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七零末世女 作者:陈小铃

时间:2018-12-18 19:30标签: 种田文 年代文
文案: 从未尝过饱滋味的末世女穿越了, 要嫁人的傻子也突然不傻了。 七零年代,苦哈哈;娘家婆家,皆奇葩。 幸好她有个j-i肋技能,力气也够大, 从此横扫牛鬼蛇神,小日子过得美美哒。 但呔,那兵哥,你凭什么偷走我的心? 某忠犬兵哥欣喜若狂:媳妇,你终
 
文案:
从未尝过饱滋味的末世女穿越了,
要嫁人的傻子也突然不傻了。
七零年代,苦哈哈;娘家婆家,皆奇葩。
幸好她有个j-i肋技能,力气也够大,
从此横扫牛鬼蛇神,小日子过得美美哒。
但——呔,那兵哥,你凭什么偷走我的心?
某忠犬兵哥欣喜若狂:媳妇,你终于喜欢上我啦!
她:……(糟糕,不小心暴露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蒲苇,陈道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迎亲闹剧
  凄凉的寒风呜呜着,在南方青灰色的苍茫大地上刮过,萧瑟中,带起阵阵寒意。
  一群群穿着破布袄的农民们,分明被冻得直哆嗦,更是时不时狠狠地跺跺脚,好像这样就能跺去寒意,却固执地根本就不进自家破旧的矮泥房避避风。
  相反,他们齐齐朝一座破旧的院子围了过去,都被冻得脖子直往衣领里缩,却还是时不时,像犯傻一般,犹如鸬鹚似的将脖子给猛地伸长,然后又像是感觉到刺骨的寒意似的,又猛地缩了回去。
  似乎这猛地一探,足以告慰他们这一时的受冻。
  天寒地冻,难得农闲,在这七十年代初,根本就没有任何娱乐生活的当下,今天他们村的傻子终于要出嫁了,这不可就是难得的娱乐!
  更妙的是,傻子几日前摔破了头,突然就不傻了。这会儿,娘家闹着要的彩礼钱少了,得让婆家加价,否则,这女儿不嫁了;婆家闹着没钱,不嫁可以,但是,之前给出的五十块彩礼钱,还有两担粮食,娘家必须得赔。
  嘿,这可是年度大戏,可不把几乎是整个村的人都给吸引过来了。
  娘家的傻子娘蒲妈妈觉得委屈。之前的彩礼钱,那是照着傻子的标准给的,可现在我女儿不傻了,再是这个钱数,可不就不合适了?
  婆家的这位准婆婆陈妈妈更觉得委屈。我来求娶你家女儿,就是看中了她是个傻子,力气在这一带又是出了名的大,只知道闷头干活,不会心生抱怨,娶回家就可以当牲口使唤。现在傻子突然不傻了,她还能想让傻子干啥就干啥?
  她这心里苦啊。
  因为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没法说出口。真要说了,百分百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所以,仗着傻子这家穷得根本吃不起饭,之前送过来的两担粮食也肯定被吃了很多,傻子这家赔不起,就硬气地表示,不结亲可以,但得赔彩礼。
  蒲妈妈想想那已经吃进肚子里的一小半粮食,哪有底气说还?
  “我这女儿可不傻了,已经好了,全好了!”她只能一再重申,又拿话刺陈妈妈,“你前头的儿媳妇早早地去了,现在,也就我们家愿意和你结亲。我也不要多,彩礼钱,就比照着前头那位给就好了。”
  陈妈妈差点气得仰倒。那一张本就因为劳作和贫穷而熬地黑黄黑黄的脸,这下彻底黑了,恍若涂了一层锅底灰。
  被这么多老乡围观着,她哪里不知道,亲家这话里暗含的威胁。
  村里人都埋汰她爱磋磨人,生生地将小儿媳给逼死了。可是,她娶儿媳妇进门,不就是指望着对方能帮家里干活的吗?这年代,谁还能把儿媳给当菩萨一样地供着啊!
