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抚琴探案录(下)作者:贺心渔

时间:2020-02-01 12:36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好好说话么? 她是真的担心周浩初,怕亲事不成他会被上司报复,问道:国公爷,您先前说的帮他善后,不知 崔绎伸手把石桌上的瑶琴拿起来,横放在轮椅上,不客气地支使她:推我到处走走。 哦。 燕韶南只得转到崔绎身后,推着靠背两边试了试,好在这辆轮椅车设
好好说话么?”
  她是真的担心周浩初,怕亲事不成他会被上司报复,问道:“国公爷,您先前说的帮他善后,不知……”
  崔绎伸手把石桌上的瑶琴拿起来,横放在轮椅上,不客气地支使她:“推我到处走走。”
  “……哦。”
  燕韶南只得转到崔绎身后,推着靠背两边试了试,好在这辆轮椅车设计巧妙,容易借力,推着到是不用太使劲儿。
  “说到善后,我这里有几个选择,正想听听你的意思。”
  “国公爷请讲。”
  “第一种,找个理由委婉拒绝黄家。不过黄义滨能做出这等事来,足见小人心性,不管用什么理由,对方都会觉着周浩初不给他面子,日后必会寻机报复。”
  “那这还选什么,肯定不成啊。”
  崔绎轻声而笑:“也不是不行,大不了将姓黄的赶出翰林院,只是他经常出入宫廷,能量也不小,需要花点时间。”
  “太折腾了。第二种呢?”
  “第二种就简单了,杨家正办丧事,命人把黄小姐遇贼的真相散布出去,不用两天,京里大街小巷无人不知,黄义滨自知理亏,自然就偃旗息鼓,不敢再提了。”
  这样一来真就把人逼死了。
  女子遇贼已然十分不幸,又不是她的错。
  燕韶南担心崔绎会觉着自己贪心,犹豫道:“还有其它的选择吗?”
  崔绎向着小径旁边伸手出去,燕韶南停下轮椅,等着他自花枝上折花,但崔绎只是手指轻触,摸了摸那皎洁似雪的荼蘼花。
  莫折荼蘼,且留取一分春色。
  “还有一种,大家无需撕破脸,我从崔氏一族里挑个同你周世叔才貌相当的女子,把亲事订下来,一劳永逸,算是给黄义滨,还有那些想打周浩初主意的人一个小小的警告。”
  国公爷的族人!有他亲自把关,女方的品行肯定不会差了,周世叔出身虽然贫寒,但能凭真本事跻身翰林院,前程远大,也不算是攀龙附凤配不上对方。
  燕韶南小小松了口气,疑惑地问:“既然有这等上上之选,国公爷为什么把它放在最后呢,可是女方那里有什么为难之处,周世叔身体康健,为人正直……”
  崔绎笑着摇了摇头:“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周浩初这人,若能好好调教一番必成大器,能嫁给他,倘若琴瑟和谐,对女方也算是一场造化。”
  只不过,崔氏的女婿可并不好当啊。
  一旦周浩初同自己扯上姻亲关系,就不可能再像前世那样得到朝廷的重用,自己在j,i,an相身边就少了个重要的帮手。
  崔绎不是瞻前顾后之人,很快拿定了主意:罢了,周浩初不做内应,还可以跟在自己身边做点别的,何必非得拘泥于前生呢?
  他同燕韶南道:“只是如此一来,你周世叔可就算是上了我崔家的船了,我崔家荣,他便跟着荣,我崔家损,他便跟着损,别看魏国公府现在鲜花着锦,日中则昃,月满则亏,说不定什么时候便全家获罪,在这大楚朝变成过街老鼠,那时候,你周世叔还能跟着我们造反不成?”
  他第一次在燕韶南面前说到了“造反”二字,语气虽然漫不经心,但内心的紧张在意只有崔绎自己知道。
  燕韶南全未想到小公爷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一时不由地呆住了。
 
 
第145章 月下
  燕韶南随即回过神来,飞快地左右看看,目光在附近的假山亭台以及花丛后面逡巡一遍,低声道:“国公爷慎言,这话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好没人听到。
  崔绎靠在轮椅上神情放松,他身边的小厮侍卫靠不住的都已换掉了,能跟来枣花大街这边的,更是亲信中的亲信,别说他只是开了个玩笑,就算真的造反也不会犹豫。
  燕韶南的反应令他有些开心,这么紧张,一心一意地为自己打算,可见人心都是r_ou_长的,这段时间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她并不是愚忠之人,若再加上羽中君的情分,嗯,她会心甘情愿陪着自己与天下人为敌吧。
  燕韶南在大事上面是很机灵的,嘴上虽然说“闹着玩”,但她心里并不那么认为,崔绎又不是口无遮拦的周浩初,这令她头皮隐隐发麻,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国公爷这会儿嘴角翘着,明显心情好,可等他回过味来不会要杀人灭口吧?
  “慢着点,这小路有些不平。”崔绎笑吟吟地提醒她。
  到将燕韶南吓了一大跳,连忙停下来,颠簸到他伤口了?
  “说点别的吧,今天收获如何?”
  燕韶南也愿意聊点别的话题:“督捕司的统领们现在就像失去了爹娘的孩子,六神无主,只要有人能拉他们一把,什么都愿意做。徐赢几个想要投到您门下来,蒋老可跟您说了?”
  “说了,我不想蹚那浑水,再说他们有过这样一次经历之后,胆子通常会变小,下一次性命受到威胁,出卖起我来多半不会犹豫。”
  燕韶南点点头。
  “你也不用为他们觉着惋惜,徐赢应该不会被处死了。”
  “啊,国公爷,您听到什么消息了?”
  崔绎笑了笑:“今天你们走后,伍家人拿着福庆公主的信物去牢里见了他,走时叮嘱牢头对他加以关照。”
  国公爷的消息很灵通啊,燕韶南暗自感叹了一句,福庆公主和伍驸马两口子在朝中能量不小,最关键的是,伍家老三伍丰德在泉关府任上遇刺险死,也是这个案子的受害人。
  “只有徐赢么,周行非呢?”
  原本燕韶南对周行非的印象要好过徐赢等人,断了一条腿依旧沉默寡言,看上去铁骨铮铮,但自从知道了秦素女是因为他而受罚的,这叫燕韶南再想到周行非,不免觉着这个男人有些窝囊。
  这是姑娘家的通病,燕韶南也不能免俗。
  “他不想自救,伍家人又不是开善堂的,怎么,你对他有兴趣?”
  “没有!”
  两人聊了这半天,园子也逛了大半,橘红色的太阳在西边沉了下去,天际还留有些许艳丽的霞光,另一边,薄雾渐起,夜晚即将来临。
  说要备茶端水果的崔平和蒋双崖一直没有回来。
  “国公爷,督捕司内部还有不少可查之处,我能看看南英侯以及武阳公世子的案卷吗,或者见一见当时参与调查这几宗案子的官吏?”
  “自然,这又不是多难的事。”
  燕韶南不像崔绎表现得这么轻松,颇有些担忧地道:“大理寺卿何大人认定了秦皑是这些案子的背后主使,照我看,有这个可能,但也不能排除他是被人陷害的,有人推他出来,做这个替罪羊。”
  “你还是怀疑那秦素女?”
  “不,国公爷,今天见了那几个统领之后,我突然发现秦素女对督捕司的影响并不大,或许能钻钻空子,假传秦皑的命令,叫顾、黎二人出个黑差,但想策划南英侯、武阳公世子之类的案子,做到滴水不露,瞒过官府尤其是秦皑的耳目,她的掌控力还远远不够。一旦这么想,那这个案子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