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爆料+番外(下)作者:七壶茶

时间:2020-01-17 12:48标签: 悬疑推理 欢喜冤家
追,只希望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聚会在欢笑声中结束,分开时已经接近午夜。所有人相互道别,各自回家。 这一夜因为酒j-i,ng的催化,闻文暂且忘记了白天的不愉快,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一早,闻文便来到报社,因为前些日子卧底传销组织的原因,她已经许久没正
追,只希望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聚会在欢笑声中结束,分开时已经接近午夜。所有人相互道别,各自回家。
这一夜因为酒j-i,ng的催化,闻文暂且忘记了白天的不愉快,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
一早,闻文便来到报社,因为前些日子卧底传销组织的原因,她已经许久没正常上过班。同事们看到闻文出现在办公室里颇感意外,忍不住的小声嘟囔着一些有的没的,闻文全当耳旁风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谈佳作为为数不多知道真相的人,通过这次的事件对闻文刮目相看。起初闻文消失时连个通知都没有,她都已经想好怎么辞退对方,然而当王威权向她阐明实情时,谈佳犹豫了,她被闻文的这份勇敢折服,因为说真心话她做不到像闻文一样的冒险。当她在报社再度看到闻文时,眼睛里多了一些敬意。
闻文坐在一旁也注意到了谈佳的出现,两人的眼睛不经意的交汇,曾经敌对的气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抹平。相视一笑,恩仇已泯。
谈佳走到闻文的身边,“我等着你j-i,ng彩的报道。”
说这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刚好屋内的人可以听的清清楚楚,不免引发人们的猜想,闻文又做了什么,这一次要写一个什么样的新闻。
闻文同样听的到周遭人对于她的议论,只是她懒得一一和所有人说明她到底做了什么,既不想耽误时间,也不想让人以为她是在炫耀。
“好的。”闻文仅用两个字结束自己和谈佳的对话。待谈佳离开后,她将视线放到自己的电脑屏幕上。凭着记忆写下这次的传销经历,只是回忆过去并不轻松,反而是一种折磨。
即便之前在警局里闻文曾说过要将孟思思的拐骗案映s,he到向阳的身上,可是真到落笔的这一刻她放弃那样做。尽管向阳很大可能是主谋,但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猜想,因此一切都是无稽之谈。而身为一个记者她有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不能只凭个人主观臆断在一篇面向大众的新闻里添加私人情感引导舆论。事实公道应由读者来决定而不是撰写本人。
最终这篇新闻稿的主题被定为传销的恐怖。在警方通报失踪案真相的当天,G社发表了名为《令人着魔的演讲》的报道,上面详细的记录着传销的陷阱以及传销的手段。读过这篇文章的人,不禁会感到脊背发凉汗毛颤栗,有种亲临其境的幻觉。
很快这篇文被顶上了微博热搜榜前几名,引起了全民对于传销的讨论,而更多的是人们对于恶劣传销无情的控诉。多少有梦想的年轻人被这样的组织洗脑迫害,又有多少年迈老人成为了被他们残害的目标。当年少与苍老都被无知所害,这个世界里将看不到希望的光。
新闻发出后,G社里的人对闻文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如果说上次的新闻他们认同闻文的实力,那么这一次的新闻让他们佩服闻文的勇气。
陆行优也注意到闻文的这篇新闻稿,看着文章的内容全部侧重于报道传销。陆行优大体猜到了一些事实的真相,从头到尾没有提过向阳,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没有实际的证据可以证明对方的过错,所以那天的饭局闻文才会心情不好。不过陆行优却为闻文骄傲,因为她没有因为私心失去了记者的初心,也没有自己做判官审判这个案子里的人。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因为这篇文感到兴奋和高兴,警局里的高层对此颇有微词。蒋桦看到报道的第一时间便把车庆硕叫到办公室里。
车庆硕敲门进屋,“蒋局你找我?”
