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逆水寒同人)【戚顾古代】借刀剑 作者:玉在山

时间:2019-10-04 08:25标签: 爽文 穿越 炮灰逆袭 逗逼 宅女
第一章 腊八方过,江湖上就传开了消息,讲丐帮急发青竹令,请中原英豪共聚代州白人岩寺,要前往雁门关外营救他们前帮主。 那前任丐帮乔帮主、现已复了原名为萧峰的,虽是辽人,却心向大宋,辽主耶律洪基看重他武功卓绝,以高官厚禄、名利财色重重许他,叫他
 第一章 
  腊八方过,江湖上就传开了消息,讲丐帮急发青竹令,请中原英豪共聚代州白人岩寺,要前往雁门关外营救他们前帮主。
  那前任丐帮乔帮主、现已复了原名为萧峰的,虽是辽人,却心向大宋,辽主耶律洪基看重他武功卓绝,以高官厚禄、名利财色重重许他,叫他领平南大将军之衔南下侵宋,萧峰记挂宋地,抵死不从,竟被辽主设计囚禁,好在他身边一个小姑娘侥幸逃脱,将此间诸事原原本本告知丐帮。萧峰身世未揭晓时,本就很受爱戴,真相大白时许多人又为误解他为穷凶极恶之徒而暗生愧疚,因此青竹令一出,一呼百应,群雄去往雁门关,要迎萧峰回中土。
  戚少商身居金风细雨楼,又比江湖人多了一重消息,是皇城里传出来的:太皇太后身子眼看不好,少帝着手收拢朝政,却是想效仿先皇,再开新政。如今辽国蠢动,正是暗合了皇帝欲起战事的心意,重兵轻文之风渐起,无情为此特特送了一笺与戚少商,上书不过“三思”二字。
  杨无邪道:“今r.ì官家于朝堂上大批苏轼,言他‘不敬先皇’,按理说苏子瞻早已外放在南边,人早不在朝中久矣,官家却特特提起他来,只怕是存心示意,新党将要起复了。”
  戚少商道:“大宋兵不素练,颓势积久,新政未必不是好事。”
  杨无邪道:“新政不坏,行进得却未必好。熙宁年起,却是大乱了一场。”
  戚少商笑道:“乱有什么不好,金风细雨楼最初不就是乱中起来的?”
  杨无邪长长叹息:“看来楼主你是非去不可了。”
  戚少商歉然道:“当年逆水寒一案,幸得江湖朋友们铸血为梁,才有戚某的今r.ì,如今同道有难,我自然要去,否则实在对不起肩上的道义。”
  “楼主此话,无邪记下了。”
  戚少商按了按眉心,说道:“我晓得你的意思,倘若我再遇见顾惜朝,不与他多纠缠便是。”
  杨无邪睨他一眼,径自去了。
  .
  戚少商孤身携剑,远赴边关,马都沾了一身的尘土,总算远远望见了丰yá-ng驿,这才放慢了步子,算着歇过今夜,明r.ì赶一赶便可到代州了。
  谁知未至丰yá-ng驿,半途上却见一名落魄剑客正被五人围攻,双方剑影j_iao错,招招见血,使的却是同门的功夫,戚少商大觉有异,不由凝神细看。
  那剑客显然力战弥久,后背的衣衫都结了暗色的血渍,几十招走过,终于寡不敌众,左肩被刺了个血洞,拄着剑强自站立,向刺伤他的青年笑道:“薛师弟如此盛情,叫我怪不好意思的。”
  那伤了他的薛师弟剑上犹自滴血,脸色却忽然变得青白,怒道:“甘鸿云,你大逆不道,有悖人lun,早已被师傅逐出师门,有什么脸面再叫我师弟!”
  甘鸿云问:“那我叫你‘鸿林’如何?”
  薛鸿林怒斥:“无耻!”
  甘鸿云脸上神情一肃,沉声道:“鸿林,鸿源,三年前顺马郡遇袭,我替你们连挡三支毒箭,拔剑时是你们说‘欠师兄一命’;鸿渊,你年纪最小,武功全是我悉数教导,也是你说‘师兄如父如兄’;鸿景,你家贫,上个月你家的粮还是我买了送去的;鸿平我就不说你了,你与我多年相j_iao,生死相托可少过千百次?别人就算了,你们不知道我甘鸿林是什么x_ing子?想不到如今是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无耻下贱,用心险恶,定要杀我而后快?”
