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和死神/皮系玩家躲猫猫[无限] 作者:西羚墨(一)

时间:2019-11-07 09:14标签: 无限流 灵异神怪 幻想空间 强强
文案: 如果有一天世界末r.,你的专业能为你做什么? 简温:画遗像。 世界末r.还没到,简温打开一个红包就被撞到了恐怖游戏里,被告知要凭借手上武器躲开追杀寻找通关卡牌。 简温看看自己手里的枸杞菊花茶,emmmmm....... 恐怖游戏激发了简温的创作热情。 在
 文案:
  如果有一天世界末r.ì,你的专业能为你做什么?
  简温:画遗像。
  世界末r.ì还没到,简温打开一个红包就被撞到了恐怖游戏里,被告知要凭借手上武器躲开追杀寻找通关卡牌。
  简温看看自己手里的枸杞菊花茶,emmmmm.......
  恐怖游戏激发了简温的创作热情。
  在蜘蛛狂灾给人面蜘蛛女画肖像,在死亡宅院给吸血女巫按摩助产......
  教五音不全的鱼鳞怪唱恐怖童谣,给吃人不眨眼的迷宫怪兽办生r.ì派对......
  简温:佛系玩家算什么,皮系玩家了解一下?
  cp:外秀内皮艺术教授受vs外肌r_ou_内心机佣兵攻
  内容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温 ┃ 配角:霍晟 ┃ 其它:
  ==================
 
 
第1章 第一张卡牌
  漆黑的夜色里,天空泛着诡异的黑红色,空气中寂静的可怕。
  简温站在艺术学院的门口,低头打量着自己。
  没有鲜血,也没有伤口,只有一瓶慌乱之下抓到的枸杞菊花茶。
  他记得上一秒明明是在十字路口出车祸了,迎面而来的是一辆大货车,撞上去后还有一辆越野车追尾了。
  他记得身体被连着车一起,挤压的变形扭曲,痛苦的让人窒息时,有一阵巨大的吸引力传来,他被旋涡卷进去时随手抓了最近的保温杯,跟着一起带入这个诡异的地方。
  腰间在隐隐发烫,简温伸手一摸,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红包。
  红包很普通,封面写着四个金色字体:大吉大利。
  这是放在他车上的红包,简温记得很清楚。他出车祸前随手拿起来拆开看过。里面是一张古里古怪的游戏卡牌,还以为是哪个学生的恶作剧。
  这时简温再次打开红包,里面依然是那张像儿戏的卡牌。
  一面是蓝黑色的背景,中间有一个白色的骷髅头;另一面是一张古代仕女图,下面写着六个小字《子不语·张忆娘》。
  简温回忆着《子不语》里面的故事,他为了创作,翻阅过很多传统故事。《成语故事》《山海经》《聊斋志异》等等,有的是为了画绘本,有的是影视剧宣传图,为了创作,事先都会熟读经典揣摩人设和背景。
  《子不语·张忆娘》里,张忆娘本是苏州名妓,有个姓蒋的相好。张忆娘想嫁给蒋生,蒋家中侍妾很多并不想娶她,于是张忆娘与陈通判订婚。后来蒋千方百计破坏两人婚事,还诬陷陈通判拐卖人口,张忆娘没办法,出家为尼,陈通判依然接济她,蒋逼陈通判断绝接济,张忆娘被逼无奈上吊自杀。
  故事前半截是张忆娘的死,后半截就是张忆娘化为鬼魂后来复仇。蒋生病后,请名医看病,药还没到口边就会有只女子的手把药倒在地上,完全不让蒋服药,直到蒋病死。
  这是什么意思?现在的处境跟这张卡牌有什么关系吗?
