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朱白同人)【朱白】冥冥 作者:怀五夜云

时间:2019-09-24 09:00标签:
序章 y-in客 八月的骄y-ng火一般毒辣,晒得人额头上的汗珠滚滚往下流。r.头正高,远处的山峦嶂绿重叠、云雾蒸腾,在光线折s_h_下忽远忽近,不知是否晒得有些晕眩了,恍惚间仿佛置身海景蜃楼当中。 朱少爷。 有人在身后叫他,接着递过来了一张白色的手绢。 少
 序章 y-in客
  八月的骄yá-ng火一般毒辣,晒得人额头上的汗珠滚滚往下流。r.ì头正高,远处的山峦嶂绿重叠、云雾蒸腾,在光线折s_h_è下忽远忽近,不知是否晒得有些晕眩了,恍惚间仿佛置身海景蜃楼当中。
  “朱少爷。”
  有人在身后叫他,接着递过来了一张白色的手绢。
  “少爷要是受不住了,就先回去吧。”
  朱一龙这才感觉回到了人间,他接过手绢擦了擦汗,又下意识打量了自己一番。
  青色长衫下是双黑底暗纹的布鞋,皱了皱眉头,他向来很少做这样旧式的打扮。
  “少爷,老夫人说等棺材下去就行了,这里还有工人守着。天气这么热,别累坏身子,您先跟我回去吧。”
  头先给他递手绢的是个梳着两根麻花辫的小女孩,一身兰底白花的碎布麻裙,深绿绣花布鞋,没裹脚。她脸上长着几颗暗沉的痘瘢,不是很好看的模样,态度谦卑得跟在他后边。
  朱一龙看着这女孩的长相很陌生,应该是从未见过的,但不知为何,他开口时自然而然就叫出了她的名字。
  “阿玉,帮我倒杯水过来。”
  阿玉点点头,转身去凉亭处找水壶。朱一龙耳朵边又传来工人们出力时的吆喝声,接着是重重的一道闷响。
  “落——棺——咯——!”
  尘土飞扬,漫天的纸钱在他眼前洒了起来,一串串白色的铜钱中间太yá-ng成了个模糊的影子,惨白的光线从纸钱中的小孔透了出来。
  工人们用毛巾擦着汗,彼此互侃着这回能拿到多少工钱。朱一龙站在他们工作的田垦上方,依稀想起自己似乎是来监工的。他站得位置比较远,棺材已经落了坑,只瞧得见黑压压的一口棺顶,他忽然想不起来这是谁的丧事。
  阿玉把水递给了他,又催促道,“少爷,您看,已经落棺了,我们回去吧。”
  “阿玉,这里埋的是谁?”
  小姑娘冲他苦涩得一笑,“少爷怎么会不知道呢?这里埋的是……”
  他的头忽然像针扎一般痛了起来,阿玉最后说的几个字怎么也听不清楚。脚步有些凌乱,差点摔一跤,阿玉急忙扶住他的胳膊说,“少爷,您没事吧?”