  他这一番话讲完,众人指着他的剑都不由低了几分,颜鸿平叹息道:“我如何不知道……罢了,你就走罢,回去我自向师傅复命。”
  甘鸿云冷笑道:“怎么,你还觉得施恩于我了?我不过是不爱红妆爱男子,与乐人也是两厢情愿,哪一条犯了江湖道义,哪一条对不住你们这些同门师弟!”
  颜鸿平张口结舌,一时竟说不出一条“对不住”来,却听一声暴喝自东北而来:“逆徒!”
  甘鸿云道:“原来师傅也来了。”
  一名白衫老者踏空入阵,负手道:“鸿平,怎么不动手?还是你当真与这妖人有首尾?”
  ——原来这几人的师傅浦泽老人早已到了,见他几个徒弟迟迟不肯动手,只得亲自出来清理师门。
  颜鸿平脸色一变:“师傅明鉴,绝无此事,不过感念过往,师……他总归与我等有几分情谊。”
  浦泽老人道:“此等败坏师门、不知lun常的畜生,你们谁跟他有情谊?”
  五名弟子团团不敢多话,甘鸿云倒是丢了剑在地上,悠然道:“我六岁入泉林派,自小受师傅教导,师傅要我的x_ing命,鸿林决不敢辞,但要我认错,却是不能的。”
  浦泽老人怒道:“畜生!”
  他衣袖一振,不知何时已握了一柄利剑在手,直直刺向甘鸿云心口,一抔热血顿时溅出,颜鸿平等人尽都侧目转身,不欲直视,只听到浦泽老人既惊且怒地又喝了一声:“什么人!”
  原来是要紧关头,一枚铜板凭空而来,打在浦泽老人手腕x_u_e道上,使他的剑偏了三分,虽然刺伤了甘鸿云,却实在不致命。
  一名玄衣侠士牵着马从山道边现身,拱手道:“在下戚少商。”
  浦泽老人道:“原来是九现神龙,久仰大名,想来戚楼主也是为青竹令而来,就不要为我泉林派的小事耽搁了。”
  戚少商问:“前辈也是为青竹令而来?”
  薛鸿林立刻道:“自然,师傅听闻乔帮主大义,立刻召集我等前来救援,相助于武林同道。”
  戚少商又问:“你们就不在意萧峰乃辽人?”
  “行侠义之道,是辽人还是宋人,又有什么干系?”
  戚少商抚掌大笑:“是这个道理,行侠义之道,爱男人还是爱女人又有什么干系?”
  .
  再去丰yá-ng驿的时候,与戚少商同行的便多了一个一瘸一拐的甘鸿云。
  戚少商看他走得委实艰难,便提议道:“甘兄伤势不轻,不如上马,我带着你走一程。”
  甘鸿云将长剑当了拐杖使,笑道:“戚大侠先是为了救我打了我师傅,又待我这样体贴,我虽然一贯偏爱文弱少年,倒也不免觉得,难怪有这许多人爱慕豪杰侠士了。”
  戚少商看了看天色:“甘兄莫说笑了,我们还是早到丰yá-ng驿为妙,旁的不说,你的伤势还是要歇一歇的。”
  甘鸿云往戚少商身上一倚:“戚大侠不是已经知晓我有龙yá-ng之好,万一我是真的爱慕你呢?”
  戚少商顺力将他托到了马上,笑道:“别的我未必懂,但一个江湖朋友看我的眼神与一个有情人看我的眼神有什么区别,我还是晓得的——甘兄好生歇着罢。”
  他牵着马,一路疾行,终于在r.ì落时分到了丰yá-ng驿。
  边关的夕yá-ng仿佛比京师的要红上几分,浸满了沉甸甸的血锈色,把那一间破旧的驿站映得遍体鳞伤一般,戚少商栓了马,掀开驿站的门帘,然后就背着夕yá-ng立在那里,再拔不动脚步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