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蚀骨沉沦/蚀心绝恋+番外(2)作者:淡漠的紫色

时间:2018-01-07 22:57标签: 都市情缘 宠文 豪门世家 虐文
☆、【销魂缠绵,刻骨的爱】075 夜缠绵(求票) 我给你放洗澡水哦。凌语芊说罢,一缕烟似的飘进浴室,再出来时,却发现他躺在床上,面朝天花板,俊颜布满了难以看懂的神色,像是在沉思,又好像不是。 凌语芊稍顿,靠近,水已经放好了,你现在去洗了吗? 他没
 
 ☆、【销魂缠绵,刻骨的爱】075 — 夜缠绵(求票)
  “我给你放洗澡水哦。”凌语芊说罢,一缕烟似的飘进浴室,再出来时,却发现他躺在床上,面朝天花板,俊颜布满了难以看懂的神色,像是在沉思,又好像不是。
  凌语芊稍顿,靠近,“水已经放好了,你现在去洗了吗?”
  他没反应。
  凌语芊咬一咬唇,随即缓缓坐下,提及正事,“我中午跟你提的那件事……你还记得吗?”
  漆黑锐利的眸,总算朝她扫了过来。
  “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你借给我好不好?”凌语芊伸手去拉他的袖子,媚眼染上一抹乞求,更加我见犹怜。
  而那持续从她身上散发出的清香,更是源源不断地刺激着人的感官,电光火石之间,贺煜长臂一挥,揽住她的腰肢,把她拽到了他的怀中,然后,捧住她的脸,迅雷般地摄住她粉嫩的小嘴,狠狠地吻了起来。
  “唔——”凌语芊微起挣扎。
  贺煜不允,以他强势的力量很快便把她钳制,龙舌继续横扫她整个口腔,恣意吸吮着那一处处甜美,像往常那样大手慢慢摸上她妙曼的娇躯。
  她刚洗完澡,身子更加光滑细腻,在他略显粗糙的手指的摩擦下,带出了更美妙的触觉。
  熟悉的抚摸,让凌语芊情不自禁地起了反应,她清楚再这样下去即将会发生什么。昨晚他没有动她,还以为他再也不想要她,至少,短期内不会。料不到,只停了一天而已。他的怒气消停了吗?他已经不在意她的第一次是否给了他?思及此,她雀跃又欣喜,心头激荡连连。但还是没忘记正事,她想,凭他的能力,这欲火一旦燃烧,说不定会烧个整夜,结果她又会累得沉睡过去,等明天醒来他恐怕又不在了!
  因此,凌语芊极力忍住那股难耐的感觉,趁他的嘴巴转移到她身体其他地方,她赶忙道,“我们先谈谈正事好吗?我爸欠高利贷的钱必须尽快还,不然我担心那些丧心病狂的人会再做出更难估计的伤害来。”
  可惜,他没理会,继续忙得不亦乐呼。
  “贺煜!”凌语芊不觉拔起嗓音,同时,使劲将他阻止。
  终于,他停下,抬头,布满惊人情欲的黑眸炙热地烫着她,而后,酷酷地发出一句话,“想要钱,那就乖乖地。”
  话毕,他重新埋首她的身上。
  凌语芊则僵愣了一下。想要钱,那就乖乖地……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该不会是要她用身体来换钱吧?她又不是小姐,她可是他的妻子呢!美目茫然,迷惑不解地看着他,渐渐地,她忍不住娇吟了出来。
  技术高超的他,把她撩拨得毫无招架之力。她的睡衣和内衣等都已被褪去,解得身无寸缕,她还来不及羞赧,他就已经占有了她。
  她皱眉,娇喘,发出了尖叫。
  他进攻着,侵略着,一次又一次,淋漓尽致,将她弄得精疲力竭……
  原始的律动停下来了,爱欲旖旎的余味仍在四处缭绕弥漫,凌语芊轻轻扭动着酸痛不堪的身子,企图对压在身上这具沉沉的身躯躲开一些重量,奈何他似乎要和她作对,越发用力地压着她,把她压得生疼。
  她唯有作罢,趁自己还有知觉,再次谈起要替父亲还债的事。