  可能真的是天气太晒了。朱一龙摇了摇头,“我没事,回去吧。”
  阿玉收拾好东西,跟着他慢慢地往回走。
  朱一龙在回程的路上好了很多,下棺的地方到镇上要不了几里路。每一条小路都似曾相识,他的双脚会不由自主地往正确的道路上走,但是进入他眼帘中的景色却又莫名的违和。
  他在道路旁看到了小镇的石碑——渠河镇,没什么特别。典型的南方乡下,尚算富饶,旁边则挨着徐陇、安山等等,到南京大约需要五个小时的车程。镇上的房屋多是低矮的,鳞次栉比的黑瓦白墙,院落多为狭窄,铁皮大门上挂着虎头铜环。此刻大约到了午憩的时间,街上看不到什么行人,有几个大约是认识的和他撞见了,都恭谨得喊一声“朱少爷”。
  朱一龙觉得自己记忆似乎有点混乱,他应该是从小生长在渠河镇,大户人家的少爷,没怎么出过远门,在街坊邻里眼中是个孝顺温谦的好先生。周围的一切都在告诉他这是没错的,但很奇怪的是,他心里那种诡异的违和感始终驱之不去。
  “少爷,我们到家了。”阿玉见他举止有些古怪,担心地提点道。
  他伫立在一面漆黑的大门前,铜环上的油漆凋落了少许,透出一层仿佛泛着油脂的腻光。那层陌生感在他心中陡然加剧,竟有些无端的害怕起来。这扇门像是一张深不见底的大口,企图将他囫囵吞入。
  正当他犹豫不决是否要伸手推开时,门竟从里面打开了。
  一张笑脸出现在了门后。
  那是个年轻俊秀的男人,短发乌黑,眼珠子也黑得像猫一样明亮。他看着年龄不大,笑起来时眼旁却有一些细微的皱纹,一定是个爱笑的人。他的出现像一阵风般吹开了笼罩在朱一龙面前的迷雾,神志陡然清明了,就连那些未曾注意的花花C_àoC_ào也因为他的出现开始变得鲜明夺目起来。
  “哥哥,你回来了。”男人冲他笑得很甜,自然得拉过了他的手腕。“还没吃午饭吧,我让厨房留了些菜,我陪你吃。”
  朱一龙低头瞧着他那截干净纤细的腕骨,只用了一秒钟便想起了他的名字。
  “小白,我回来了。”
  朱氏大宅一共有十三口人,除开下人和长工,最上面的是朱家大n_ain_ai,也就是阿玉口中的老夫人,他的母亲。他在家中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妹妹出嫁得早,另外两个兄弟还未成亲,都住在大宅别院里。
  白宇是他明媒正娶的第一任“妻子”,说来好笑,这偏僻乡下还流传着“男妻”的习俗,从清朝一直延续到了民国。一般大户人家在正式成亲前都会先声势浩大得娶门“男妻”,据说能利风水、旺身家,更有助于生养男丁、传宗接代。“男妻”一般都是贫苦人家养不起的孩子,能撞上这门亲事的都得谢天谢地,彩礼定金足够家人一年的口粮。而且“男妻”进了门大多都是做管家,遭不了什么罪,无非就是签了桩卖身契,在这个战火连连、还有不少人吃不上饭的年代着实算门好亲事。当然也有不少人喜欢这样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孩,既然拜了堂成了亲,在夫家能过上什么样的r.ì子也就各凭造化了。
  白宇来朱家已经好几年了,头一年便跟他同了床,二人感情笃厚相敬如宾,以至于朱一龙到了今年还在婉拒母亲为他定下的婚事,迟迟没有同女人成亲。他既是家中长子,又向来孝顺温厚,唯独在这件事上屡屡和母亲争吵,闹得j-i飞狗跳。白宇在家中没什么地位,c-h-ā不上话,朱家大n_ain_ai又觉得是他勾了儿子的魂儿,越看越不顺眼,就连下人也不怎么敢搭理他,在朱家他仿佛就是个跟幽灵一样的存在。
  朱一龙见阿玉低着头从他身边走过,连招呼都不同白宇打一声,心里正有些烦闷得想要开口训斥时,白宇急忙拉着他手腕说,“哥哥!我们去吃饭吧,我等了你半天,好饿了。”
  朱一龙叹了口气,看着他的笑脸又觉得什么都好,旋即被他拉回了里屋,房门一关,就成了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他坐下来之后脑海里还是有些嗡嗡作响,仿佛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儿——对了,今天下葬的到底是谁?
  “白宇,我有事想问你……”
  白宇埋着头坐在他身边不知在想什么,听他说话猛地抬起头来,神情古怪地盯着他。
  “哥哥,你刚才叫我什么?”
  他愣了一下,脱口而出,“小白……”
  白宇似乎舒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眼珠子亮晶晶地瞧着他。
  朱一龙觉得自个脸上发热,忽然就忘了想要问什么。
  “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他无奈地笑了笑说,“你都看了这么久了,还有什么好看的。”
  白宇笑得像只偷腥的猫,伸出手来掐了下他的脸蛋说,“那不一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