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番外(中)作者:衣带雪

时间:2018-11-26 10:43标签: 仙侠修真 爽文
挽袖,神态安宁地酣睡在一片优昙花丛中,旁边几坛甫酿好待埋入地底的好酒,好似酿酒途中累了,是以沉沉睡下。 南颜看见,她娘身上披着一件显然是男子的外袍。 南颜目光向下看,只见角落里写着一行端正的字七月七日失约,赠娆娘赔罪。 这也就罢了,等南颜看到
挽袖,神态安宁地酣睡在一片优昙花丛中,旁边几坛甫酿好待埋入地底的好酒,好似酿酒途中累了,是以沉沉睡下。
  南颜看见,她娘身上披着一件……显然是男子的外袍。
  南颜目光向下看,只见角落里写着一行端正的字——七月七日失约,赠娆娘赔罪。
  这也就罢了,等南颜看到那印章上的署名,脑中瞬间炸开了。
  ……应则唯印。
  为什么?怎么会是他?
  南颜脑子里有一万个不解,一片混乱间,外面匆匆来了一个修士,在画楼外门道——
  “韩先生,不知可否拨冗一见?”
  韩驰闻言出门,不悦道:“今日太妃千秋节,你不去照顾分忧,来这儿扰我清净做什么?”
  “唉……”那来寻他的修士苦笑道,“今日太妃千秋节举办文会,来了一位辰洲的帝子,自称文豪,儒文四老看在他是帝子的份上勉强给了他个中品的评价,他就不服了,要挑战所有儒修斗诗……”
  韩驰不屑道:“文会斗斗诗又怎么了?”
  “在场的儒修们抡笔就战,可对方出诗总是快了一步,儒修们看了他写的诗,一个个心神不稳思绪大乱,眼下大都逃出去调息,现在没人敢跟他斗诗了。韩先生诗画双绝,还请随我去杀杀那辰洲帝子的威风,让他知难而退,万万不能让他的贺寿诗送到太妃面前啊!”
  “呵,一群废物。”韩驰傲然道,“我就说今日后殿怎么人那么少,原来都去前殿看热闹了,韩某虽然修为素来没什么进益,但吟诗作赋,平生少有败绩,这便去会会这帝子……那小姑娘……嗯?你那是什么眼神。”
  ——没什么,只是心疼无知的你,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力量。
  南颜道:“妾身还想多瞻仰瞻仰南芳主的英姿,稍后自会去前殿为道友助威。对了,家兄也是个诗人,到时候见了,还请先生多多赐教。”
  “???”
  前殿貌似情况十分紧张,韩驰便匆匆随那修士离去了,南颜看他们走远,火速把剩下的画都看了一遍,死死记住那张由她怀疑的杀人凶手所绘制的画,随后便出了门。
  命玉不是在宗祠就是在洞府,眼下宗祠不知道在何处,南颜只能抓紧时间赌一把能不能进南娆的洞府。
  趁着一队巡逻的辰洲修士离开,南颜掩盖气息,迅速踏水而过,落在洞府前。
  丝毫不意外,洞府外淡雾飘摇,露出一股强大的结界气息。
  南颜抱着一丝希望,因为修士大多数的洞府是对直系亲眷不设限的,至少南颐在南娆的洞府是可来去自如的。
  于是南颜看左右无人,小心将手掌贴在那散发着磅礴气息的结界上。
  “阿娘开门阿娘开门……”南颜小声碎碎念,没想到当真有效,结界一阵轻颤,左右分开,面前水榭的大门也徐徐打开,露出里面一片落英庭院。
  这庭院……
  南颜连忙走了两步进去,随后眼眶微热。
  她幼时搬过不少次家,每次搬的地方,家里的庭院也是一定要种一棵树,南娆极喜欢倚坐在树下自斟自饮。
  南颜情不自禁地靠近,抚摸着那株繁花之树时,忽然感到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立时心头一紧,抬头只见一头两丈高的凤凰立在树梢,它一身彩羽,竟与繁花融为一体,一双宝石般的眼睛正看着她。
  “……”
  这头凤凰的修为水平,南颜看不透。
  南颜本能地转身想跑,忽然那凤凰从枝头落下,南颜有心想跑,背后一声凤唳传来,南颜只觉周身灵力瞬间一滞,竟毫无反抗力地被凤凰按在爪下。
  正好此时洞府外传来几道飞遁的声音——
  “南芳主的洞府怎么突然开了?”
