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魔君大人每天都快被气死 作者:在山的那边是我(下)(6)

时间:2019-10-31 08:24标签:
谢遥不得不咬了一口,一本正经地说甜。 然后沈淮便放心地一口吞下,随即就被酸得脸都皱成一团,只能捶了谢遥好几下。 谢遥便高兴了,带着沈淮坐下:他魂魄不稳,我怀疑也跟那群人有关 毕竟他见过的人当中,只有那群
  谢遥不得不咬了一口,一本正经地说甜。
  然后沈淮便放心地一口吞下,随即就被酸得脸都皱成一团,只能捶了谢遥好几下。
  谢遥便高兴了,带着沈淮坐下:“他魂魄不稳,我怀疑也跟那群人有关……”
  毕竟他见过的人当中,只有那群人在做这方面的东西,再加上沈淮偏偏又在长安出现,他不能不怀疑。
  魂魄不稳?!
  施龄脸色瞬间变了,他记得沈淮本具有星骨,天赋异禀,而且星骨本身就能保护他,沈淮怎么会魂魄不稳?
  施龄认认真真地把了一会儿脉,沈淮一边伸手让他把,一边去扯谢遥的袖子:“他们看上去不太像好人。”
  施龄:“……”我还在给你把脉呢喂!
  谢楠:“……”其实,谢遥现在才不算好人吧?
  谢遥:“……为什么这么觉得?”
  沈淮虽然骄纵,但绝不是无脑之人,怎么会在这两人还在的情况下说出这句话?
  沈淮笑了笑,眼神忽然凌厉起来,瞥了一眼施龄:“他们好像并不相信你?那把他们赶走吧,既想跟你合作,又想钳制你,狼心狗肺,忘恩负义。”
  两人:“……”
  谢遥好脾气道:“无妨,我也不相信他们。”
  沈淮便放心了,嘱咐道:“那你要留个心眼,不要被人骗了。”
  谢楠:“???”你可知道谢遥做的那一系列丧心病狂的事情???到底谁会被谁骗啊!
  2
  谢楠本以为沈淮回来后谢遥会收敛一点,他之前跟沈淮接触得不多,只知道沈家很疼爱沈淮,但他想象不出来到底是多疼爱,也就将谢家的模式套用在沈家身上。
  结果没想到沈淮比谢遥还不好对付。
  瞧瞧这盛气凌人的样子,瞧瞧这个嘲讽的眼神,谢楠都开始怀疑沈淮是不是假失忆了。
  因为谢遥看上去不太想帮中原,他也说了只是为了解决后患,其余的事他不会管。
  雾病灾民的接纳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中原地大物博都不想着怎么解决,荒芜之地难道还出来做好人吗?
  来给他打工可以,想借他摆脱困境?不可能。
  于是谢楠就瞄上了沈淮。
  直觉告诉他谢遥瞒了许多事没说,谢遥是不可能主动告诉他了,但他有可能主动告诉沈淮。
  毕竟沈淮是他好朋友啊!
  谢楠于是尽心尽力地给沈淮灌输:“中原生灵涂炭,沈家也自顾不暇,若是谢遥有解决的办法,就算是交易中原也是愿意的……”
  沈淮坐在秋千上玩着谢遥塞给他护身的灵剑,灵剑显然记得这个主人的好朋友,高兴地蹭了蹭他的腰,试图从好朋友的身上讨点灵石。
  按理来说沈淮这么多年在外,应该是没有什么灵石的,但很可惜,他有。
  沈家最是怕他受了委屈,哪怕是在长安城里闲逛都觉得自己儿子会被人欺负,经常把乾坤袋装得满满的,还嘱咐道:“有人骂你你就丢灵器打他,或者用灵石让其他人打他,实在打不过就赶紧跑,对了记得带上遥遥一起跑,然后我们给你们出气……”
  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谢遥:“……我不用……”
  沈淮认真地点点头:“我一定谨记爹娘的教诲!”
  谢遥:“……”这个不需要谨记……而且,我们只是去参加庙会啊。
  沈淮失踪那天都没有把乾坤袋取下来,沈母堂堂炼器师,因为担心自己儿子的乾坤袋被人抢了,还专门把他的簪子、玉佩都炼成空间灵器,什么都不做,就是为了放各种各样的灵器、灵植、宝物和大量的灵石。
  说不定现在的沈淮可能比魔君大人还要富有一点。
  沈淮慢悠悠地喂灵剑灵石吃,还低头夸奖它:“瞧瞧你长得,不愧是谢遥的剑!”
  谢楠:“……这其实是……”我们谢家的。
  算了。
  谢楠再接再厉:“你在长安不是也看见了那些流离失所的人吗?这么多年你不也是这样……”
  沈淮眼神一凝,灵气在他四周炸开,直接扑向谢楠,谢楠被这浓郁的灵气一惊,连忙后退两步拿符箓挡了。
  沈淮起身,拿着灵剑一步一步走向谢楠,原本悠闲自在的公子哥在这时带上了磅礴杀气,灵气环绕在他四周,随时准备给谢楠致命一击。
  谢楠后退两步,警惕地看着沈淮。
  他怎么忘了?
  上一世沈淮回来后,可没有站在中原一边,反而给中原带来了新的危机。
  中原因为蛮荒主的死方寸大乱,还没缓过来沈淮就异军突起,代替蛮荒主成了北方新的祸害。
  谢楠后来知道沈淮是失忆了,他不记得所有,因为一些人的恶意,沈淮走上了跟谢遥相似的路。
  只是谢遥没有为了自己的孩子一个一个去求他人的父母。
  沈家最终借囚禁沈淮之名让沈淮逃脱追杀和制裁,散尽家财,离开中原。
  那如今的沈淮……也是那般仇视所有人吗?
  谢楠以为沈淮真的会杀了他,但沈淮没有。
  沈淮蹲下去看着狼狈的谢楠笑了几声:“你真烦啊,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说?”
  谢楠惊疑不定:“……说什么?”
  沈淮轻哼一声:“说谢遥跟我是不一样的,他当然跟我不一样,但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们的事?中原怎样,用得着他管吗?他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用得着你来置喙吗?”
  “但是……”
  沈淮站起来轻轻踢了踢他:“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不想听见别人说我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就算有人要说,也不会是你。”
  “还有……”
  沈淮拿起剑,运气在谢楠胸口划上一道:“我不想听别人提起我的过去,我要是记不得了,现在就是过去。我要是能记得……用得着你们吗?”
  谢楠终于明白当初那些人说沈淮脾气不好是什么意思了。
  沈淮脾气……能用不好来形容?
  他比谢遥还像蛮荒主啊!
  3
  比正牌蛮荒主还像蛮荒主的沈淮拿着剑就去找谢遥了。
  看见施龄跟谢遥说着什么,沈淮眯起眼睛,放缓步伐,然后直接上去打断他们:“谢遥,我头疼。”
  谢遥立马看向他:“怎么了?”
  沈淮苍白着脸:“我刚才好像会用灵力了……”
  谢遥立马皱眉:“你现在怎么能用灵力?不是跟你说了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吗?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沈淮缓缓摇摇头,闭着眼睛往谢遥肩上靠,谢遥对施龄点点头:“我送他回去休息一会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