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都市祭灵师 贰+番外(上)作者:藏妖/月下兰

时间:2019-06-30 10:41标签: 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文案 祭灵师一族卷土重来! 黑家异类黑楚文与恋人祁宏不断遇到诡异事件,连带着整个黑家都没了安宁的日子。 这一次,天地妖魔齐上阵,一对惹事体质的情侣惹y-in帝、招魔王、宰五通、打狐魇。 偏偏在关键时刻,楚文的琉璃瞳迎来天劫! 面对未卜的前路,祁宏誓
 文案
 
祭灵师一族卷土重来!
黑家异类黑楚文与恋人祁宏不断遇到诡异事件,连带着整个黑家都没了安宁的日子。
这一次,天地妖魔齐上阵,一对惹事体质的情侣惹y-in帝、招魔王、宰五通、打狐魇。
偏偏在关键时刻,楚文的琉璃瞳迎来天劫!
面对未卜的前路,祁宏誓要捍卫自己的情人,哪管你是神马东西,敢拦着他的路——杀无赦!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都市情缘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楚文、祁宏 
配角:黑楚言、夏凌歌、宗云海、阮少清、夜殇、花宝、黑楚风 
其它:祭灵师、灵异推理
 
 
    第一卷 鬼狩
    
    第01章
    
    墙上的挂钟显示是深夜的00:50阮少清打了第四个哈欠,实在有些熬不住困倦,前起了身要去茶水间冲泡一杯提神的咖啡。按理说,他也早习惯了值夜班,之所以会这样疲惫是因为下午他的黑道教父死缠着他不放,硬是在大床上纠缠到快要上班的时间。他半个小时的睡眠都没有,就急匆匆地赶来上班了。
    随手推开了茶水间的门。茶水间里,好像是有人偷电导致电压不稳似的忽明忽暗,阮少清更想睡了。他强打起j-i,ng神来,找出咖啡,刚刚准备往杯子里注入热水,忽听身后的走廊传来一声凄凉的叹息。
    阮少清没在意,泡好了咖啡转身离开,走出房门的时候他的手滑了一下,茶水间的门没有被关严,他并没有在乎这个,揉着酸痛的腰朝着医生办公室走去。走了几步,那凄凉的叹息声又传来,这一次,阮少清停下了脚步。
    “谁?”他试探着问。
    声音好像被长长的走廊吃掉一般,没有了下文。阮少清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累了,才会出现幻听的现象。喝了一口咖啡,继续前行,当他走到护士站的那一步落定的同时,从身后忽然袭来一阵冷风,阮少清下意识地转过头,突然看见一个护士站在他身后。
    “小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今天是你当班吗?”
    护士小吴没有说话,她的眼神有些茫然,她的肩微微耸动了一下,看上去像是在提起手臂的动作。阮少清没控制住困意,又打了一个哈欠。这时候,放在办公室的手机电话响了起来,阮少清不用想就知道是宗云海打过来的,完全是出于习性地回了头看着办公室的方向,流露出幸福的微笑。这几秒钟的变故过后,他正打算好好问问小吴大晚上跑来干什么,回了头,人却不见了。
    阮少清笑笑,自语着:“我们院的护士快成武林高手了,走路都没动静。”
    回到办公室,意外的发现是祁宏的来电,赶忙接听:“喂,祁宏,这么晚了还找我,有事吗?”
    “宗云海那混蛋大半夜的不睡觉,问我清炖j-i怎么做。少清,他最近是不是太闲了?”
    听罢祁宏的话,阮少清不禁莞尔:“是今天早上我说想吃清炖j-i的,家里的厨师只会做西餐。他想自己学着做吧。”
    “告诉他,去弄个会做中餐的厨师回来!”
    看着手中发出忙音的电话听筒,阮少清苦笑着摇摇头。他刚刚把电话放下,就听走廊里传来护士的叫喊声:“阮医生,阮医生,快来,521病房的王先生出现心脏痉挛的现象了。”
    阮少清一愣,王先生是他负责的病人,明天就要出院了,怎么会出现心脏痉挛?来不及多想,他急忙跑了出去。
    王先生还没等被推进手术室就死了,阮少清万般疑惑之余被家属堵在办公室里责骂,他只能听着却无言反驳。其他科室的同事过来相劝,结果言语不合对方动了手。阮少清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为同事挡了一拳,落下了大大的熊猫眼。
    早上下了班,阮少清头疼欲裂,回到家跟宗云海解释清楚一切之后,他倒头就睡。
    宗云海一肚子火气没出放,过了上班的时间仍旧舍不得离开床边。
    “云海,去上班吧,我没事。”被轻柔的抚摸扰醒,阮少清迷迷糊糊地说。
    “乖乖睡吧,晚上我回家陪你吃饭。”
    “嗯。”
    “刚才少宗打来电话说想你了,你爸爸可能过一阵子带他回国。你醒了记得给少宗打个电话,小家伙吵着要跟爸爸聊天呢。”
    提到养子,阮少清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翻了身轻轻搂抱着爱人的腰身:“云海?”
    “什么?”
    “别去为难那些人。”
    “我知道。他们也是失去了至亲才会失去理智,我不会出手的。放心睡吧。”言罢,宗云海为他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三义会公司门前,有兄弟为宗云海打开车门,这位教父刚刚下车就看到不远处黑楚文正在跟祁宏说话。这家伙一脸坏笑地走过去,打招呼:“文哥,早啊。”
    黑楚文吃不消这个称呼,哭笑不得,正要损他两句却在他脸上发现了异常的情况,问:“你昨晚去哪了?”
    “昨晚?哪也没去,就在家啊。”
    黑楚文纳闷,在家怎么会染上一身的y-in气?这事黑楚文没说,随口跟宗云海调侃了几句,对方便转回身去公司上班了。
    回过头来,黑楚文咬破自己的手指,挤出一滴血,口中念道:“具化之型固本守正”
    看着黑楚文那一滴血变化为一个红色的小小圆球,祁宏纳闷地问:“干什么?”
    “戴在身上,别让云海乱走。”
    “云海?他怎么了?”
    “不知道。身上有y-in气。”
    “我怎么没看出来。”
    “很淡,以你的眼力还看不出来。总之,告诉他晚上不要外出,几天内就会好的。我去上班了,楚言他们俩晚上十点的飞机,我过来接你一起去机场。”
    祁宏点点头,不在乎周遭还有三义会的兄弟甜腻腻地在黑楚文的脸上印下一吻:“早点过来。”
    一路闲话不叙,黑楚文刚刚到了反黑组的办公室就听说付局找他。他估计肯定是没什么好事,磨磨蹭蹭好半天才敲响了局长大人办公室的房门。
    付局招呼他喝茶话家常,黑楚文也不急着催她快点说正事,反正他有的时间跟付局耗着。
    这茶水也喝完了,家常也没什么可聊的了。付局咳了几声,说:“黑子,上周三晚上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报案人是个女人,当时听声音已经快不行了。问题是,你的那些师兄们到了案发现场以后,什么都没发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