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亲爱的复制人先生+番外 作者:相寻

时间:2020-01-09 20:22标签: 悬疑推理 破镜重圆
文案】 未婚夫不告而别,莫苓怒回老家,渣男去死,她要自己赚钱养老! 三年后,她一边当着居委会大妈,一边兼职私人侦探,混得风生水起。 谁知,佘若游(未婚夫)却以保洁员的身份成了莫苓手下,每天送花送糖送早餐,死缠烂打跪舔求复合。 好马不吃回头草,
 文案】
未婚夫不告而别,莫苓怒回老家,渣男去死,她要自己赚钱养老!
三年后,她一边当着居委会“大妈”,一边兼职私人侦探,混得风生水起。
谁知,佘若游(未婚夫)却以保洁员的身份成了莫苓手下,每天送花送糖送早餐,死缠烂打跪舔求复合。
好马不吃回头草,但架不住“人渣”开保时捷住大别墅,长得帅套路多,他很快就笼络了社区主任和莫苓父母的心,还和她手里的案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一起解决雇主委托的过程中,莫苓发现佘若游和从前不一样了,不爱喝水,睡觉不用开夜灯,身手突飞猛进,最重要的是吻技变差了!
莫苓:“你真的是佘若游?”
佘若游:“我是佘若游,也不是佘若游。”
*主CP:武力值爆表女主 X 腹黑男主
*副CP:失声女黑客 X 恐女症科学家
 
内容标签: 强强 科幻 破镜重圆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苓、佘若游 ┃ 配角:接档文《在大少爷怀里读个心》 ┃ 其它:软科幻、悬疑、复制人 
 
 
 
 
第1章 
古镇江右,著名的瓷都。
大年初一早上,天上飘着绵绵细雨。
莫苓骑着她那辆炫酷的红色杜卡迪,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疾驰。
已经八点十分,她值班迟到了。
拐上通往滨河路社区居委会的那条支道,莫苓看见了司风镜,他站在路边的垃圾桶旁,手握扫帚,身上穿着件不太合身的连帽防雨保洁服。
“哟,小镜。”莫苓停下车跟司风镜打招呼。
司风镜杵在原地不动,脑袋往兜帽里缩了缩,只露出一副沾满水珠的黑框眼镜:“办公室门开了,街道8点钟打电话来查岗,我帮你应付了。早餐和木奉木奉糖在你办公桌上。”
莫苓摸出红包直接塞进了司风镜的口袋里:“早餐钱加一点小心意。”
司风镜连忙掏出来:“我年纪比你大,没给你准备,怎么好意思……”
莫苓直起身子,指指自己的上衣口袋:“那你放回来。”
司风镜看看她的腰侧,脸唰地红了。
莫苓双手旋握油门手柄,摩托车突突突地响了起来:“扫完一轮,记得来办公室休息,正好试试我买的新茶。”
司风镜捏着红包,声音很轻,语速极快地说了句:“谢谢,新年快乐。”
莫苓唉声叹气道:“大过年值班,怎么乐得起来,走啦。”
滨河路社区居委会位于滨河路尽头一即将拆迁的小区内,该社区原本有七百多户居民,拆迁令下达后不到半年,这里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了。
莫苓沿路缓慢骑行,除了出租车与私家车,一个步行的人都没看到。
这破地方快拆了吧,那样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辞职不干了,下雨天出门上班实在讨厌。
五分钟后,抵达居委会所在地,那是间不大也不新的两层办公大楼,外墙上写着“拆”和“征”字。
锁了车往里走,空荡荡的社区大厅,感觉有些y-in冷。
不过一个人,乐得清闲自在。
莫苓边烤火边吃着司风镜准备好的早饭,忽然想起新茶还没泡上,于是放下筷子,拎着壶去后门装水。
等她哼着小调回来时,屋里多了个女人。
莫苓站在门口,只花了几秒钟就把女人从上到下打量个遍。
四十岁上下,妆容得体,穿衣有品,一身套装价值不菲,手上还挎了只爱马仕手包。
他们这里很少有这样的人过来,尤其是今天这种日子。
“您好,我是社区负责卫生的干事莫苓,请问您有什么事?”莫苓走到女人面前,脸上带礼貌性的微笑。
“你好。”女人拉开手包取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莫苓,“是这位先生介绍我来的。
莫苓接过一看,上头只印了一行字——姚胖子私人侦探所。
哈哈哈,生意上门!
莫苓客气地向女人伸出了一只手:“您需要我们帮您办什么业务?”
女人回握:“我想寻人。”
莫苓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寻人,我们在行。详细情况去里面谈吧。”
女人顺着莫苓所指的方向看去,门上贴了一块写有“主任书记办公室”字样的牌子。
封闭的空间,两个素未谋面的女人面对面坐着,见过各式各样客户的莫苓神情很是放松:“请问您贵姓?”
“免贵姓舒。”女人坐姿优雅得体。
“舒女士,不知您想寻什么人?”莫苓从长款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本记事本和一支水笔。
“我父亲。”女人拿出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身穿灰色旧工装、面目慈祥,六七十岁的年纪,板寸头,黑白相间的短发一根一根竖立起来,双目有神,j-i,ng神矍铄。
“您父亲,走丢了?”莫苓盯着照片问。
“我们父女因为一些事分开了二十多年,前不久,他来找我,然后让我去我父亲的坟前上柱香。”女人皱着眉头说道。
坟前上香!?
莫苓的目光离开照片落在女人身上:“您父亲让你去他自己的坟,上香?”
“是。”
“您是什么时候遇到您父亲的?这张照片您又是什么时候拍的?”
“这张照片是我家别墅监控拍到的,时间大概是两个月前。至于我遇到我父亲,那是在一个月之前。”
“他当时的j-i,ng神状态和身体状况如何?”
女人有些犹豫地开口:“他……应该很健康。”
“那您父亲说这话,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我不清楚,我也很想知道。”
“您最后一次见到您父亲是什么时候?”
“三天前,我本来打算带他到医院做个全面检查,结果……他跑掉了,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他平时有没有喜欢去的地方或者经常接触的人?”
女人面露为难:“我和我父亲分开太久,他的许多事情,我并不十分了解。”
莫苓理解地笑笑:“这些情况,我们来查,您放心。”
“麻烦你们尽快找到他,我真的很担心他的身体。”
“没问题。”
“我父亲叫吴止酉,今年七十岁,以前在陶景瓷厂烧锅炉。”
“口天吴?名字的汉字呢?”莫苓翻过照片在背后写上所寻之人的年龄、职业以及姓氏。
“口天吴,名字一个是停止的止,一个是酉时的酉。”女人解释时手也跟着在空中比划,“我父亲他是酉时出生的。”
“OK,有名字有照片,我想问题应该不大。”
“拜托你们了。”
“您别客气,收钱办事,应该的。”莫苓将照片小心翼翼地塞进记事本当中,“哦对了,能不能冒昧问一下,Y叔给您开了多少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