  小儿媳大早上去河边洗衣服,不知道怎么搞的,淹死在了河里,这是小儿媳自己不小心,怎么能怪在她的头上?
  还怪她把家里所有的重活都推给了小儿媳!
  我呸!
  她还想怪小儿媳耽误她的小儿呢,嫁进来一年多,愣是没和她的小儿圆房过,更别提下蛋了。
  她这是花了大价钱娶了人,可最后什么好处都没捞到,还惹得一身腥,搞得十里八村的姑娘都不愿意和她家结亲。
  简直是气死人了!
  现在这蒲家的婆娘竟敢坐地起价,也太不要脸,她也不去打听打听,她陈妈妈什么时候吃过亏?
  “交不出彩礼,你这姑娘就必须嫁,没得商量!”她也是咬死了。
  见蒲家婆娘明明一副弱j-i的样,却还在颠来倒去地说些要加价的话,她顿时不耐烦起来。要不是前头小儿媳作孽,她干嘛要受这弱j-i的气?
  她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又冲着左右两边自家的两个儿子使了使眼色。很快,在这两个儿子的帮助下,她直接冲入了屋内,且一把摸到了今天的新娘子——蒲苇的房里。
  然后一见到在床上靠坐着的那位,她就炸了。
  无他,实在是此时的蒲苇,个人形象太惨了。
  一个多月前,陈妈妈看到的蒲苇,瘦归瘦,但脸上还勉强挂了点r_ou_,j-i,ng神头看上去也可以。可现在的蒲苇,却是瘦骨嶙峋,那脸上的一层皮,真的感觉就像是贴在骨头上一样。而且,那原本黑黄的脸,这会儿竟然都能透出苍白来!
  这身体得多亏啊!
  再看看蒲苇此时头上围着的那一圈仍旧透出些血迹来的纱布,陈妈妈只觉得晴天霹雳!
  苍天呐,大地呐,这根本就不是她要的儿媳妇啊!
  这么虚弱地只能在在床上靠着,双眼耷拉着,好像连看人的力气都没有,如此模样,根本就是个大病号,哪里是她想要的会任劳任怨的大黄牛!
  她哆嗦着双唇,一个箭步上前,掀开破旧的被子,抓起蒲苇的胳膊,就捏了捏。
  松垮垮、根本就聚不上力的触感,让她彻底心死。
  她站了起来,恨恨地看向这会儿突破她两个儿子的阻拦,慌慌张张冲入房内的蒲妈妈,咬牙放话——
  “这门亲,不结了!”
  “别呀!”蒲妈妈下意识拒绝。
  陈妈妈大骂:“你这黑心窝的老婆娘,你这女儿这副鬼样,连床都不能下,你还好意思跟我加价?还想让我迎她过门,做你的美梦去吧。”
  蒲妈妈赶紧解释,“这不是受伤了吗,养养就好了。而且,她现在可不傻了啊。苇苇,这是你婆婆,你快叫人啊。”
  “别,我可不是她婆婆。”陈妈妈直接大手一挥,拒绝了,“我们是娶儿媳来干活的,可不是反过来活都不干,还得伺候她的。这门亲,就此作罢。那彩礼,限你十日之内,一分不少地给我还回来,否则——”
  陈妈妈一声冷笑,“你知道的,我小儿子虽然在部队,可我身边还有两个儿子。你们一家五个姑娘加一个小娃娃,可不是我那两个儿子的对手!”
  蒲妈妈大急,“真的是养养就好了的。等养好了,我们家苇苇肯定是干活的好能手的。亲家,你知道的,苇苇傻的时候就能干活,现在不傻了,那肯定更能干的啊。”
  见陈妈妈绷着脸,执意往外走,蒲妈妈不得不扑了过去,拽住了陈妈妈的胳膊,不让走。
  “大不了……大不了我不加钱了,这儿媳,你领回去吧。”
  陈妈妈顿时冷笑,刚想讥讽,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轰动。
  “道南来了,新郎来了……道南从部队回来啦……”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