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日落大道+番外 作者:卡比丘

时间:2019-07-02 12:31标签: 悬疑
文案:cp,陈泊桥X章决。 为什么没有单向暗恋这个标签。 第一章 I. 陈泊桥在亚联盟第五军事监狱待了三个月,期间,他度过了二十九岁生日,错过了父亲的葬礼,共目睹六名前任军官被押往监狱的枪决行刑
 文案:cp,陈泊桥X章决。
  为什么没有单向暗恋这个标签。
 
第一章 
  I.
  陈泊桥在亚联盟第五军事监狱待了三个月,期间,他度过了二十九岁生日,错过了父亲的葬礼,共目睹六名前任军官被押往监狱的枪决行刑场。
  他的单人牢房和行刑场距离不远,一般军事犯经过十分钟后,他就能听见行刑的枪声,以及被枪声惊起的飞鸟扑腾翅膀的动静。未经消音处理的AKM自动步枪的枪响像战鼓,擂在亚盟郊区上空y-in霾的辽阔鼓面上。
  第六名军官被处决的次日,十二月二十五日上午,陈泊桥上庭了。
  他穿着粗糙的囚服,被钢制手铐扣住手腕,坐在被告席,心不在焉地听检察官慷慨激昂地宣读诉状。
  而法庭的最后方,亚联社的摄像机运转着,向全联盟直播这场对亚联盟首富之子、前陆军大校陈泊桥的审判。
  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
  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审判结束后,陈泊桥先由狱警押送,带离了法庭。
  从法庭走到押送车,需要经过一段围满联盟记者的走廊。
  两列防爆警察持盔挡出了一条狭窄的通道,胸前挂着准入牌的记者们激动地推搡着警察,有力气大一些的记者将话筒举过了警察肩膀,竭力伸向陈泊桥嘴边,高声提问,渴望得到来自陈泊桥的只言片语。
  “陈先生,你还会继续上诉吗?”
  “陈先生,在判决开始前,已有境外媒体陆续提前披露本案判决书,上有多项证据已被证明系伪造,您知道此事详情吗?”
  “陈先生,您的支持者正在法院外静坐抗议,联盟各处都有大规模游行,恳请您不要放弃上诉——”
  “陈大——先生,有权威人士推测这整件事是你继母的y-in谋,请问——”
  “——陈先生!请问能不能回答一下我的——”
  人墙隔出的通道越走越窄,记者们争先恐后地随着陈泊桥的步伐往前厅移。
  陈泊桥反而是现场情绪最稳定的一位,他甚至朝着某个即将贴到他脸上的镜头微笑了笑。
  相机的闪光灯串成一条绵长灯带,在走廊中明明灭灭,如同陈泊桥的二十八至二十九岁,长得望不见边。
  十个多月前,,陈泊桥还是联盟年轻军人的偶像,军坛政坛的明日之星。
  一月二十九日,他带着突击队完成了一次九死一生的奇袭,解放了一座位于交战区中心的,被两国战火封锁了三年的小城,使十万人得以从战争的噩梦中脱身。
  随后,陈泊桥被任命为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
  六月十二日,陈泊桥的父亲、亚联盟首富陈兆言视察工厂时遭枪击,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
  六月十四日,陈泊桥被认定为杀害陈兆言的首要嫌疑人,于家中被捕。
  大起大落的数月后,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陈泊桥并不像媒体新闻预测中那样失魂落魄、狼狈不堪,或悲愤难当、怒发冲冠。
  他一点都没变。
  “——陈先生!关于兆华能源的继承问题,您本人能否给股民一个明确回应!您的继母、陈董事长的遗孀赵女士会成为亚联盟第一名Omega首富吗?”
  “陈泊桥先生——”
  陈泊桥没有回答任何问题,他穿过由模糊的人脸与噪音构成的灯带,在身后军官的催促下,跨上了押送车。
  车门关上前,陈泊桥听见了法院外抗议人群的口号声,那些由他和战友共同保护过的人,正整齐划一地喊着他的名字。
  押送车队共有八台防弹防爆的装甲车,为防止意外,车队规划了近十条不同的路线,出发前几分钟,驾驶人员才会得到确切路线。
  陈泊桥所在的车厢内有三名押送军官,两名年轻的坐在对面,一名年纪稍长的坐在他身边,皆手持冲锋枪,紧紧盯着陈泊桥,片刻也不放松。陈泊桥先闭目小憩了一会儿,当车经过一段略显颠簸的路时,他睁开眼睛,恰好与坐在他正对面的年轻军人对上了眼神。
  那名军人瞪大了眼睛,抿起嘴唇,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出于礼貌,陈泊桥友善地冲他笑了笑,没想到他竟更紧张了,额头上的汗滴向下滑,缓缓浸过脸颊上的短绒毛。
  “你很热?”陈泊桥看得有趣,忍不住开口问,“还是在怕我?”
  不等年轻军官答话,陈泊桥身旁的中年军官已经端起枪,低声警告:“禁止交流。”年轻军官闻言,听话地转开了脸。
  陈泊桥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唯有不再开口,背靠铁丝网,百无聊赖地听着装甲车爬坡时闷而猛烈的油门声,看着他对面二位押送官手里的冲锋枪,随车身晃动而有规律地轻移。
  II.
  “您好,机主现在不便接听你的来电,请在本段语音结束后,留下您的信息。”
  “阿决,你去哪里了?我很担心你。
  “你让我做的,我已经都照做了,你明明说过的,我们还是最亲密的朋友。可是为什么那天之后,你就再也不联系我了?
  “对了,我父亲不生气了,他同意让我出门散心,我准备去一趟泰独立国。我偷看了你保险箱里的地图,和上面标注的日期,对不起哦。
  “我们会遇到吗?希望可以。
  “啊,还有,如果你听到我的留言,尽快给我回电。”
  III.
  临时关押陈泊桥的第五监狱位于密山山腰的深林中,从亚联盟军事法庭再到监狱,大约有四个小时车程,需越过密山峡谷。
  押送队一路畅通无阻,正当行程过半,所有人都放松了少许戒备的那瞬间,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他们头顶传来,快速前行的重型装甲车随声紧急刹停,制动片的尖啸响彻山谷。
  四人因惯性向前冲去,陈泊桥手还铐着,肩膀在车内钢壁上狠撞了一记,发出一声闷响。
  押送官们反应极快,迅速稳住了身形,年长的军官举起枪,用力顶住陈泊桥的腰:“老实站着!”
  其余二人则端枪背靠着背,作警戒姿势。
  四人神经紧绷地侧耳静听,忽然之间,怪异的树叶攒动声模模糊糊传入车内,又过了几秒种,押送队直升机螺旋桨打在树丛和山石上的尖锐刮擦声,穿透了押送装甲车震颤着的钢板,钻进车内军官与囚犯的耳中。
  “砰砰”的撞击声急速地响着,规律地减缓,如一双扣住囚犯咽喉的粗糙的手,暂时不足以致命,却使人毛骨悚然。
  军官们面色惨白,互相交换眼神。
  陈泊桥并无惧意,只是心中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简单粗暴的行事风格、不合时宜的解救时机,与他们的原定计划相比,差距大得有些不寻常了。
  直升机一坠毁,四周又静了,车里四人凝神屏息,年长军官刚要开口,车门左侧不知被什么顶住了,车内上下一震,颠簸着向一旁移去。
  装甲车被铲离车道,顶开了山道的隔离护栏,往峡谷方向侧翻,直直下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