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兄弟鬼事+番外(中)作者:藏妖

时间:2019-06-30 10:55标签: 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让御安失了分寸,他想跟御信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现在要他放手他根本做不到!更不敢想象,有一天御信牵着陌生人的手走到自己面前,说:哥,这是我男朋友。 好吧,他真的说错了话让御信不高心了,问题是,怎么道歉呢?不知所措的御安假装去倒水,并频繁地发出
让御安失了分寸,他想跟御信在一起,永远在一起,现在要他放手他根本做不到!更不敢想象,有一天御信牵着陌生人的手走到自己面前,说:哥,这是我男朋友。
    好吧,他真的说错了话让御信不高心了,问题是,怎么道歉呢?不知所措的御安假装去倒水,并频繁地发出不满的咂舌声试图引起御信的注意。怎奈弟弟完全无视了他,折腾了好半天也没什么效果。其实,苏御信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哥哥身上,只是一股火气憋在肚子里不想跟他说话。
    第一次作战失败,苏御安的倔劲儿上来了,故意把东西搞的乱七八糟,好像找不到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样。他反复地翻着两个人的旅行包,还假装到处找东西的样子,枕头下面,桌子底下都看过了。最后,他很自然地走到御信那边,沉着脸说:“起来,我要找东西。”
    御信没看他,倒是很听话地下了床让出身后的枕头。苏御安丢枕头,掀床单,抖被子,然后还要把床垫子都掀起来!苏御信无奈地问:“你到底找什么?”
    “你不是不理我么?”
    苏御信偷笑,表面上继续装作冷漠,“你这个找法儿是要把房间都拆了吗?”
    “我愿意,你管不着。”
    看到哥哥真准备把床垫子都拿下来,苏御信只好用手按住床垫子。见哥哥愠怒的眼神瞥过来,他问:“你到底想找什么?”
    苏御安嘀咕着说:“药酒。”
    “找那个干嘛?”
    “我,我手疼,想擦药酒。”
    苏御信的嘴角勾起,偷偷地笑着。随后从抽屉里拿出药包取出很小的一瓶药酒。这还是老头子给他们带上的,治疗跌打损伤疗效特别好。苏御安知道那玩意儿就在抽屉里,见弟弟拿出来板着脸伸手要拿,苏御信说:“哪只手?”
    “右,那个,左手手腕。”
    真是连说谎都不会!苏御信一本正经地说:“坐下,我给你擦。”
    这一次苏御安没反对,乖乖地坐在床上把手伸了出去。苏御信开始给他擦药酒,擦了好半天,御信也不吭声。苏御安急的直拿眼睛瞥他,心说:你倒是说句话啊!
    “行了,擦多了不好。”苏御信搞定哥哥根本没有受伤的手腕,起身准备去洗手。苏御安气的直磨牙,抱怨着,“什么破药,一点不管用。”
    苏御信不搭理他,苏御安看他若无其事地把药酒瓶放回抽屉,完全不在乎自己的态度愈发气恼。继续抱怨:“疼死了,我去买止痛药。”苏御信还是不理睬他。他把自己挤兑的只能拿了钱包和外衣假模假式地往门口走。他多么希望这时候御信能叫住他,说两句太晚了别出去一类的话,可苏御信径直走进了洗漱间。
    稳如泰山的苏御信听见了外面开门关门的声音,心里嘀咕着,还真走了?走就走吧,凉他一阵子再说。这念头还没闪过,屁股上狠狠地挨了一脚!
    “啊!”苏御信被踹,脸猛地撞在了镜子上,鼻梁差点没撞断了。他在镜子里看到哥哥站在身后,一脸的怒气!
    “苏御信,你够了没有?”苏御安叱问。
    “我怎么了?”苏御信回了身揉着鼻子,不解地问。
    苏御安指着他,“你说你怎么了?回来快两个小时了,你就没搭理过我!”
    “谁说的?刚才不是还帮你擦药了么。”
    一提到刚才的事苏御安更火大,“两个小时你就跟我说了两句话!‘坐下,我帮你擦’‘行了,擦多了不好’。”
    闻言,苏御信很无辜地笑着,说:“那个药擦多了是不好,我哪里说错?再者说,之前不是还问过你找什么么,哪里只说过两句?”
    苏御安被弄的哑口无言,看着弟弟那张笑脸怎么都觉得想上去抽两下!可他知道是自己理亏,也知道这么不坦诚很丢脸,可道歉的话到了嘴边死活说不出来!不知怎么的了,苏御安觉得弟弟是故意逗弄自己,逼着他非要干出点什么来才肯原谅似的。这混小子熊孩子,到底是怎么把个性培养的这么恶劣的?可埋怨归埋怨,苏御安还是觉得这样恶劣的弟弟,可爱的不得了,难道说自己又被虐的嗜好?妈的,被虐就被虐吧,谁让自己错了,谁让自己爱他。
    苏御安蹙眉瞪眼猛地扑到了弟弟身上,勾着他的脖子就要亲上去!苏御信却使劲向后躲着,顺便捂住了自己的嘴,笑道:“哥,别想蒙混过关。”虽然他自防的很到位,另一只手还是下意识地搂住了哥哥的腰。苏御安面红过耳,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只好嘀咕了一句,“大男人别这么矫情。”
    “我怎么矫情了?”
    “让我,亲一下。”
    “咱俩什么关系?你说亲就亲了。”
    “我是你哥!”
    “不对。”
    “你是我弟弟,就该听我的。”
    “不对。”
    混小子,他还真没完没了是吧?苏御安完全趴在了弟弟怀里,强忍着羞愧感,气哼哼地说:“我,我是你,是你情人。”
    终于满意了,苏御信放下手,煞有介事地看着怀里人,“不是说要我去找别的情人么?”
    “我当时脑抽了行吧?我傻逼了行吧?我犯浑了行吧?你混玩意的晒了我两个小时了还不够?你还想怎么样?”话音还没落,忽然被御信扯着推挤在洗手台前。苏御信紧紧地压在身后,双手熟练又快速地解开了腰带和拉链,裤子全部退到了膝盖上,T恤仅仅卡在小腹的部位,下面在镜子里一览无遗。
    “你干什么?”苏御安羞恼而又慌张。
    苏御信咬着哥哥的耳朵,轻声低语:“不是要道歉么?那就老实点别动。”
    “不……”太丢人了!镜子里两个人紧紧挨在一起,弟弟衣装整齐,而他的下面什么都没穿。弟弟的手握住已经有了些反应的部位……
    “御信,别闹。”苏御安有气无力地说。
    “睁开眼睛,好好看着。”苏御信特别恶劣地警告哥哥,“不准闭眼哦。”
    这太丢脸了!苏御安不敢再看镜子里的景象,却又不能闭眼。他只好别过头紧紧地靠在弟弟怀里,跟他商量:“回,回床上。”
    “不要。”御信不依不饶着,“就是要你看清楚,自己的男人是谁!谁才能让你这么舒服,谁才能对你做这种事。”
    听见弟弟不同以往的口气,不容反抗的言辞中带着让他感到陌生的独占欲,霸道的简直不像他所熟悉的御信。苏御安有些慌了,下面传来的感觉让他的神智有些模糊,说不清道不明心情反而让苏御安坦率一些。他气喘吁吁地说:“对不起,御信。我、嗯,我不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