续喝,喝了就不疼了。”
  “唔……”
  傅音笙来不及说话,就被穆淮一勺一勺的喂了整整一碗红糖水。
  “……”喝得她肚子涨涨的,穆淮才将空碗放下:“舒服了吗?”
  “不舒服,撑着了。”傅音笙摸了摸撑起来的小腹,眼尾的泪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干涸。
  “不哭了就好。”穆淮从旁边抽出一张s-hi巾,动作不是很温柔的替她擦了擦脸:“哭的跟小花猫似的,难看。”
  “我哪里难看了。”傅音笙最受不了别人说她难看,尤其是穆淮还用这么真诚的口吻,就像是她真的很丑似的。
  明明她现在那么美。
  “不哭了,就好看。”穆淮从善如流的回道:“还哭不哭了吗?”
  “不哭了……”傅音笙弱弱的回道,转过身来,不想搭理穆淮,自己蒙着被子,就要睡觉。
  穆淮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还有被糖水晕染后s-hi润的唇瓣,没有打扰她,拿着空碗缓步离开卧室。
  听着背后越来越远的脚步声。
  呯……
  一道细微的关门声响起。
  傅音笙手指攥紧了被子,突然从床上重新转回来,看着紧闭的房门,眼眸颓颓的微微阖上。
  本来冰凉的小腹,现在热乎乎的,舒服多了。
  傅音笙将手放到小腹下,摸着热热的肚子,心里对穆淮的懊恼,倒是消散了不少,虽然穆淮说的话,她不喜欢,但是他是个好人。
  嗯……
  傅音笙肯定的点点头。
  这十年,她会和穆淮在一起,肯定是因为穆淮是个好人。
  不然为什么十年都没有分开,后来还结婚了。
  傅音笙现在最想要摸清楚的就是这十年,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心理上出现问题。
  之前她怀疑自己自杀,现在又从明烟这里得知她想找过顶级心理医生治疗抑郁症。
  傅音笙像是想起什么一样。
  从枕头底下将手机摸出来,打开搜索页面,一字一字的打上去。
  “抑郁症会想要自杀吗?”
  搜索结果很多。
  傅音笙视线落在那条重度抑郁症自杀倾向会很严重的词条上。
  不不不,她是个j-i,ng神状态健康的宝宝,怎么可能有抑郁症呢,如果是抑郁症,那她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抑郁症引起的心里障碍,导致j-i,ng神错乱吗。
  傅音笙被她脑补的病状吓得不行。
  蓦地,将手机按灭。
  一定不是这样的。
  她好端端的呢,傅音笙闭上眼睛,自言自语的嘟囔着,我一定是在做梦,等睡醒了,梦就醒了。
  自我催眠似的,很快,真的就把自己给哄睡了。
  手指却紧攥着手机。
  当穆淮拿着一个卡通暖水袋走进来的时候,便看到大床上眉头紧蹙,仿佛陷入梦魇中的女人。
  穆淮脚步微顿,将暖水袋塞进傅音笙的小腹下侧,才握住她细细的手指,将她手里的攥着的手机抽出来。
  握着手机睡觉,做噩梦也不奇怪,只是不知道她睡前到底看了什么。
  穆淮抽出手机后,温热的指尖轻轻抚了抚傅音笙的眉心:“没事,睡吧。”
  清越低凉的男声在寂静的卧室内,尤为空旷。
  傅音笙突然抓住覆在她眉心的长指,紧紧地攥着,像是攥着救命稻草一样。
  穆淮看着被她握住的手指,尝试着想要抽出来,却发现,她握的很紧。
  修长的手指,没有继续尝试着抽出来,反而沿着她的指缝,与她十指相扣,松松的握住她细嫩的掌心,“别怕。”
  奇异的是,当穆淮这句话在空气中流淌的时候,原来陷入梦魇中的傅音笙,竟然渐渐地平复下来。
  只是握住穆淮的手,却没有松开。
  穆淮斜靠在她床边,眉眼低垂,静静的凝视着她的睡靥,突然自嘲勾唇,也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才会这么依赖他。
  另一只空闲的手指,突然生气的戳了戳她的脸颊。
  看着她柔软滑腻的脸颊被戳出了一个小坑,穆淮都没有收回手。
  傅音笙睡着了,也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s_ao扰她的脸颊,迷迷糊糊地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子却很沉重,仿佛有一双手覆在她的眼睛上一样,让她根本睁不开眼眸。
  红润的唇瓣低低的嘟囔了一句。
  的便转了个身,重新抱住怀里的‘小火炉’,睡了过去。
  *
  翌日,阳光透过未合上的窗帘,照了进来。
  “唔,怎么没有拉窗帘啊。”傅音笙小声的呢喃了一声,然后半闭着眼睛,昏昏沉沉的从床上爬起来,想要去关窗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