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狠角色(下)作者:三十三

时间:2017-12-06 20:05标签: 时代奇缘 三教九流 相爱相杀 复仇虐渣
个人,但顾国桓点了一桌子菜,牌子上的都没漏。明芝举起筷子,满满当当的没处下筷,不由得摇头笑道,太奢侈了。顾国桓的伴随都在隔壁,为了怕影响小老板追求女孩子,吃得悄无声息。 如果徐仲九在这里,倒是有可能两个人干掉一桌菜,他那个无底洞般的胃口明芝
个人,但顾国桓点了一桌子菜,牌子上的都没漏。明芝举起筷子,满满当当的没处下筷,不由得摇头笑道,“太奢侈了。”顾国桓的伴随都在隔壁,为了怕影响小老板追求女孩子,吃得悄无声息。
    如果徐仲九在这里,倒是有可能两个人干掉一桌菜,他那个无底洞般的胃口……明芝想到这里,自行打住。她拿起杯子,啜了口红酒。酒液微涩,回味不错,带着果子的清香。
    “密斯特顾,我们是没有可能的。”明芝沉吟片刻开了口。她虽然有利用顾国桓的想法,但也怕过了头。万一顾国桓学小说里男主角跟她要讲恋爱,她可没有那份心。
    “你指的可能是什么?”顾国桓清楚自己的酒量,喝的是茶水。
    明芝一直看顾国桓是个单薄的小白脸,热情而活泼,没想到他一句话回得让她哑口无言。什么可能呢?要说超过友谊的关系,也就是那天他在醉后说了句喜欢。喜欢一朵花,喜欢一片景,不代表要去摘那朵花,留住那片景。
    当然她还是可以拿那句话来堵他,比如翘起嘴娇嗔地来一句,骂他揣着明白装糊涂。
    光想了想,明芝已经汗毛直竖。她低头看杯子,每到这种时候就希望有别人的伶俐口齿,像初芝的大方、友芝的坦率,哪怕徐仲九厚颜无耻的信口开河也好。然而毕竟已经经历过不少事,明芝很实在地回答,“你不就是看我有些新奇,看透了也就厌了。”
    “说不定越看越有趣,你我都不知道结果,何必把话说僵。”顾国桓给明芝舀了一大勺银鱼摊蛋,自然而然转了话题,“看你吃得也不少,怎么这么瘦?”
    自从饿过,明芝在吃东西上向徐仲九靠拢,有得吃就要多吃。但她每天消耗也大,吃下去的全给用掉了。
    “不知道。”明芝一摇头,觉得自己吃得是有点多,但因为不在意顾国桓的反应,所以并不打算收敛。她的酒量足以边吃边喝不失态,渐渐的顾国桓简直要醉在空气里的酒意中。他支着腮帮子看明芝,仿佛在看一幅画,“听说你在找可以投资的实业,为什么不投我爹的药厂?那个红利很好。”
    顾先生的药厂,可不是外人可以随便掺合的,弄得不好会出事。明芝看了一眼顾国桓,慢腾腾地把头一摇。她今天摇的头已经够多,故尔拿起餐巾一抹嘴,“吃饱了,我请你看戏。”顾先生收的姨太太中有几位是名角,顾国桓从小听戏长大,有深厚的基础。
    说到玩,顾国桓都高兴,往外走的路上就喳喳嚓嚓给明芝说起了戏。
    他光顾着说话,差点撞到别人身上,幸好被明芝一把拉住了。
    迎面走来的是一对中年人,中年男人下意识骂出口,“小赤佬……”没骂完,被身边珠光宝气的太太拉住。那位太太视线停留在明芝脸上,浮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是你呀。”
    明芝看回去,“是我。”
    太太仔细打量了一遍顾国桓,从他梳得溜光的小分头,厚呢大衣,到锃亮的皮鞋,看完似笑非笑赞了句,“有办法。”她嗓音微哑,语声又低又慢,带着三分懒洋洋,“到底是我的女儿。”
    顾国桓只听说明芝是梅城一个乡绅的女儿,眼前的太太明显在沪已久,丝毫没有外地口音。但她自称是明芝的妈,明芝也没有反对,想来说的是真的。
    “有空一起吃咖啡?”太太邀道。
    明芝毫不犹豫地拒绝,“不必。”
    顾国桓还没听出端倪,便被明芝催着走了。车上他察言观色,感觉明芝心情不好,于是识相地闭口不言。两人沉默了一路,直到戏院。
    明芝确实在生气。她咬紧后槽牙,免得怒火误喷到别人-她气亲生娘的眼神,那一句“有办法”,她知道陆芹在想什么,“哟果然走上这条路了”。
    为防止女儿走这条路,季祖萌喋喋不休十六年,恨不得拿女儿当贼防,明芝条件反Shè 一样恨这句话。
    
    第七十章
    
    夜半三更,明芝从梦中醒来。
    她梦到自己还是嫁到了沈家,四周有许多面目模糊的人。她穿着新做的衣裳,领子高而且硬,顶得下巴动也不能动。院落是一重又一重,镶金边的裙摆晃晃悠悠,走不完的月洞门。
    她知道在做梦,因此并不在意,觉得累,但憋着一口气,倒要看看终点是哪里。
    身边有一些窃窃私语,她抬头找不到说话的人,然而字字句句清晰得如同白纸黑字。
    “不是太太生的,她亲生的娘抛下孩子跑了,下了海做舞女。”
    “好人家不要她,差点的又怕以后麻烦,穷亲家三天两头上门打秋风,说出去也没面子。”
    “给太太娘家的大侄子续弦……那人有病,身体有病,脑子也跟着坏了,报纸上登着……无风不起浪。”
    听到沈凤书,她猛地回过头,那些声音没了。
    她恍惚中又往前走,抬头发现,窗边站的可不是沈凤书么。他问,“你不愿意嫁给我?”对着这张脸,她明知是梦,却依然起了犹豫,为什么不嫁给大表哥?在他身边,可以上过清闲的日子。也许会受点气,沈家那么多人,季家又有那么多表妹-谁教他是大表哥,注定不能独善其身。
    可他是一个好人,真正的好人。她怕他,因为她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想头,而他除了菩萨心肠外,也有霹雳手段。
    “别怕。”耳边有人低语,明芝回过头,是徐仲九。他扶着她的肩,情意绵绵,“有我呢。”
    当着大表哥的面如此亲热!她大惊,再转头窗边已没有人。
    一声冷笑后,徐仲九也不见了踪影,她面前只有一堵墙。
    越过它!
    喊打喊杀的追兵来了,她拔腿就跑,到墙根时借跑动的冲劲腾的上了墙。
    梦戛然而止。
    黑暗迅速倒退,明芝睁开眼,眼前仍是黑暗。
    窗帘都拉上了,房里温暖而静谧,盯久了能认出家具的轮廓。不知何时外头下起雨,打在玻璃上沙沙作响。也有无聊的人,在这样的雨夜居然有兴致放炮仗,两声过后停一会又来,吵醒已经入梦的人,明芝也是被吵醒的之一。
    她带着睡意,慢腾腾地回味刚才的梦,然后对自己冷冷一笑。
    做都做了,还怕见人?
    嘲讽、心酸、苦涩、……一样样交织在一起,这种滋味并不好受。但明芝不担心,在她从牢狱逃出来养伤的时间里,已经学懂一件事,就是无论有多难过、甚至痛苦到绝望,只消静静地等待,那些让人恨不得死掉算了的想法都会过去,剩下的只有:要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