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网游小说 >

(三国同人)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 作者:冰糖松鼠(四)

时间:2019-10-15 08:31标签: 爽文 穿越 炮灰逆袭 逗逼 宅女
刘备还得强打起j.īng_神去见那个让他折寿的人。 曹生比他年长,今年三十七岁了。她保养得宜,乍一眼还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只是脸颊上所有的婴儿肥都削下去了,相比初见时的慈爱,美得更加凌然也更加具有侵略x_ing,竟让刘备都生出了一丝不敢直视的感觉。 仲
刘备还得强打起j.īng_神去见那个让他折寿的人。
  曹生比他年长,今年三十七岁了。她保养得宜,乍一眼还是二十多岁的模样,只是脸颊上所有的婴儿肥都削下去了,相比初见时的慈爱,美得更加凌然也更加具有侵略x_ing,竟让刘备都生出了一丝不敢直视的感觉。
  “仲华公……”刘备双手j_iao替在前,深深一揖。
  隔着两张小几,女子微笑回礼,然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刘备只好闭嘴,顺着她的目光一并看向争辩激烈的鹿鸣台。
  诘问郑辍的人前赴后继,从历史到道德,从辩论派到实干派。就比如现在说话的这个医学生:“郑生可知,桓帝在位时的两场大疫,死了多少人吗?饥荒、水旱、虫灾,又饿死了多少人?所谓一人生五子,五子生二十五孙,不过是你的臆想罢了,现实中的小农能有几家做到的?我是学瘟疫防治出身的,入门第一天就被教导了一句话,今r.ì送给郑生:抛开数据说人口,都是耍流氓。”
  听到这里,阿生发出一声轻笑。
  张飞不屑地撇撇嘴:“本就是谬论邪说,我用拳头就能让他闭嘴了,哪里用得到仲华公的高徒?”
  “给张将军弄些果脯r_ou_干解闷。”穿青衣的女子转头命令侍卫,然后面向刘备,“我不理俗务三月有余,这次见到刘太守,才知道你受委屈了。”
  灭袁氏者王,稍微有点能力野心的都跑去打袁术了,只有刘备被一个颍川太守的职位强留在大后方,看上去是委以重任,其实是压根儿没给机会啊。更何况,关羽被曹Cào带前线去了,曹Cào这一手牵制别提让刘备有多难受了。跑吧,兄弟还压人手上;乖乖呆着,又不甘心。
  一句“委屈”可说到人心坎上了,张飞听了都眼眶发热:“还是仲华公明理。”
  刘备热泪盈眶,一副感动到家的模样:“仲华,我心里苦闷……”
  “今r.ì中午我做东。正好南方来了一批香料,请玄德一道品评。”她说完这句承诺,就不再开口,专心听台上的辩论。正反方的争论渐渐进入尾声。郑辍已经立了flag,说要去普查人口,几年后再战;反方的士子们欢欣鼓舞,扬眉吐气,仿佛打赢了一场大胜仗。不过私底下还是有些人心里泛起了嘀咕,若是在没有战争和瘟疫的太平年份,是不是就得控制一下人口呢?地少人多确实是个问题。
  身穿祭酒官服的蔡邕手持毛笔和竹板,仪态恭敬地走到阿生的座位前。“今r.ì第三场已论毕,仲华公对郑生的学说可有什么评价吗?”
  霎时间,方才还几家忧愁几家欢的学子们都收敛了脸上的表情,面朝这个方向侧耳倾听。
  阿生站起来,先向四周致意,清瘦的身影被接近正午的yá-ng光所笼罩,白得有些不真切。“我否认,不能使真理变成谬误;我承认,也不能使谬误变成真理。去伪存真,求同存异,是诸君的思索和j_iao流,不是我一个人的言论。我能为诸君做的,”她停顿一下,环顾四周,“从前我请蔡公出任祭酒之时,曾向他许诺,学宫之内,不以言获罪。今r.ì重申此言,与诸君共勉。”
  人群迷惑,人群沉默,人群爆发出欢呼声。
  郑辍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从何等残酷的命运里逃过一劫。他快步跑下鹿鸣台,朝阿生的方向不断叩首,眼泪糊满了笑容。
  刘备闭了闭眼,跟着人群一起笑,苦笑。他似乎是打了个助攻,帮曹生将声望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但他能有什么办法呢?站在五月的烈r.ì下轻笑的女子给人的压迫感是如此强烈,自她出现后,事态就完全偏离了掌控。
  命运对他刘备总是苛刻,这就是现实。好在,上天也不是一点机会都不留给他。中午还有一次品香会呢,落了颍川太守的面子,即便是曹生,也不得不补偿一二。
  作者有话要说:
  注【1】:齐桓公和越王勾践,ch.un秋五霸之二,都曾经用律法规定和奖励生产的方式鼓励百姓早生早育。
 
