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坐怀不乱(上)作者:明珠/千朵桃花一树生

时间:2019-04-26 12:07标签: 都市情缘
文案 第1章 傅玉声从傅宅离开的时候,身上只带了一卷钞票,还是叶翠雯背着傅景园偷偷塞给他的。她的手指冰凉,将略带潮气的钞票塞在他的口袋里,按了按,才又低声的说,这些若是不够用,就让杜鑫再回来
文案
    第1章
    
    傅玉声从傅宅离开的时候,身上只带了一卷钞票,还是叶翠雯背着傅景园偷偷塞给他的。她的手指冰凉,将略带潮气的钞票塞在他的口袋里,按了按,才又低声的说,“这些若是不够用,就让杜鑫再回来取。”
    傅玉声笑了笑,却并不推开她,她的香粉气带着些暖意,让人有点心痒。
    他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好,等爹气消了,小妈替我多说两句好话,我就能回来了。”
    叶翠雯的脸色发青,说,“还要回来?你的腿不想要了么。”又殷殷的嘱咐道,“你这阵子可不要再乱来了,住在嘉乐大酒店就好,知道么?”
    杜鑫已经折返了回来,悄声的说道:“少爷,车喊来了,正在外面等着。”
    叶翠雯似乎还有话要同他说,楼上的陆嫂已经提着一叠子报纸走了下来,大约是傅景园吩咐她丢掉。叶翠雯仿佛烫着了似得,急忙的松了手,催他道:“快些走吧,老爷子正在气头上呢。”
    傅玉声微微的笑,点了点头,从杜鑫手里接过帽子,拄着手杖,一副绅士的做派,慢慢的踱了出去。
    杜鑫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偷偷的回头,吐着舌头同他说道,“乖乖哎,少爷,她还在看你哎?”
    傅玉声皱眉,说:“又想打嘴?都叫你不要在这里讲南京话了。”
    杜鑫撇撇嘴,又欢快的说:“少爷,咱们住哪里啊?”也不等傅玉声开口,自说自话道:“可算是不用再住这里了,成天到晚的都是规矩,闷死我啦。”
    傅玉声好笑起来,看他提着皮箱的笨拙样子,说,“我都没嫌,你倒嫌得很?”
    两人说话间已然走了出去,车在门外不知停了多久。见他们终于出来,汽车夫就急忙的小跑下来,殷勤的给他们开车门,又打量着问道:“傅少爷要去哪里?”
    傅玉声说:“嘉乐大酒店。”
    等他们两人坐上去,汽车夫给他们关了车门,绕着车头跑去车的另一侧。
    杜鑫两腿岔开,坐在车里,一副流氓的做派,小声的骂道:“什么傅少爷,听着象骂人。”大约是汽车公司叫的车,没有交代清楚,所以才这样称呼他。
    傅玉声失笑起来,拿手杖敲他的腿,教他坐好,说:“老爷子原本只有三分恼我,若是听见了这个,只怕就要有七分了。”
    杜鑫悻悻的,小声说道,“谁不知道傅家的少爷只有傅玉华?少爷你就不该从南京过来。”
    汽车夫已经拉开车门坐了上来。杜鑫连忙闭紧了嘴巴,不再乱发牢骚。
    傅玉声握着手杖,看着傅宅的大门缓缓的退到车尾,直至消失不见,一时间有些恍惚。
    老爷子这次叫他过来,或许原本有着让他避避风头的意思,只是他太不成材,所以见着了他,越发的恨铁不成钢,嫌恶了起来。
    大都会舞厅枪击案一事之后,陆家对他简直恨之入骨。他起初还不觉着,在家中躲了几日。后来有次外出办事,路过中央门,被乱枪射穿车门,小腿中弹,吓出了一身冷汗,就再也不敢出门了。
    方娇娇为了他在大都会朝陆家小少爷开枪的事,着实上了不少小报,在南京简直轰动一时,上海也是风传得厉害。那些小报明明不曾亲见,却都添油加醋,写得煞有其事,真的一般。光杜鑫拿回来给他看的那些,就有许多大相径庭的故事,怎么写的都有,家里人想替他瞒也瞒不住。
    老爷子听说的,大约是写陆少棋和傅玉声在舞厅里为舞女争风吃醋,陆少棋对傅玉声出言不逊,拿枪恐吓,方娇娇夺过手枪,射中陆少棋肩部。
    其实陆少棋追着傅玉声到了舞厅,求欢不成,所以恼羞成怒,那把枪原本是对着他的。
    陆家虽是开银行的,却与滇桂军阀关系匪浅,也是军政要人。老爷子在上海知晓这桩丑事之后,差点儿背过气去。三番四次的派了人回去,生逼硬拽的把他从南京拖了过来,又四处托请关系,找了贵人做说客,去陆家求情。一个月后,贵客才从南京回来,只带了一句口信,说:只要傅三少与陆少棋绝交,过去的事就既往不咎。
    这句话听着古怪,老爷子却一下就明白了,气得浑身发颤,当着客人的面不好发作,等送客之后,便把傅玉声叫进书房,让他跪在地上,又找来手杖,发狠的朝他打来,骂道:“你这拈花惹草的性子,象谁?象了哪个!你招惹谁不好?偏要招惹陆家的人?”
    傅玉声只觉得骨头都要断了,却咬紧牙闷声不吭,他想,我招惹谁?分明是陆少棋来招惹我,只是这话却说不出口。
    
    第2章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傅景园为人古板,不好女色,家中只有两房妻妾,正室早已过世。他膝下只有三子,人丁十分的单薄。玉声从小便讨那些太太小姐的喜欢,不太讨傅景园的喜欢,后来念书的时候也是闹出了许多的风流韵事,男女不忌,老少皆宜。后来傅景园一听到他的消息,无论好坏,都要头痛半响,不明白到底怎么生出了这么一个风流种子,也不知他这套做派到底象了傅家的谁。
    后来傅景园在上海买房置业,带了傅玉华一同打理生意,小儿子傅玉庭也在上海念洋派新学堂,只有他傅玉声,形只影单的,被留在南京。说起来是在南京打理家业,其实不过是他做甚么都不入老爷子的眼,所以才不带他罢了。
    他倒也乐得快活,白日去各处商行里行走一番,夜里便去游荡玩乐,无拘无束,比老爷子在南京时纵情肆意许多。
    傅玉声原本就不是大哥傅玉华那样励精图治的人,自觉没什么从商从政的才能,在南京能守住傅家那点祖产没有败尽,就算是了不起了。老爷子还能指望他什么呢?
    老爷子在书房里拿着紫檀的手杖痛打了他一顿,自己也气得不轻,发起狠来要赶他出门,说看着他碍眼。他跪在那里,恭敬的问说:“那儿子不孝,这就回南京去了?”
    老爷子一听就暴怒起来,随手抓起青铜的镇纸就朝他砸来,幸好砸偏了,只是落在他脚边。那声响听得他心口一颤。
    傅景园骂道,“你着急回去做什么?又去勾搭陆公子?你有几条命?还嫌活得不够长?”
    他垂下了眼,也懒得再做辩驳。
    叶翠雯让他去住嘉乐大酒店,也不知是谁的意思。他在老爷子身边呆了些日子,也实在有些心烦,想,又不让回南京,那就索性在上海住些日子吧。反正南京的生意离了他也不是不行,老爷子也没指望他什么,只要他安分守己,不惹事,老爷子只怕就要烧高香了。
    在老爷子跟前的这些日子,他一直守着规矩。如今终于被放了出来,就好似饿了许久的人,一有机会,就忍不住要大饱口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