蒋桦给出一个手势,“坐,有些事要问问你。”
车庆硕:“什么事?”
蒋桦:“关于G社的报道你看了吗?”
车庆硕点头,“看了,写的不错。”
蒋桦:“上面现在对这件事有些意见,我们并没有和G社达成过媒体合作,然而对方的报道详细的就快披露我们办案细节了。”
“蒋局,严格来说这次案子能破并不是我们警方的功劳,是G社记者闻文的,如果不是她找到传销组织的基地,我们不会这么快破案。”车庆硕据理力争,不想让闻文成为警方的眼中钉。
“为什么我觉得你对她很不一样,上次猫狗死亡案也是你建议石头让她来报道,这一次你依然护着她,甚至我有理由怀疑你是故意让她接近案子的。车子你和我说实话你和她是不是有什么关系?”蒋桦办案多年经验丰富,很多时候他的直觉准的要命,局里的人都很佩服。
车庆硕沉默着,犹豫要不要说出实话。
蒋桦看出了车庆硕内心的纠结,“如果你不说,我也没法保护你和她,万一最后以泄露机关机密罪定她的罪,我恐怕也无能为力。”
这番话让车庆硕感到不安,他不能让闻文涉入危险之中,这个女人是他要用生命保护的人,绝不能有一点差池。
“我说。”
作者有话要说:
陆行优:“闻文不是前女友,但会是我未来的老婆,追妻路漫漫,都是茶害的”
下一章揭秘车庆硕和闻文的关系,有想法的亲可以说出你的猜测,猜对老规矩。
 
 
第56章 第五十六料
蒋桦等待着车庆硕的坦白, 他总觉得这二人有着很深的渊源。
车庆硕吞了几下口水,缓缓的张开嘴,“我12岁那年曾经发生过一次意外, 差点被淹死了。有一天放学后, 因为贪玩我和几个朋友跑到了江边, 没想到脚下一滑, 我跌入湍急的水流中,被江水卷走了, 但是我不会游泳,只能拼命的挣扎。后来我就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时人已经躺在医院里。听人说我是被好心人救了。”
蒋桦:“这个好心人和那叫叫闻文的记者有关?”
车庆硕点点头,“嗯,救我的人是她爸爸。”
蒋桦:“所以她是你救命恩人的女儿。”
车庆硕垂下眼, 发出微颤的声音,“不止如此, 我还是害死她爸爸去世的罪魁祸首。”
这个故事结局让老蒋感到意外,没想到会以悲剧收尾。
车庆硕:“当年我的父母一直瞒着我不让我知道真相,怕我伤心更怕我为此产生愧疚得心理疾病,不过一次偶然, 我得知了当初救我的人因为那次事件去世了, 而他的家庭也破碎了。”
“后来呢?”
“后来,我了解到救我的人是个军人叔叔,还有个女儿,就是闻文。我曾偷偷去看过她, 但是我没有勇气面对她, 我无法忘记自己害死她爸爸的凶手,是我害她家破人亡的。”车庆硕充满自责的说道, 无数个彻夜难眠的晚上,他都会想着如果当初的自己不贪玩,如果那一天他没有去江边,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闻文依旧是个快乐的小公主,被父母捧在手心,幸福的生活着,而现在说不定他们会以不同的方式相识。
只是这世界没有后悔药,也不曾有如果。
知道了前因后果,蒋桦完全可以理解车庆硕的做法,这是一个心怀愧疚的人想要倾其所有尽其所能弥补曾经造成的伤害。
蒋桦:“所以你利用职位之便给她机会对吗?”
车庆硕垂下眼轻轻点头,没有否认自己的私心。
蒋桦从没见过如此颓唐的车庆硕,在他的印象里车庆硕是个勇敢果断是非分明的人,不曾想过车庆硕也会有这样一段难以启齿的过往。
虽然蒋桦心疼车庆硕的遭遇,但是身为局长,他不能感情用事,“之后你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这不单单是她的问题,还有你自己,你明白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