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美人仵作 作者:云吉锦绣

时间:2018-11-15 19:49标签: 宠文 悬疑
文案: 她是天启国唯一的女仵作,携带独家秘密武器毒舌; 他是天启国审察司的首司大人,人称y-in司玉面判官。 她才智过人、样貌出众,却无人敢娶; 他性情古怪、天生面瘫,女子却趋之若鹜。 有一天,一条可怕的消息震惊了整个天启国 素有厌女症的首司大人坠
 文案:
  她是天启国唯一的女仵作,携带独家秘密武器——毒舌;
  他是天启国审察司的首司大人,人称“y-in司玉面判官”。
  她才智过人、样貌出众,却无人敢娶;
  他性情古怪、天生面瘫,女子却趋之若鹜。
  有一天,一条可怕的消息震惊了整个天启国——
  素有厌女症的首司大人坠入了爱河!
  男主属性:病娇忠犬男神
  女主属性:会验尸的美人儿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桑柔,穆寒,秦吉了 ┃ 配角:萧辰羽,卫展风,卫展黎 ┃ 其它:悬疑言情、武侠、傲娇、甜宠
 
 
第1章 绑架(1)
  -------------------
  腊月初一这天,盛京终于迎来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桑柔看着外面y-in沉的天色,心中叹了一口气。
  “爹,我去城东徐大夫那儿给您抓几贴药,您有什么需要就喊张婶子过来帮忙。”
  一股甜腥涌上喉咙口,秦老爹剧烈地咳嗽了起来:“不用去了,你把银子攒起来,日后当嫁妆。”
  她急忙走过去帮她爹拍背顺气:“不用攒,用不上的。”
  秦老爹愣了好半天,才叹了口气道:“终究是爹误了你。”
  天启国女子十五及笄,便可嫁人生子。她早过及笄之年,却始终未见有媒婆上门提亲,一切皆因她仵作的身份。
  在天启国,贱籍世代相传,秦家是贱籍,生在秦家的桑柔,自然一出生便是贱民。
  贱民只能从事贱业,而仵作便是其中一种。仵作成天与死人打交道,十分晦气,不要说贵人良民,就是其他贱民,都是鄙而远之,所以纵使她姿色出众,却因这仵作的身份,没有婆家愿意要她。
  “爹,您又胡思乱想了。”她扶她爹躺下后,又到隔壁张婶子那里交代了几句,便走出了家门。
  城北到城东来回要一个多时辰,她想着早去早回,没想走到拐弯处时,一把香粉朝她迎面撒过来,她暗道一声不好,脖颈紧接着吃了一棍,顿时两眼一黑,倒在地上。
  昏暗的巷子口窜出两个高大的男人,将她搬起来,扔进马车里,驰骋而去。
  再醒来时,桑柔发现自己手中握着一把匕首,趴在一个女人身上,而她手中的匕首正好c-h-a在女人的心脏处!
  她吓了一跳,一咕噜爬起来,一番检查后,才知道那女人已死去多时,胸口的匕首是死后才刺进去的。
  这是什么地方?
  镂空窗桕雕刻着繁复栩栩如生的图案,天青色六棱长颈瓶里c-h-a着几支半开的梅花,黄梨花木制成的台案上,放着数方宝砚,整个书房内处处透着j-i,ng致而富丽的格调。
  忽然,外面传来一把娇滴滴的声音:“来人,把门给我打开!林大人,民女发现命案后便马上令人反锁门,秦桑柔那贱民绝对跑不了!”
  门吱呀的一声被打开,涌进一群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年芳十八上下的女子,身穿绛红色石榴花对襟襦裙,高叠的云髻上c-h-a满了做工j-i,ng细的玉钿簪子,媚眼如丝,体态妖娆。
  她的眼风扫过眼前的人群,眉头不禁一蹙,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将我绑过来有何目的?”