  “莫非有人潜入?”
  很快,刷刷几道强悍气息逼来,南颜心想大哥这下得到赤帝瑶宫的牢里捞她时,又突觉身上一暖,只见那头凤凰抖了抖羽翼,像孵蛋一样用五彩斑斓的羽毛把她整个人盖住,一丝气息都不漏。
  外面赤帝瑶宫的修士不敢进入,在门口望来,只看见那头凤凰卧在花瓣地上,行礼道——
  “请问凤尊,刚刚可有什么人闯入?”
  凤凰懒懒瞥了他们一眼,低鸣一声,便好似假寐一般闭上眼。
  外门的修士一阵尴尬,道:“可能是凤尊无聊,想打开门而已,有凤尊镇守洞府,绝无贼人敢进犯。”
  修士门悻悻离去,南颜整个人被埋在凤凰又香又软的腹部羽毛里,有点发懵。
  ……她现在像不像那种被闺阁小姐拿洗澡水隐藏保护的江洋大盗?
 
 
第六十章 命玉
  洞府外的人走远, 凤凰尾羽轻扬, 洞府的大门徐徐关上。
  南颜察觉到这凤凰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挣扎着爬出来,还没走出两步, 那凤凰优雅地低下头, 用尖长的喙把她扫回怀里用羽翼裹紧,, 不知道是不是南颜的错觉,这凤凰一双蓝翡似的眼睛好似流露出一丝……母性。
  “……”
  凤凰的怀里暖和和软绵绵的自然是很舒服,但南颜没忘记自己的来意,算着下一场武斗的时间也不多了, 谨慎抬头道:“凤凰前辈, 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话, 我是南娆的女儿,从凡洲来,想看看我娘的命玉到底还在不在,能放我进去吗?”
  凤凰歪着头看了她许久,好似感受到她身上熟悉的血脉, 目光里流露出些许温柔之意,从铺满落花的庭院里起身,优雅地踱向后面的楼阁,走出三步, 还特地回头看了看她示意跟上。
  南颜心头一喜, 连忙提起裙角跟在凤凰身后。
  这处洞府不小, 亭台楼阁,显得比别处要大气些。似乎因主人不在,不少地方传出禁制的波动,若是无血缘的外人来,碰了这洞府中任何一物都会触发禁制,进而被当场灭杀。
  而这头凤凰,鳞羽云冠,三条华丽的尾羽分别呈现青、红、黄三色,散发出不同的威压,显然各有神通,应是这洞府中的镇府之灵兽。
  南颜心里反省自己也是太莽撞了,若这头凤凰有恶意,她怕是当场就被击杀了。
  沉思间,凤凰已带她绕过一处亭台,来到一处端严的佛堂。佛堂两侧,满是婆娑摇曳的优昙,这优昙不知是如何种得,竟反季而绽,盛放不衰。
  凤凰又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啄了啄门扉,门上的禁制徐徐散开,露出里面景物,却是让南颜一怔。
  上洲各有道统,而南芳主为赤帝瑶宫之主,按理说应该尊奉炎帝大神,此地却不知为何设了座佛堂。
  南颜见凤凰又卧在门口,像是鼓励她走进去,便点点头踏入其中。
  这佛堂墙壁上绘着一排排壁画,中间则是一个香案,上面摆着五只石盒,中间供着的牌位上则写着‘先妣丹楹之位’。
  此地是南娆的居所,那这位丹楹……应就是自己的外祖母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