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病娇大佬求放过[快穿](中)作者:山有青木

时间:2019-03-21 20:10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不愿意,那我便不再来问了,只是我要告诉你,那 贵公子可是难得一见的,你过了这个村是真没这个店了。 我知道,可我这辈子只盼着临泽能考个功名,日后我能有个依仗,其他的便什么都不想了。陶语笑道。 张媒婆又是一声叹息那你也不能这么孤零零一辈子
不愿意,那我便不再来问了,只是我要告诉你,那 贵公子可是难得一见的,你过了这个村是真没这个店了。”
  “我知道,可我这辈子只盼着临泽能考个功名,日后我能有个依仗,其他的便什么都不想了。“陶语笑道。
  张媒婆又是一声叹息“那你也不能这么孤零零一辈子啊。”
  “我还有临泽呢,怎么会孤单。”陶语回道。
  张媒婆见她油盐不进,只好转身离开了。陶语松了口气,立刻进院子把门给锁上了,打算待会儿不管谁再来她都不会开门了。
  她锁完门,伸了伸懒腰便往厨房去了,一进去就看到岳临泽站在那里,当即吓了一跳“你在这里做什么?”
  “做饭。”岳临泽看她一眼,脸色有些不自在。
  陶语眉头皱起“不对,你什么时候来的?”这院子总共就这么大点,她方才在门口跟张媒婆说的话,这混小子不会听到了?
  那她先前编的谎话岂不是要被他发现了?陶语心里顿时慌了。
  岳临泽熟练地将米下锅,接着淡淡道“你关门的时候我刚进来,难道你没看到?”
  “……是吗?可能是因为我只顾着跟人聊天,没注意。”陶语扫了他一眼,心中微微松了口气。既然是刚来,那应该没听到她们的对话。
  岳临泽唇角动了动,脸上终于憋不住露出一点笑意。陶语疑惑的看他一眼“你笑什么?”
  “没事,你烧火。”岳临泽咬着下嘴唇便匆匆出去了,和陶语擦肩而过时,陶语分明看到他脸上露出一个明显的笑容。
  ……这是想起自己心上人了,否则怎么看起来傻里傻气的。陶语抿了抿唇,抓起一根木头棍丢进火里,只觉得今日不能再吃酸口的东西了,否则牙受不了。
  她盯着锅底的火焰发呆,连岳临泽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所以当一束花杵到她眼前的时候,她差点把烧火棍扔出去。
  “……怎么又拿出来了?炫耀啊?”陶语斜了拿花的少年一眼,见他目露笑意,也不好驳了他的脸面,便勉强将花接了过来,假装认真的看了半晌后冷淡道,“挺好的,小姑娘心灵手巧。”
  “这是我摘的,送你的。”岳临泽强调。
  陶语顿了一下,平静道“哦,那你手艺还挺不错。”顿时心情好了大半是怎么回事?
  岳临泽无声的笑笑,便到一旁切菜去了,陶语趁机立刻开始研究手里的花,只觉得这花颜色搭配得好也就算了,连味道都那么好闻,一看就知道是j-i,ng心处置过的。
  “前几日的事……抱歉,我不该那么说你。”岳临泽闷闷的开口。
  陶语愣了一下,这才发现他现在跟自己道歉了。多稀罕,这位少爷竟然愿意跟她道歉了。
  她一时太过惊讶,就这么忘了给回应。好在岳临泽也不介意,只是低着头一边切菜一边小声道“你整日里缠着我问心上人的事,好像多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成亲,好把我打发出去一样,我当时太气了,就说出了那些话,却没想到让你伤心了。”
  他以为陶语这种没心没肺的性子,应该很快就把这件事给忘了,谁知她记在了心里,还因为怕他多想,说要去相亲,如果不是方才偷听到她和张媒婆说话,恐怕他到性现在都还在跟陶语耍性子。
  想起陶语方才那句“我还有临泽,不会孤单”,他的眼眶便有些发胀,越发觉得自己太小气了些。他如今这幅模样,是配不上陶语的好的。
  “我那天说的话,绝对不是我想说的,你对我有多好,我一直是知道的,我……我这辈子,都不会拿恶意揣测你。”岳临泽回过头看她,眼睛里亮晶晶的,仿佛有什么东西。
  陶语一看他这个样子,立刻就心软了,半晌道“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你如今已经是大人了,也该有点自己的小秘密了,是我没把握好距离,我该道歉才是……但是你先前说起我相亲的事,一副急着把我嫁出去的样子,我是真的挺伤心的。”
  “我什么时候要把你嫁出去了?”岳临泽一愣,接着倍感荒唐,“我恨不得一辈子把你拴在身上,怎么可能会要把你嫁出去?”
  陶语眨了眨眼睛,看着他现在的样子,立刻怀疑当时自己正在酸,或许解读错了含义,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讪笑一声道“没有吗?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她说完便低下头,下一秒一双鞋子出现在自己眼前,她下意识的抬头,下颌正被岳临泽捏住“陶语,你记住了,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可能会想把你嫁给别的男人。”
  “……”他这个动作太熟悉了,熟悉到陶语晃了一下神,反应过来后他的手指已经离开了,她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接着胡乱点了点头,“行了,知道了。”
  岳临泽又不放心的看她一眼,但是想了想没什么好说的了,便继续回去切菜,切到一半不确定的问“那咱们这算是和好了?你还会生气吗?”
  “……都解释清楚了还生什么气。”听到少年有些发怯的声音,陶语叹了声气,不管她对眼前这小子有什么感情,是时候收敛一下了,否则他在自己无意识的控制下,恐怕要么完全叛逆,要么完全变成另类妈宝男,那她就不是来治病的了,而是来害人的。
  岳临泽闻言松了口气,切个萝卜花转身贴到她脸上,陶语嗤了一声,捏下来也不管脏不脏就塞嘴里了,两个人算是正式和好了。
  于是在这日之后,虽然陶语总想问问他心上人长什么样,但是这回学会克制了,便再也没问起过,关于心上人这一点,两个人都自动略过后,日子倒还算平静。
  又是一日,岳临泽去书院前,犹豫的看了眼正在院中洒扫的陶语,半晌走到她面前,脸上流露出微微的别扭。
  陶语疑惑“怎么了?”
  “……今r,i你打算做什么?”岳临泽问。
  陶语眨了眨眼“近日没什么生意,好像没什么可做的,怎么了?”
  “没事,只是觉得,你若是无事,今日中午或许可以去给我送饭,我想吃煮j-i蛋和清水面。”岳临泽别开脸道。
  陶语简直莫名其妙“一听就不好吃,你吃这些做什么?难道你书院的饭比这些还不如?”
  “……你管我干什么,面条我已经做好,你煮了给我送去便是,”岳临泽微微恼怒道,说完便拿了东西朝门口走去,走到大门口停下道,“我可是在书院等着呢,若你不去送,那我今日便不吃饭了。”
  陶语闻言眉头一挑,刚要骂是不是长本事了,这人就快步离开了,很快便消失在拐角处。
  陶语嗤笑一声,继续打扫院子,只是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慢了下来,最后干脆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盯着地上的落叶。
  她先前给大佬建档案的时候,看过他的出生年月,今日如果按农历算,那好像是他的生日,难道副人格也……一想到煮j-i蛋和清水面,陶语拍了一下脑门,顿时好笑起来。
  这小子怎么回事,合着是想吃生日餐呢,这才跟她提这种要求,却又不直说自己过生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