  然而他还是没给答复,突然抱起她,走下大床,疾步奔进浴室。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她先前放的水已转凉,他先是排掉一些,再开热水融在一起,等待的过程中,他把她放在浴缸边的地毯上,再一次在她身上点起火来,结果,又一次结合。
  凌语芊被吓傻了眼,这男人,怎这么骁勇,哪有人像他这样不知疲倦的,她不禁怀疑他是不是钢铁铸成的,她知道,自己今晚铁定又睡不得了,这样的痛与快乐,估计接下来还有。
  经过他一波接一波的折腾,她累得浑身无力,当他把她抱到浴缸内,感受到那温度适中的热水时,她俨如沙漠绿洲中行走了很久而总算遇上甘露,疲惫的身子迅速在热水中绽放,一个个毛孔倏然张开,舒服的呻吟自她嘴里发出。
  可惜,她还来不及享受多久,便听他吩咐一声:“帮我擦背。”
  擦背?昏昏欲睡的凌语芊缓缓睁开迷离的眼眸,看着他肌理分明、充满兽Xing的体魄,那俊美绝伦得魅力四Shè 的面容,她思绪禁不住地飘远。
  当年,天佑有次带她去旅游,也像今晚这样先和她在床上欢爱,然后抱她到浴室,叫她帮他擦背,她躲不掉,只能红着脸照办。
  现在的他与当年的他,在不穿衣服的情况下其实没多大区别,顶多,比以前更成熟稳重,更魅惑众生,让人无法抗拒,故尽管身体非常的累,内心很是羞涩,她终究依言听从了。
  她跪在水中,沾有沐浴露的掌心轻轻地抹着他宽厚的背,慢慢揉搓。他的背很挺直、很结实、很宽阔,以致她边拭擦,边忍不住迷醉,而由于身体疲惫,她还不时地打瞌睡,于是动作更缓慢了,耗了好一阵子才帮他洗完。
  当她准备重新坐回水面,他突然转过身来,及时抓住她的手,放到他的胸前。
  水汽氤氲的美目,不由得瞠大,他……他该不会还要她帮他涮前面吧?不,不行,刚才背对着,她还能坚持,可要是面对面,她哪有勇气若无其事地服侍他,她此刻可是身无寸缕!想罢,她迅速缩手,打算自个儿转身遮羞。
  可他不允,俨如古代帝王般的霸道,牢牢握住她的手,还托起她已低垂下来的脸庞,让她不得不迎着他炙热的眼神,看到了他眼中不容抗拒的意味。
  所以,她还是乖乖地再为他服务,她头垂得很低很低,下巴几乎贴到了胸上去,脸上的红晕也蔓延到了脖子,蔓延至整个身体,娇嫩的雪肌渐渐染上了一抹诱人的酡红,更令人血脉贲张。
  结果,她再一次被他压在了身下!休息片刻的他重新恢复了体力,如狼似虎,骁勇凶残,一次次地撕裂着她。
  她本就纤细娇弱的身子再也经不住轮番的折腾,越发瘫软和无力,若非他一直捞着她的腰肢,好几次她都差点沉在了浴缸里面。
  她很累,很困,很想睡觉,但又想到父亲的事尚未解决,故她极力支撑着,每次都争取机会问他,可惜他每次都不给答复,而是用更迅猛的占有冲走她的神志和理智,后来,她彻底支撑不下去,昏死过去,而他,依然在她身上奋进着。
  天已蒙蒙亮,满室爱欲旖旎逐渐散去,King—Size的大床上,凌语芊奄奄一息地昏睡着,贺煜则侧着身子,闪烁星眸不知所思地凝视着胸前的人儿,手指随意地游走在她妙曼的娇躯上。
  明明是一副很娇弱的身子,却似乎蕴藏着无比强大的神秘,把他深深吸引住了,那味道,比想象中还甜美,使他吃上瘾,永远也吃不够,像今晚,一次又一次,他俨如饿了一个世纪的豺狼,不休不止地吞噬着她。
  前天晚上,由于喝了酒,神智不再那么清晰,便理所当然地占有她,后来发现她不是处女,怒气的驱使让他更加放纵欲望,带着惩罚的意味给她狠狠蹂躏。但今晚呢?又是什么促使他持续不断地深埋在她的诱人幽地?今天破戒了,以后是否就会跟着放任?继续像今晚这样,毫无理智地与她欲海沉沦?
  想到此,贺煜几乎是避之如蛇蝎似的,立刻抽回手,身体跟着躺正,眼中似有寒霜掠过,情欲顿消,只剩冰冷。一会,他起身,拿出支票簿,挥笔数秒,撕下纸张搁在床头柜上,接着还另外取出一张白纸,再留一行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