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花神录+番外(中)作者:柏夏

时间:2018-12-15 11:09标签: 仙侠玄幻
榜眼林书阳,二人皆是出自豪门大户,而状元爷却出自寒门,说他是无名小卒亦可,说他名声斐然也行,此人便是现下红极一时的欢宜馆小倌,江琼林。 人如其名,三人一前两后,骑着御马在御街游行,探花和榜眼跟在江琼林之后,又羞又燥,羞的是豪门巨子,还不若一
榜眼林书阳,二人皆是出自豪门大户,而状元爷却出自寒门,说他是无名小卒亦可,说他名声斐然也行,此人便是现下红极一时的欢宜馆小倌,江琼林。
  人如其名,三人一前两后,骑着御马在御街游行,探花和榜眼跟在江琼林之后,又羞又燥,羞的是豪门巨子,还不若一介男宠。燥的是,一介男宠居然也敢走在自己前头?
  而江琼林,一路都是面无表情。他淡然地看着街道两旁围观的人群,虽然他们群情激动,但自己却很是茫然。
  前几日还在欢宜馆中被人竞相叫价,今日却能殿前夺魁,在御街上招摇过市。
  这世界不是自己疯了,就是女皇疯了。
  江琼林内心一路忐忑,前往琼林苑赴宴。
  琼林苑里,这一届的的进士皆列在席,他们往来谈笑,笑中多有苦楚。
  只道江琼林不该出现在春闱之上,谈笑间,仿佛只要江琼林不在,自己就能当状元似的,往来多嫉妒。
  琼林宴上,江琼林被孤立在一旁,反倒榜眼和探花被人争相敬酒。
  不过他他一路来已经受尽了白眼,只道自己本该是受人祝福和欣羨的,但就因为他官奴的身份,他的身上,已经被贴上了下九流的标签。
  旁人只能看见他不入流的身份,却看不到他身上闪烁的光华,眼里只有嫉妒和愤恨。
  但是这样的愤恨他见得少吗?
  从来就没有少过。
  他不在意别人眼光,现在只想见到月华。
  想知道这个只手遮天,能给自己一个截然不同的人生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第20章 金殿册封
  第二日上朝时,三元齐齐到殿,接受敕封。
  江琼林穿戴整齐,风流俊逸的模样,让人眼前一亮,若不认识的人不知道他从前是个小倌,那一定会想入为主的认为他是哪个世家出生的子弟,气度非凡。
  “江琼林,封大理寺少卿,从五品。”安素云站在御座前,面无表情的将圣旨念完,江琼林却已经汗如雨下。
  他这才知道,原来月华的婢女安素云,竟然就是太平府内赫赫有名的女官上官云。上官云是内宫中官职最高的女官,那么月华是何人就一目了然了。
  他这时才想起,女皇辰曌,曾有r-u名曰明月。
  明月之姿,灼灼其华。
  月华。
  “下官江琼林,谢女皇陛下隆恩。”江琼林一身冷汗,明明看不清珠帘之后的人,却总觉得一双看透世事的眼睛正在打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慢着!”就在江琼林上前接授官印时,一修长的身影突然横梗在他身前。
  二人身高相当,容貌皆当世无双,来人正是武王爷,武瑞安。
  二人同着朝服,一文一武,一人朝服上绣着仙鹤,一人朝服上绣着吉祥云纹,一样的潇洒倜傥,一样的震人心魄,若能撇去武瑞安眼中的不屑与敌意,那二人站在一起,真可谓是一道绝美的风景线。
  “武王爷有何事启奏?”辰曌沉声道。
  众人都听出了辰曌的不满,但武瑞安却似乎是一心寻死,直言道:“儿臣不承认这贱奴是金科状元,更加不同意他一入朝便被封为从五品大员,他根本不配与我们站在同一殿堂之上!”
