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德国农民相亲记[种田](中)作者:Engelchen

时间:2017-11-29 09:27标签: 励志人生 都市情缘 甜文
第五十五章 本来严森当天就打算回去的, 但计划跟不上变化,弟弟受伤住院需要人手。他只好放下农活, 暂时在慕尼黑住下了, 就挤在曲丹妮的两居室里。 虽然托马斯闭紧嘴巴对此不肯多说,但严森觉得有必要弄清事情的始末, 就拉着秦黎去了一次难民营。 自从默娘决
第五十五章 
  本来严森当天就打算回去的, 但计划跟不上变化,弟弟受伤住院需要人手。他只好放下农活, 暂时在慕尼黑住下了, 就挤在曲丹妮的两居室里。
  虽然托马斯闭紧嘴巴对此不肯多说,但严森觉得有必要弄清事情的始末, 就拉着秦黎去了一次难民营。
  自从默娘决定大发慈悲普度众生后, 德国国门大开,难民潮如同打工潮, 源源不停地涌进这个屁点大的国家。那么问题来了,这些人住哪?于是, 土豪政府手笔一挥, 一栋栋难民营拔地而起。别以为难民来德国就是吃苦, 要把难民营想象成三四十年代的集中营,那就大错特错了。
  难民营的设备齐全,饿不着冻不着, 还有免费语言课程。难民啥活都不用干,在有吃穿有住的情况下, 每个星期还有三十欧元的生活费可以领,一个月就是一百二十欧。难民不是劳改犯,没有被禁足, 所以能在德国境内到处游走。有空强个j-ian,打个架,捅个人,抢个劫, 再制造个恐怖事件刷刷存在感,人生是so happy so easy。政府当初决定打开大门恭迎他们,现在摊上了瘟神,也是自打耳光有苦说不出,只有跟在后面默默地擦屁股。
  难民这种生物,犟不过他,人家是战区来的,老子一条命值多少钱。横也横不过他,反正一无所有不怕失去,和谁一言不合就拔刀扎死你。女人被强j-ian,谁让你穿的少;男的被胖揍,谁让你长得不顺他眼;富人被抢劫,谁让你包里钱太多。所以,遇上了还是绕路走。
  两天前,也就是托马斯被送进医院的前一天,发生了一桩强j-ian案。虽然管理人员不肯透露受害者的名字,但经不起两人的再三请求,还是把事情的大概说了下。
  一个来自于某战乱国的男x_ing难民将一个半夜外出归来的女x_ing难民拖到角落里,意图不轨。女方多次反抗,均遭到暴力对待,最后还是被得了手。然而,受害者在遭到攻击后并没有报警,也没让管理人员知道。直到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托马斯冲进难民营要找那人拼命,这才东窗事发。托马斯打了那人一拳,却被捅了一刀,难民营里的管理员立即报警,将其送去医院。再后来的事情,他们也都知道了。
  虽然管理员不肯透露名字,但秦黎还是试探x_ing的问,“那个受害者是不是姓马?”
  管理员惊讶地道,“你认识受害者?”
  秦黎没直接回答,而是打了个马虎眼,“我在医院里和她打了个罩面,觉得她有点像我的朋友。”
  管理员点头,“受害者是个亚洲人,但是不姓马。事实上,我们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她身上没有任何证件。”
  秦黎本来觉得那人就是马舒舒,可听他这么一说,又变得不确定起来。因为马舒舒明明有名有姓还有中国护照,没道理来这当难民啊。
  管理员见她狐疑,便道,“我有照片,也许你可以辨认下,看看是不是你们的朋友。”
  秦黎立即点头。
  管理员带他们走进资料室,从中抽出一本文件夹,翻了几页后,摊平递到秦黎面前。
  上面是一张难民申请表,最左上角的地方附着一张照片,一个女孩梳着马尾,正是马舒舒。
  管理员问,“你认识她吗?”
