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时光微微甜+番外(下)作者:酒小七

时间:2017-11-29 09:10标签: 欢喜冤家 都市情缘 甜文 竞技
第52章 留宿,坏蛋 林初宴停好车, 叫醒向暖,向暖, 醒醒,你到家了。 唔。她不愿意醒。 回家再睡。醒醒向暖, 我们的高地塔已经被敌人拆了, 马上就拆到水晶了, 你快起来去清理兵线, 一定要保护好水晶。 啊!向暖果然惊醒,一下子坐直身体。 林初宴哭笑不得。
 
 
第52章 留宿,坏蛋
  林初宴停好车, 叫醒向暖,“向暖, 醒醒,你到家了。”
  “唔。”她不愿意醒。
  “回家再睡。醒醒……向暖, 我们的高地塔已经被敌人拆了, 马上就拆到水晶了, 你快起来去清理兵线, 一定要保护好水晶。”
  “啊!”向暖果然惊醒,一下子坐直身体。
  林初宴哭笑不得。
  他将她安全带解了, 然后下车,走到副驾驶那边, 拉开门。外面风大, 又冷,他担心她感冒,帮她整了整衣服, 羽绒服的拉链往上提,帽子扣好,严严实实的。
  就这样还不放心,他又把自己的围巾也给她裹上了,裹得只露出一双眼睛。
  虽喝多了,向暖还是能自己走路的,就是走得不太稳,像个刚刚学步的小孩。林初宴扯着她的一条胳膊,防止她跌倒。
  夜色很安静, 天空湛蓝,没有星星。
  林初宴把向暖送进家,任丹妍看到向暖喝成这样,很不像话。要说,她这女儿哪都好,就是爱喝两口,是个小酒鬼。可一个女孩子家家,在外面喝醉了,万一遇到坏人把她卖了怎么办?
  当然,任丹妍的抱怨只在心里,并没有说出口,她怕初宴多想。
  林快递员成功把醉鬼派送到家,圆满完成任务。任丹妍让他坐下休息一会儿,林初宴摇头道:“阿姨,我得回去了,以后有时间再来看望您。”
  “你们现在开车回南山市吗?”
  “嗯。”
  任丹妍皱了下眉,“这都快十点了,你到家得十二点了吧?大晚上的,你们这一天肯定特别累……”
  “阿姨放心,我开车很稳的。”
  任丹妍摇头,“不行,我不放心。”
  在她看来,林初宴就算再稳重,到底是年轻人,更何况,人是向暖招来的,大老远地把人折腾来,现在又让人家开夜车回去?总感觉过意不去。
  不能这么欺负老实人啊。
  于是任丹妍说:“你们明天再走吧,在这住一晚,我家有客房的。”
  “不用了阿姨,太麻烦了。”
  这时,向大英抱着小雪假装路过,凑过来c-h-a一嘴:“咱家客房太乱了,不如让他们住酒店吧?我来安排。”
  任丹妍:“你闭嘴。”
  向大英抱着小雪默默地飘走了,走之前看了林初宴一眼,眼神充满着警告。
  林初宴感觉这位叔叔的警惕心太强大了,他能对向暖做什么?
  任丹妍还在坚持,对林初宴笑了笑说:“听我的,今晚就住下吧。初宴你把他们几个都叫过来。”
  他们几个,叫是叫不过来的……
  等林初宴将剩下的三人一个个搬过来,任丹妍才猝然醒悟自家女儿是多么的矜持。
  至少,向暖还是能自己走路的……
  然后任丹妍又想:林初宴这孩子,看着挺瘦,力气还真大……
  接着又想:四个人都喝醉了,他还能为了开车滴酒不沾,挺难得的。
  ——
  向暖这一晚睡得很沉,到天亮后突然做起了梦,梦的内容有点奇怪——她梦到沈则木掉进水里淹死了……
  向暖就被吓醒了。
  醒来之后,她解读了一下那个梦的意思。如果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可能是因为最近看到了几起因为滑冰而掉进冰窟窿里淹死的新闻;如果从玄学的角度来看,这梦境很可能暗示着什么。
  向暖精神一震,摸过来手机给沈则木发了条消息:学长你最近不要去乱七八糟的地方滑冰,最好不要离河边太近了。
  沈则木回复的内容是一个问号。
  向暖解释:我梦到你淹死了。/(ㄒoㄒ)/~~
  沈则木:……
  过了片刻,沈则木回:谢谢。
  感觉这两个字说得好勉强。
  向暖回了句“不客气”,接着退出微信,扫了一眼手机里的新闻推送。她看到有一条新闻是说,昨天晚上在灵樨市通往南山市的高速上出了连环车祸,十几辆车撞在一起,死了好多人。
  好惨啊……
  等等,昨天晚上?灵樨通往南山?
  向暖心口咯噔一下,顿时冰凉一片。
  她就记得昨晚喝酒了,后来呢?林初宴他们走了吗?如果他们恰好昨晚离开……不不不!!!
  向暖脑子“轰”的一下,不敢继续想下去。她快崩溃了,掀开被子鞋都顾不上穿,光着脚噔噔噔地跑下楼,一边跑一边喊:“妈!妈!出事儿了!!”急得声调都变了,隐隐还带着哭腔。
  妈妈的声音从餐厅传来:“怎么了?”
  向暖直接跑进餐厅,刚要说话,发现餐桌旁围着坐了好多人,林初宴,郑东凯,杨茵,歪歪……他们都在,此刻正面带诧异地看着她。
  她悬起的一颗心立刻落下来,红着眼睛看他们:“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呜呜呜……”
  任丹妍说,“你一大早发什么神经……”说着也不看她,扭过头,“尝尝这虾饺,小茵,初宴……你们都尝尝,这家的虾饺可有名了,要排队才能买到。”
  向暖刚才太激动,现在胸口还在起伏。她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去倒水喝。
  林初宴奇怪地看着她:“地上不凉吗?”
  向暖这才发现自己没穿鞋。
  好囧,赶紧去穿了双拖鞋。
  林初宴莞尔,低头牵着唇角。
  向暖吃早饭时,问她妈妈:“爸爸呢?”
  “去参加什么文艺界人士的座谈会了。”
  “哎,你们听说了新闻没?”向暖把手机给几人看,“昨晚出车祸了。”
  杨茵点头:“听说了,好险好险。要不是住你家,我这条小命可能就在睡梦里交代了。”
  林初宴说:“幸好昨晚阿姨坚持没让我们走。”
  任丹妍笑道:“你们呀,是吉人自有天相。”
  吃过早饭,任丹妍让向暖带着林初宴他们在灵樨市玩一玩,来都来了,总要转转,可以明天再回去。
  向暖带他们去了灵樨山。
  灵樨山海拔只有几百米,好小的一座山,夏天时浓荫蔽日,还能有些看头,这会儿是冬天,又没下雪,不好看。不过山脚的灵樨寺据说很灵验,香火一直很好,现在快过年了,更加的好了。
  向暖他们烧完香,租了三辆自行车,两辆双人的,一个小黄车。
  林初宴看到向暖对着自行车皱眉头,紧张兮兮的,他有些意外:“你不会骑?”
  向暖还有点傲娇了:“很奇怪吗?好多人都不会骑。”
  “不奇怪,我和你骑一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