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女儿楼之石榴红+番外(上)作者:黑颜

时间:2018-07-23 17:41标签: 江湖恩怨 武侠
楔子 越者渡 书生背着一个沾染着泥土和青草痕迹的包袱脚步虚乏 仆仆地走在时隐时现的荒道上,喉咙渴得像是要冒烟了,腹中更是饥饿难耐。 这一路走来人烟皆无,连讨口水喝的地方都没有。如果不是这条被野草荆棘湮没但还勉强能够分辨得出的野道给了他一线希望
 
 
楔子 越者渡
书生背着一个沾染着泥土和青草痕迹的包袱脚步虚乏 仆仆地走在时隐时现的荒道上,喉咙渴得像是要冒烟了,腹中更是饥饿难耐。  
这一路走来人烟皆无,连讨口水喝的地方都没有。如果不是这条被野草荆棘湮没但还勉强能够分辨得出的野道给了他一线希望,他或许已经放弃,埋骨于这荒郊野林中了。本是充满希望地赴京赶考,一心想着能衣锦还乡,谁料竟在路上遭了山贼,落到如今这地步。每每想到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的娇妻稚子,以及生死不知的书童,他就不由心痛如裂。
  
停下脚步,他抬手用衣袖擦去额上的汗水,发现袖内侧竟然被挂得脱了线裂开一大条口子。他心疼地摸了摸那里,眼前浮起妻子熬夜给他赶做衣服的身影,内疚不已。看着眼前仿佛没有尽头的荆棘野林,只是略一犹豫,他便将外衫脱了下来,仔细地折叠好放进包袱里,然后就这样穿着打满补丁的内衫继续往前走。
  
就在书生以为自己会一直走到生命终结的时候,原本荒凉的景色突然一变,一簇簇火红的花朵扑天盖地地映入眼帘,让他呼吸不由一窒。
    
似火山榴映小山,繁中能薄艳中闲。正是五月石榴花开的时节,他多年都在寒窗苦读中,竟是早已忘记了。  
慢慢地走过那丛丛复丛丛的石榴花林,他行动间下意识放轻放柔了许多,像是怕惊散了这一处碧云红霞。  
石榴林外,一道石径斜伸下山,连着一条白光耀眼的河。河两岸青山相护,绿柳荡荡。那一瞬间,书生不由热泪盈眶,忘记了 无力的身 以及疼痛火辣的脚板,踉踉跄跄地跑下山。  
捧着清凉的河水喝了个够,又洗了脸手,他晃荡着一肚子水 在柳树下,这时才注意到自己所在之处竟是一处渡口。  
越者渡。旁边的矮石上刻着这三个字,他呆了呆,正想着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一条小船从对岸慢悠悠地撑了过来。  
终于见到人了!他j-i,ng神一振,勉强撑着疲惫不堪的身 扶着树干站了起来。  
他以为是在这里摆渡的船,然而近了才发现那撑船之人虽然头戴遮阳的斗笠,穿着青衣布衫,但身形修长笔直,一举一动无不透出优雅之态,实在让人无法将之与渡者联系在一起。  
“兄台来自何方,要去何处?”船靠岸,那人问,声音清润,在这初夏之时如同一股带着栀子花香的风,沁人心脾。  
书生慌忙作揖行礼,寥寥几句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直起身时却吓了一跳,差点没摔跌在地。原来那渡者竟取下了头上的竹笠,虽然有长发遮掩着,仍能看清那张脸上布满烧伤的疤痕,骇人之极。  
“抱歉吓倒你了!” 渡者温和地道,却并没再戴上斗笠,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情景。  
“不……没,没有……”书生脸上浮起愧色,急忙摇头想要解释自己的失礼,却结结巴巴地说不清楚,不由越发地窘迫。  
渡者轻笑,书生不由抬头仓皇地看他一眼,却再次呆住。只见那人双眸温润而澄澈,明亮而坦荡,那一瞬间,他像是看到了栀子花开。  
“越者渡只渡越者。不过离这里两里处有一个庄子,兄台可去那处休顿,然后借车北上,不需五日便能抵达京城。”渡者道,从腰上解下一个小布包扔给书生。“兄台到庄子可报十一郎的名字。”  
篙撑岸,小船缓缓驶离。他如一竿青竹,傲然立于船尾,河风穿过柳条,拂起他披散的发丝,似欲乘风而去。  
书生接过小包,什么都来不及说,只能呆呆看着小船渐行渐远,好半会儿才想起打开布包。两个焦黄的饼子摊在青布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让他眼睛再次s-hi润。
 