  秦黎不答反问,“你这样给我看受害者的照片,难道就不侵犯隐私吗?”
  管理员无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这来申请难民的人实在太多了。按照法律规定,她来申请,我们就得接受,然后进行审核,审核时间一般要超过一年。审核通过,她才有资格留在德国,接受我国庇护。但如果她是有国籍的,并不是来自于战乱国,也不是因为政治避难等原因,政府就会驳回她的申请。但,如果她不肯开口说话,没有护照,身边也没有人认识她的话,那几乎是不可能确认她真实身份的,最后就不得不通过她的申请。因为我们无法越俎代庖地去命令各国使馆帮我们查证,也不可能仅仅按照她的外貌和语言特征,就把她遣返回某个国家,这样做不人道。”
  管理员解释地很清楚,让秦黎恍然大悟,心里有了一些底,大概明白了几分。
  “所以说呢?秦小姐,你认识这名受害者吗?”
  秦黎回神,见对方还在等自己回答,就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她正想说我不认识这人,不料,严森在一边先她一步,道,“她叫马舒舒,是个中国人。”
  闻言,秦黎用力拉了一下他的手臂,示意他闭嘴。可是已经晚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管理员关上文件夹,笑着和两人握手,道,“太感谢了,我们会联系中国大使馆,请求他们协助。”
  秦黎一点也笑不出来,她似乎看到马舒舒在不久将来被遣返的画面。
  走出难民营后,严森见她无精打采的,便问,“怎么了?”
  她瞪着严森责怪道,“你为什么要拆穿她?”
  严森不答反问,“我为什么要撒谎?”
  秦黎不由叹息一声,“我万万没想到,她为了留在德国,竟然去申请了难民。这样一来,恐怕要被遣返了。”
  严森,“那是她的问题。做人就应该实事求是,既然她不是难民,申请什么难民?”
  秦黎有些头痛地道,“可是,她因为想留在德国而吃了大亏,并且,这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现在再被识穿她是欺骗政府,因此而被取消申请资格,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要是她知道是因为我,非恨死我不可。”
  肯定也是这个原因,托马斯才守口如瓶,死活不肯说受害者的名字。估计在警方做笔录的时候,他选择了保持沉默。
  但严森不一样,他和马舒舒一没交情,二没兴趣,所以做出来的事说出来的话,未免就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了。
  “是我揭穿她的,让她怨恨我,我不在乎。”
  秦黎大大地叹了口气,嘴里不说什么,心里却有点郁闷。她和马舒舒好歹也是朋友,马舒舒这人或许不怎么样,但目前没坑过她,属于无功无过。两人一起上学,同进同出,又都是来自一个国家的同胞。现在,她发生这种事情已经够倒霉可怜的了,就没必要再落井下石了吧。虽然她也觉得这事马舒舒做的不对,但也受到足够大的惩罚了。反正德国已经接受那么多难民,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得过且过。
  严森当然看不透她这九曲十八弯的肠子,突然想到一事就问,“她是怎么和我弟联系上的?”
  秦黎,“是我把联系方式给他。”
  事实上,她只是遵循托马斯的意愿,给她传个话而已,只是谁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严森皱了皱眉,却什么也没说。
  两人各怀鬼胎,为了这事都有些不开心,所以一路无话。
  从难民营回来后,遇到曲丹妮,两人心照不宣地没有实话实说。但曲丹妮是个人精,仔细想一想,猜都能猜出一二。
  她可没有秦黎那么善解人意,觉得马舒舒那是活该,好好中国人不做,非把护照撕了去申请什么劳什子的难民,现在报应来了。她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女孩,现在更是鄙视她了。
  听到严森将马舒舒给卖了,她非但没同情,还骂了声活该。
  ***
  德国医院不用陪夜,把病人扔在病房里,自然有护士护理。这给家属省了不少事,只要有空的时候去看一眼,带点礼物慰问慰问就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