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综同人)每次醒来都为反派背了锅 作者:井临渊(四)

时间:2019-10-22 09:06标签: 武侠 无限流 快穿 西方名著
换了姿势躺着,也不在意雨水落在脸上,感叹,真不知是否出门没看黄历。 有慕容家的,青龙会的,还有弄玉班的,还有些点苍派之类。 银杏看了一会,秀眉微蹙,你看,公子今r.,是否不对劲? 丁枫啊了声,坐直了身子正经了些,不对劲?他扔了桃子,观察了一会,
换了姿势躺着,也不在意雨水落在脸上,感叹,“真不知是否出门没看黄历。”
  有慕容家的,青龙会的,还有弄玉班的,还有些点苍派之类。
  银杏看了一会,秀眉微蹙,“你看,公子今r.ì,是否不对劲?”
  丁枫啊了声,坐直了身子正经了些,“不对劲?”他扔了桃子,观察了一会,“好像……喝酒了。”
  难怪这会,与平r.ì温文模样,不大一样……公子不常使剑,他也不曾见到,公子手中之剑,也会有这般凌厉狠辣之时。
  银杏:“……”
  “你跟了公子许久,见过他喝酒?”
  丁枫想了想,“从前喝过。但是……”
  “上次……出来之后就……没喝过了。”简直滴酒不沾……
  “今r.ì……”话才一半,正面对上姜晨神色,即便知道他不是看他,也果断闭嘴。
  银杏撑着一柄雪地红梅伞,看着夜雨中那几道人影被一剑刺透后噗通噗通砸入水中,眨了眨眼,“公子淋雨了,我去寻人烧烧热水。”她微微一顿,“丁大官人,今夜这水塘清理之事,全权由你负责了。”
  “明r.ì那金元宝约枫相见啊……杏姑娘,你可忍心?”
  “不过一夜不睡罢,丁大官人也不想,公子明r.ì清醒,见到池中浮尸四处吧?”
  “公子此时岂非清醒?”
  银杏:“……莫非你觉得他很清醒?”
  “这……”丁枫望了望。神色清明,举止有度,招式有理,除了出手狠辣了些,不比往r.ì清和之气,还是很清醒的……吧?
  银杏转身撑着伞走了。
  丁枫:……
  但见血光微闪后,再无人影,一切复归于沉寂。姜晨一言不发又静静回房,泡在浴桶中半晌不见人浮上来。
  良久,他抹了抹脸,毫无异常的起身披上中衣,坐在琴桌前。
  银杏闻声挑灯进来,遣人撤了浴桶,轻声道,“公子,夜深。”
  姜晨:“……”
  银杏对着他一看,除了耳朵鼻尖被酒劲烧的红了,也实在不像是醉酒之人。
  到底醉是没醉?若真醉了,她贸然上去,恐怕难免被当做外头那些同党沉塘喂鱼……
  姜晨:“……”
  他垂了垂眸,极轻的问了一句,“大哥……你在哪里……”
  银杏:?
  大……哥?
  她记得公子是无争山庄独子吧……
  才沉默不一会,又伸手去捂着头,喃喃道,“小希……”
  银杏敏锐地觉得事有不对,果断打断了他的自语,“公子……晚睡无益。”
  姜晨抬头,毫无焦距的眼睛盯着她一会儿,好像是判断她说了好话还是坏话,才应声,“好。”
  当真就规规矩矩走到床边躺下,浑然不觉**的头发,眼睛一闭,道,“……我已睡了。”没有听到动静,就将被子扯上头顶蒙住,从被中伸出手指指了指门,“你快走了。”
  银杏:……
  果然不清醒。
 
 
第156章 蝙蝠公子(十三)
  天光大亮。
  姜晨几乎是瞬间睁开了眼睛, 毫无意识地反手捏住了手腕上的手。
  如此之力, 仿佛要立刻掐了身边人命脉。
  银杏被吓了一跳,手腕几乎断掉, 脸色苍白。
  丁枫见他表情,当即大声道, “公子,是银杏!”
  姜晨顿了顿, 缓缓反应过来, 分辨出身侧气息并非陌生,张开手。
  银杏白着脸,收回手,有些发怯, “公子, 你昏睡三r.ì了。”
  “……”
  丁枫松了口气,“公子……”
  姜晨坐起来,长发落下时遮住了神色, “……”
  丁枫:“……”
  “何事?”他问。
  “原庄主他……”
  丁枫说着,对上这一双眼睛, 僵着神色沉默了。跟在他身边r.ì久的, 谁人不知,公子唯一的亲人便是老庄主,最敬重亲近之人也是他。若有朝一r.ì,老庄主他……
  “他打算如何?”
  “……那……牵涉嫁衣神功……散播门派秘籍……”
  若是庄主他以为又是公子所为……若是他知晓销金窟之时……会否……
  大义同亲人,于他们而言, 会是亲人重要么?
  人心,不可测。
  丁枫忽觉自己知道,为何公子离开蝙蝠岛后,没有回到无争山庄,反而自己在外游走的因由。
  一室静默。
  姜晨唇间发出一个毫无感情的哼字,“让他查。”
  “公子,那是老庄主……”公子不是一向不想让庄主c-h-ā手牵涉他的事情。
  “让他查。”
  他说的极其清楚,极为平静,“让他查。”
  “他想查什么,就给他什么。”
  “……”丁枫被这诡异的气压逼得头皮发麻,还是问了一句,“那……公子要是死是活?”
  “我早说过,原随云已死。可还有疑?”
  丁枫:“……无……无。”
  这才是醉的时候吧!
  总觉得公子此刻才是真的不分敌我……
  你的微笑呢……公子……枫再也不说你笑里藏刀不好了……你还是赶紧笑笑吧……笑里藏刀也比直出刀子让人宽慰啊……
  “公子,那……”丁枫撤了撤银杏衣袖,冲着姜晨咧了咧嘴,“嘿……属下告退。”
  才退了两步,听到姜晨声音,“……等等。”
  “?公公子?”丁枫结巴了。
  他似乎有些迟疑,“我……睡了三r.ì?”
  “啊?嗯嗯,是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