  “什么地方?”王惜梦嗤笑一声,“秦桑柔,此时才来装糊涂未免过迟了吧?人赃俱获,就算你此刻扮失忆,也难逃律例的制裁!”
  王惜梦说完转身对身穿官服的男人道:“林大人,李玉妹妹和表哥两情相悦,秦桑柔心生嫉妒而痛下杀手,请大人为李玉妹妹做主。”
  “王姑娘放心,本官作为一方父母官,为民伸冤做主是义不容辞的事情。来人,将罪犯拿下!”
  “是,大人!”一个衙役应道,朝她走过去。
  桑柔手抓住身边的椅子,不动声色,就在衙役伸手要抓她的时候,她闪电般c,ao起手中的椅子,朝那衙役抡过去!
  衙役大吃一惊,但并未失了方寸,只见他身形一闪,躲过袭击而来的椅子,伸手抓住椅子一角,用力一拉,轻轻松松就夺回了主动权。
  她中了迷魂药,身上的气力还完全恢复,原本就只是拿椅子当个幌子罢了,只见她嘴角一勾,稳住身子,抬脚就往对方的胯||下踹去!
  衙役心道一声不好,显然没料到眼前的女子看似柔弱,实则凶悍,用的招数也龌龊毒辣,他想弃掉椅子后退,却为时已晚……
  桑柔一脚踹过去,衙役的脸色顿时就白了,用手捂住受罪的部位,在地上痛得死去活来的。
  王惜梦吓得一脸煞白,尖声大叫:“来人啊,快来人啊!”
  桑柔自然不会给她求救的机会,她已经明显感觉到力不从心,再来几个人,她肯定打不过,所以她必须擒贼先擒王!
  只见她身形一闪,快速地奔到女尸旁边,一把拔出c-h-a在心脏处的匕首,再一把抓住正准备往外跑的王惜梦,匕首抵在她的脸颊上:“叫他们都退后,否则我一刀毁了你的容!”
  王惜梦抖如筛子,尖着嗓音叫道:“退后!退后!你们这群饭桶,全都给本小姐退出去!”
  桑柔跑过去抓王惜梦时,林知县跑得比兔子还快,这会他已经安全退到门外去,拉着两个下人挡在自己前面,只伸出一个头,指着桑柔怒喝道:“秦桑柔,人赃俱获,你居然还作抵死反抗,本官要将你就地正法!”
  她一声冷笑:“人赃俱获?那我想问一下,所谓的人证和物证在哪里?”
  “你还敢狡辩,人证物证不都在你手中吗?”
  “我手中?林大人说的该不会就是这匕首,以及这s_ao娘们?”桑柔将手中的匕首在王惜梦脸上拍了拍。
  王惜梦柳眉倒竖:“下贱东西,我王惜梦岂是你这种人能诋毁的?再敢说一句,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那你尽管试试。”桑柔一个冷眼扫过去,王惜梦浑身打了个冷颤,气得几乎吐血。
  这辈子她第一次这么憋屈,被人骂作s_ao娘们还不能反抗!不是说好找个无父无母的贱民吗?这无花门到底给她找了个什么鬼,会武功不说,还忒嚣张!
  林知县看了王惜梦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她再问:“林大人是说我用手中的这把匕首杀死了地上的女尸,然后杀人的过程正好被这s_ao娘们看到了?”
  林知县再点头,“就是你说的这样。”
  “林大人,你这是眼瞎了还是眼瞎了?难道你没看到这匕首上的血只没了一寸吗?”
  林知县嘴一抽,差点破口大骂,居然敢辱骂朝廷命官,他要让衙役抽烂她的嘴,看她还敢不敢如此无法无天!只是他刚才使眼色派出去的下人这会还没到衙门呢,他得继续忍一下。
  他看了看桑柔手中的匕首,匕首上的血迹的确只没了一寸,“看到了,那又怎么样呢?”
  “那又怎么样?那证明你是没脑的猪!说你是猪还侮辱了猪,难道你不知道匕首入心脏一寸根本不会致命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