 
第158章 奇楠香
  yá-ng光融融的午后,许久不曾开门的曹府再次热闹起来。门口台阶上的枯枝落叶被穿短褐的老仆清扫,水榭的桐木地板被小婢女擦拭。从厨房到茶室,训练有素的下人们端着杯盏托盘往来不绝。
  他们看上去与从集市上买来的仆役没有什么不同,但能在曹生身边工作的,有一半都是谍部编制下的人员:或者是伤病退伍的老人,或者是做伪装训练的学生。比如那个在刘备路过身边时露出不屑神色的小姑娘,回头就该被教官扣分了。
  洛迟总觉得阿生委屈,好不容易将身边服侍的人调教顺手了,就得送走去别处,或者是某世族的内宅,或者是冀州的商铺,或者是南方十万大山里的妇医堂。来来往往好几代了,留下的贴心人一个巴掌的数都没到。
  但阿生自己却不以为然:“他们忠心、我安全,就可以了。何必过得太j.īng_致呢?”
  “主人幼时非细麻不穿,非细麦不食。”洛迟闷闷不乐地替她脱下发白的旧衣,换上一件崭新的云中白鹤暗纹锦袍,又用手持香炉来来回回熏,“如今拼了几十年,家业增加了百倍不止,却过得还不如牙牙学语的时候。这可真是……是……是我们这个人间委屈了神仙娃。”
  阿生被她逗乐了:“你都快是祖母辈的人了,怎么还说小气话?”
  洛迟抬眼,手上系腰带的动作不停:“我即便是到了太祖母的岁数,在二郎面前也是无话不说。”
  更衣到这里就结束了,该去见客了。
  整理一新的临水茶室里,曹铄正和刘备友好j_iao流。刘备是当过地方官的,从县尉、县令,一直往上爬到大郡太守。这在还没有完成学业的曹铄看来,就是了不起的成功人士了。且他早就听二叔说了,他将来也是要下到地方上做基层工作的,因此曹铄对于刘备的早年经历格外感兴趣。
  曹二公子愿意听,刘备就乐意讲。
  “县中人祸无非有二:刁民与劣绅。刁民易管,重兵压境、杀j-i儆猴而已。然劣绅难服,稍有不慎就牵连广泛。备当初在安喜县尉任上,就是得罪了当地豪强才丢官。”
  曹铄朝前倾身:“那就拿他们没办法了吗?以我父亲的威望他们也不驯服吗?”
  “二公子虽然出身优渥,但到了县中,也要向名门世家借力才好打击豪强。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世间的事大多是这样的,即便是令尊,内有曹、夏侯、丁三家宗族,外有荀、杨、陈、卫外援,哪里是单打独斗呢?”刘备说。
  曹铄有些失落地低下头:“玄德公所说的话,也太现实了吧。”
  刘备正色:“我恭维公子,与您没有好处呀。”
  于是两人相视笑起来。
  阿生就是在氛围正好的时候进来的,午后的微风带进艾C_ào和菖蒲的香气,连斜斜照入室内的yá-ng光都有一种慵懒的静谧。“玄德公拨冗前来,让我这小室蓬荜生辉了。”她开场就说。
  刘备连称不敢。
  双方寒暄两句,就分主客落座。曹铄乖乖地把坐垫搬阿生侧后方,闭嘴听大人说话。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