第一章       小骗子(1)
老苏羊r_ou_饼摊前排着长长的队伍,诱人的香味在空气中飘散开来,让路过的人都不由自主往这边看两眼,更有循着味儿找过来的外地人。  
一个小小的人影排在买饼的队伍中,跟着人流慢慢往前走,不时抬起袖子去擦嘴边馋出来的口水,惹来周围人的笑声,其中尤以身后那位笑得最厉害。太阳慢慢爬上中天,前面终于只剩下两人了。小孩突然扭头冲身后那位眉目秀丽,打扮一看便知是大户人家丫鬟的少女眯眼一笑。  
“阿姐,你要买几个?”  
少女一愣,这时才发现眼前的小孩虽然身子瘦小,脑袋却奇大,加上两个圆溜溜又大又黑的眼睛,竟给人胖乎乎的错觉,看上去异常可爱,像个团子似的。  
“姐姐要十个。”她笑嘻嘻地用着哄小孩的语气道,正想问小孩叫什么的时候,小孩已经转过头去。  
前面已经没人了。  
“苏大叔,给我包五个,多要些酱料。”小团子大声地道。  
“好嘞!”  
原来是和老板认识的。少女和其他买饼的一样心里转过念头,满脸胡子的异族老板已经动作麻利地用荫干的荷叶包好了五个饼子。  
小团子接过,又大声道:“我阿姐还要十个。”说着,回头问少女,“阿姐,是不是?”  
面对这样的热情任谁也无法拒绝,少女忙点头,顺着话对老板笑道:“是啊,老板,再给我包十个。”  
老板一边答应,一边将揉好的生饼下进油里,油花滋滋声中,他取过一张荷叶,开始给少女包羊r_ou_饼。  
“阿姐,我先走了!”小团子脸上笑出两个圆圆的酒窝,跟少女挥挥手后,便撒开腿跑了。少女连回一声都来不及,不由摇头失笑。  
小团子没给钱,似乎没人觉得不妥,直到——  
“十五个,七十五文钱。”老板一边将包好的饼子递给少女,一边算帐。  
少女掏钱的动作僵住,诧异地看向老板,“我只要了十个啊……”  
闻言老板浓眉一竖,瞬间一扫之前和蔼可亲的样子,显得凶煞无比,“还有你妹子那五个!”他以为遇到想吃白食的了。  
“她不是我妹子。她、她不是认识你……叫你……叫你苏大叔么?”少女张口结舌,脑袋有些发懵,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进了个套子。  
“放屁!”老板一巴掌重重拍在揉面的案板上,震起不少面尘,“你问问这里谁不知道我苏克哈!”说着,突然转脸问四周的人,“大伙儿刚才是不是听到那小丫头说这姑娘是她姐姐?而且这姑娘也没否认,还答应了,是不是?” 
此言一出,附和之声立时此起彼伏,显然之前听到过两人对答的人,都认定了那小团子是跟少女一起来的。  
“胡说,我根本不认识她,你们……你们……”少女没想到只是买一个饼,不小心搭理了个小丫头,竟然会让自己陷于这种窘境,看着众人指指点点,不由急得都快要哭了。偏她又是一个不肯吃亏的,哪里甘心就这样被别人乖乖套了去,被逼急了索性杏眼圆睁,忿忿地道:“那她叫你大叔时你不也没否认?”  
苏克哈被反问得一窒,想要反驳,偏在这时听到人喊饼子焦了,忙拿起竹笊篱赶紧去捞锅里炸糊的羊r_ou_饼,心里别提有多憋气了。那少女倒也没趁机离开,而是站在一旁等他忙完继续争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