  武瑞安此言一出,朝野上下立即满堂哗然,官员们一个二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时间气氛有些暧昧不明的诡谲。
  辰曌隐忍怒气,没有说话。
  武瑞安紧接着又道:“江琼林不过是勾栏院中出身的娼妓,素来以色侍人,这样的贱妓,如何能与本王,与众大臣一齐共处一堂,共商国事?”
  江琼林这才发现,传闻中的武王爷虽然容貌出众,但内底却也不过如此,此前他曾在自己门前见过他,后来又在见素医馆对面见过他,再细细一想,突然就明白他为什么对自己这样仇视了。
  江琼林并不生气,亦不畏惧,他憋屈了几日,也正愁没有人当出气筒,此番武瑞安主动挑衅,他也不想再退缩。
  江琼林转过身,淡笑地看着武瑞安,道:“下官出生不好,举国皆知,但是下官文采斐然,亦不是自夸,下官与王爷站在一起,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落了下乘。”
  江琼林的不卑不亢,让在列之人皆是一凛,更有一大半的寒门子弟差点就拍手叫好了。
  而武瑞安亦不让步,怒道:“本王与你一介男妓,如何相提并论?”他目光灼灼,恨不得将眼前人生吞活剥。
  “王爷与下官确实不能相提并论,下官笑起来很好看,但是王爷您不一样,您是看起来很好笑。”江琼林淡淡一笑,这一刻,便让殿上繁花都跟着自惭形秽,好几名年轻些偏好男色的世家子弟见了,都不自觉的面上飞起团团红晕。
  “你!”武瑞安气结,久久不能言语。
  “下官可说错了?”江琼林无所畏惧,但一众大臣却已经冷汗淋漓。
  谁敢这样跟武王爷说话?
  如今怕是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江琼林了。
  是了,江琼林确实不怕死,他顶着奴籍都能殿前夺魁,拔得头筹,此生已经无憾,死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江琼林又道:“王爷不过一介武夫,胸无点墨,全然不知国家大事,亦不闻百姓疾苦,却能站在这朝堂之上大放厥词,下官并不认为您未来会是一位好皇帝,下官相信陛下也不会把江山交在你这样的人手中,所以旁人怕你,我却不怕,只要陛下圣明,必会护下官周全。”
  “你!”武瑞安气得浑身发抖,却说不出半个反驳的字。
  江琼林又是一声哂笑:“若您没有显赫的身世,落在那勾栏中,恐怕还皆我不如。”
  大臣纷纷看向武瑞安,目光中皆露出一丝同情。
  武瑞安胸无点墨这是世人都知道的事情,他不喜读书,也不爱舞刀弄剑,成日里就喜欢流连花丛,这是整个宣武国都知道的事情。可那只是从前。
  “够了!”辰曌铁青着脸,面色不善,终于忍不住发声道:“这里是朝堂,岂容你二人斗嘴?如此毫无章法,简直不知所谓!二人皆罚俸半年!”
  “母皇,他可是个男妓!”武瑞安大吼道。
  “闭嘴!”辰曌一声冷喝,霎时,朝堂上鸦雀无声。
  “武王爷,革去神佑大将军之职,贬为工部侍郎,丛三品。”辰曌冷冷的说完,便走下了御座。
  武瑞安还想说什么,可被身旁的副将拉住了,他不再与女皇争执,转而看向江琼林,二人四目相对,火光四ji-an。
  “退朝——”这时,掌事女官上官云朗声宣布,随后退出了太极殿。
  “恭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大臣们立刻齐齐俯下身,三呼万岁。
  辰曌走后,大臣们屏息以待,并不急着离开,而是看着武瑞安和江琼林二人——只见他们身材相仿,容貌相当,气质谁也不属于谁。
  但是外表始终是外表,无论外形多么俊逸,也改变不了他们一个是勾栏出身的下九流贱民,一个是辰皇的嫡子,他们这样唇枪舌剑,谁也不让谁,也不知该说江琼林太自大,还是武瑞安太小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