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重生七五:王牌娇妻有灵泉+番外(四)作者:边玖月

时间:2019-05-30 21:17标签: 爽文 军婚
着,请自己爬过来。) 终于那头的人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Helpme. Youhavetoclimboveronyourown.(你们必须得自己爬过来。)医疗兵无可奈何道:不能越界,是他们的底线,凌驾于救人之上。 所以这两个人要想被救,就得自己爬过来。即使这边没人看着,他们也
着,请自己爬过来。)
    终于那头的人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Helpme.”
    “Youhavetoclimboveronyourown.”(你们必须得自己爬过来。)医疗兵无可奈何道:不能越界,是他们的底线,凌驾于救人之上。
    所以这两个人要想被救,就得自己爬过来。即使这边没人看着,他们也得按照规定行事。
    开口求救的那个人艰难的动了动头颅,想要动身子,但是连续两日的折磨他早已没了力气挣扎过去,只得喘着粗气道:“Helpme。”
    医疗兵无耐了:“l’msorry.Wehavenochoicebuttoclimbover.”(抱歉,除了你们自己爬过来,我们别无他法。)
    这时候另一个人动了动身子,他的伤看着就比那个开口的人重,却一言不发,试图让自己的身子动起来,哪怕伤筋动骨,加失血过多都没让他皱一下眉头,他一样眼神坚定的全靠躯体往前蠕动。
    是的,蠕动,因为他的腿和胳膊上的筋全部被挑,根本使不上劲了,只能靠躯干和头部动。
    医疗兵们被他的惨状和毅力惊呆了,立马挥挥手:“快,担架准备好!”
    旁边的人等他的头刚沾到界线就立马搭把手把他拖过来,台上了担架:“快,送去急救!”
    
 
第741章 我喜欢这样的 4
 
  匆匆检查完他身上,确定没有杀伤性武器之后,一看就有些资历的医疗兵立马催促旁边的同伴把他抬走。
    现在就剩另外一个了。
    那个人看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救了,自己的伤还没他重呢!当即就开始动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远没有同伴那样有毅力和决心,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
    匆匆检查完他身上,确定没有杀伤性武器之后,一看就有些资历的医疗兵立马催促旁边的同伴把他抬走。
    现在就剩另外一个了。
    那个人看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救了,自己的伤还没他重呢!当即就开始动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远没有同伴那样有毅力和决心,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
    匆匆检查完他身上,确定没有杀伤性武器之后,一看就有些资历的医疗兵立马催促旁边的同伴把他抬走。
    现在就剩另外一个了。
    那个人看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救了,自己的伤还没他重呢!当即就开始动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远没有同伴那样有毅力和决心,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
    匆匆检查完他身上,确定没有杀伤性武器之后,一看就有些资历的医疗兵立马催促旁边的同伴把他抬走。
    现在就剩另外一个了。
    那个人看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救了,自己的伤还没他重呢!当即就开始动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远没有同伴那样有毅力和决心,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
    匆匆检查完他身上,确定没有杀伤性武器之后,一看就有些资历的医疗兵立马催促旁边的同伴把他抬走。
    现在就剩另外一个了。
    那个人看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救了,自己的伤还没他重呢!当即就开始动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远没有同伴那样有毅力和决心,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
    匆匆检查完他身上,确定没有杀伤性武器之后,一看就有些资历的医疗兵立马催促旁边的同伴把他抬走。
    现在就剩另外一个了。
    那个人看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救了,自己的伤还没他重呢!当即就开始动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远没有同伴那样有毅力和决心,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匆匆检查完他身上,确定没有杀伤性武器之后,一看就有些资历的医疗兵立马催促旁边的同伴把他抬走。
    现在就剩另外一个了。
    那个人看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救了,自己的伤还没他重呢!当即就开始动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远没有同伴那样有毅力和决心,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
    匆匆检查完他身上,确定没有杀伤性武器之后,一看就有些资历的医疗兵立马催促旁边的同伴把他抬走。
    现在就剩另外一个了。
    那个人看同伴竟然如此轻易就被救了,自己的伤还没他重呢!当即就开始动了起来,却发现自己远没有同伴那样有毅力和决心,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实在是身体上的伤,太疼了。
    
 
第742章 二等功 1
 
  倒是另一个……
    想到已经醒过来的另一人,杨瑟九皱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不敢相信男人竟然还可以怂成那样的。”
    她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赵小满抬眼:“你……说的是谁呀?”
    刚刚不是还说挺喜欢那个谁的吗?怎么话题忽然就变了?
    “当然说的是那个已经醒了的男人了!”提起整天喊着疼疼疼,却只是皮r_ou_被力气划破,失血过多的男人,杨瑟九就是一顿鄙视:
    “他的伤虽然看着恐怖,却不像另一个断了筋骨,只是被放血而已……你都不知道他有多娇气,我拢共就去了两三次,每次他都在呻吟喊疼,真是白瞎了他那挺好听的中文名。”
    赵小满:“……什么名字值得你这么惋惜?”
    “裴鸠狐!亏他名字里面有个鸠字呢!”杨瑟九对于这个有着和她名字中的九读音相近的裴鸠狐不满极了,她从没见过有男人竟然送到连皮r_ou_苦都受不住的,中后期软猬那些姑娘们训练所承受的痛苦都比他的要大,也没见姑娘们怎么怎么样!
    赵小满:“……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不值得咱们的瑟九动怒,淡定,淡定。”
    杨瑟九切了一声:“我这是鄙视他的,哪里动怒了。”
    恰巧这时候席晋元进来喊她们过去吃饭,赵小满跟杨瑟九一起起身跟着他去打饭。
    这边的饭食是不能期待的,期待越大失望就越大,一日三餐追求的是能饱腹就好,所以天天吃土豆,咸菜,咸r_ou_,这些能长期储存的食物,哪怕就是快要吃吐了还是得吃下去。
    大米饭就着口味怪异的萝卜干,赵小满实在没忍住吐槽出声:“这种甜,咸,辣的综合体到底是谁发明的?”
    不知道非常难吃吗?
    这三种口味她都吃,但是综合起来就非常要命了,咸辣的是她最爱,单单是甜的她也能接受,但是甜咸或者是甜辣……究竟是谁发明这种考验人类味觉的口感的?
    杨瑟九吃得津津有味:“挺好吃的啊!非常爽口你不觉得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