  正思索间,简温听到了几个人的脚步声,在这个安静到可怕的世界里格外的醒目。他迅速把红包塞回口袋,卡牌却贴着手腕放在衬衫衣袖里藏了起来。
  在这个陌生的诡异世界里,总得给自己留点底牌。
  脚步声是从身后传来的,有五个人,分成了三组。一组是两个j.īng_壮的男子,一组一男一女,另外单独的一人身形高大,肌r_ou_线条紧实有力,富有一种yá-ng刚至极的帅气。行走之间,浓烈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整个人如同一颗行走的人形ch.un药。
  他独自一人,痞里痞气地叼着烟,对学院的诡异危险视而不见,一副大佬的气势盖过了另外合作的两组,彪悍的让人不敢直视。
  简温淡淡地看着霍晟,职业病犯了,在心里迅速的计算。
  黄金倒三角,最佳比例,真人版大卫的身材
  好想剥光他,做教材。
  霍晟的目光在简温的脸上诡异的停留几秒,又盯着他手里的保温杯看了看,不确定道:“npc?”
  旁边的女玩家嘀咕道:“这个世界明明是现代的,怎么还有个纹面土著npc?”
  纹面土著简温摸了摸自己的脸,才想起自己急急忙忙开车去学校,一路上面膜没有撕下来,这时竟然摸不到面膜边缘,仿佛与他的脸融为一体了。
  简温若有所思。这是学生送给他的元旦礼物,蕾丝面膜。
  没办法,作为一个南方人,来北方一年多还是没有适应北方的干燥气候,他不得不跟女学生讨教哪款面膜更补水,似乎在学生里奠定了一个面膜爱好者的标签,各个热衷于给他送面膜,从此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
  霍晟看过来:“看来是玩家,新来的?”
  简温扬眉一笑,yá-ng光灿烂:“哥,总算找到你了!”
  霍晟:???
  其他四人一听到简温的称呼,自动将之归类为跟霍晟是一伙的。甭管是不是新人,有个老玩家带着也不敢小瞧。
  霍晟似笑非笑地看着简温,嘴里叼着的烟狠狠吸了一口,简温劈手夺下霍晟的烟:“都说了让你少抽烟,你这样抽下去,还活不活的到我毕业啊。”
  另外四人态度冷淡,看着“两兄弟”打闹着,也没有跟简温自我介绍的意思,直接无视了他往前走。
  女玩家相当警惕,不安地打量着四周,简温这才注意到周围不知不觉升起浓雾,是灰黑色中带着血色,散发着难闻的腥臭味,让人躁动不安。
  浓雾一点一点朝他们逼近,似乎在把他们往学校里面驱赶。
  人走了,霍晟还真任由简温掐灭了烟:“走吧,小弟?”
  简温呵呵了,他套个近乎,还真顺杆往上爬了。
  此时两人已经落在最后面,霍晟对简温的小心思了如指掌:“走吧,边走边说,我给你简单介绍一番这里的情况。只要你听话,带你安全出去还是没问题的。”
  简温垂涎的瞅着霍晟发达的肌r_ou_,他没别的意思,单纯的是职业病犯了,想要抓个模特回去画画。这样明显的肌r_ou_线条,比学院的肌r_ou_模具生动形象多了。
  霍晟已经开始介绍起游戏规则,简温不得不打起十二分j.īng_神来细细听着。
  按霍晟的说法,这里是一个真人生存游戏,独立于这个世界的某个空间,用x_ing命做赌注来玩游戏求生存。每局游戏结束后可以回到现实,游戏中的输赢决定了现实中死劫能否成功渡过。
  作为被游戏选中的人,统称为玩家。玩家有正式玩家和实习玩家,区别就是正式玩家都有特殊能力或道具,而实习玩家还是白板机一个。
  简温算是明白其他几人为 什么对他这么冷淡了,作为新人,没有特殊能力就是个拖后腿的,被嫌弃很正常。
  等着前面的四个人都走远,霍晟突然停下脚步,简温警惕地看着他。
  “这一场游戏是艺术学院,你现实中职业跟艺术学院有关系吧?”
  游戏?
  简温想起了卡牌上的提示,暗暗记在心里,表面态度乖巧:“是呀,我是艺术生呢。”仗着看不到脸,他故意把自己年龄说小了,下意识的保护现实中的身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