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藏妖之通灵密码(四)作者:延北老九

时间:2019-06-30 11:03标签: 灵异神怪 惊悚悬疑
骨,我倒没特别在心,还放松了警惕,毕竟死人哪会有什么危险可言呢,可黎征倒是拿出一副古怪的眼神望着干瘪老头。 我不解小哥这举动,又追问了一句,黎征没正面回答,只要摇摇头说,他直觉告诉自己,这老头有点古怪,但具体怎么古怪法,说不上来。 拉巴次仁
骨,我倒没特别在心,还放松了警惕,毕竟死人哪会有什么危险可言呢,可黎征倒是拿出一副古怪的眼神望着干瘪老头。 
 
    我不解小哥这举动,又追问了一句,黎征没正面回答,只要摇摇头说,他直觉告诉自己,这老头有点古怪,但具体怎么古怪法,说不上来。 
 
    拉巴次仁嘿嘿一声,摆摆手说黎征多虑了。 
 
    其实我倒很重视小哥的看法,还有了凑过去细看究竟的打断,但就在这时,买买提发现了一个东西,还指着它招呼我们。
 
    这是个木盒子,本来埋在中间尸骨前面的土中,买买提正巧站在它上面,无意间发现了这个秘密。 
 
    不过我们凑过去后没敢贸然把盒子拽出来,反倒向周围稍微散了散,黎征接过猎刀,自行在土里挖起来。 
 
    他挖的很小心也很仔细,先把盒子四周的土清理干净,又用猎刀稍稍翘起盒子一角,借着缝隙撅个屁股向里面查看。 
 
    我知道他是怕盒子底下有机关。等观察完,他松了一口气,丢下猎刀,用双手把木盒捧了出来。 
 
    这木盒不小,有一张A4纸那么大,有一个指头那么高,外表木料上还刻着古怪的花纹,凭这个我敢断定,盒中之物不简单。 
 
    黎征并没急着招呼我们过来,反倒找个无人地,又把盒口对外,缓缓的打开。 
 
    就在盒盖即将开启一刹那,嗤嗤声传来,我虽没看清什么东西s,he了出来,但凭声音也能想到,一定是飞针类的暗器。 
 
    这么一通折腾,木盒机关算是破了,而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木盒子装的竟然也是三个人皮书。
 
    黎征先捡了一个人皮书打开看,可没看两眼就把它推给买买提。 
 
    我在一旁趁空瞧了瞧,发现这人皮书上有“蝌蚪文”,这倒省了我们找血迹逼字迹现行。这次买买提有了经验,没拿过人皮书就直接翻译,而是先静静的看起来。 
 
    等把这上面字迹浏览完,他组织下语言跟我们解释道,“这是一个养鬼头的法门,从选种鸽开始,期间用什么饲料,喂食什么药物,一直到最后变异后怎么训练等等。”
 
    接着他又止不住叹了一句,指着中间尸骨说,“他真是个奇才,竟然会有这种天马行空般的思维,还把这种想法给实现了。” 
 
    就事论事的看,我很赞同买买提的话,都说疯子和天才只差一步,按我的理解,有那种怪想法的人算是疯子,但如果把这怪想法实现的人那就是天才。鬼母无疑是天才的典型代表,只是从另外的角度看,他也是邪恶的化身。 
 
    买买提又拿出第二个人皮书,当着我们面看起来,这次他遇到了难题,甚至反复看了好几遍。
 
    我看他就在那闷头看,忍不住追问道,“爷们,你看不懂归看不懂,不行就先把字面意思告诉我们,我们也一同参谋下。” 
 
    其实我把这事想的简单了,以为这第二个人皮书记录的也是什么法门呢,但买买提告诉我们,这是一个药品的配方,而药品的详细明细并不是拿突厥语记录的,反倒像是某种象形文字,而有突厥语的地方只是介绍了这药品的用途。
 
    这种药是专门对付会特殊本事的人的,它会让对方身子变的“钝化”,有本事也施展不出来。
 
    我听完心里很震撼,心说这药可了不得,往深了说,我、黎征和拉巴次仁都有宝贝辅助,在宝贝发威时,我们身手或能力会提升一大截,但遇到这药无疑是就是烈火遇到寒水,被它一浇,再大的本事也都会在无形中被化解掉。 
 
    黎征脸上一直y-in晴不定,但最后也没发表看法,只是指着木盒里最后一个人皮书让买买提看。
 
    前两个人皮书给了我们太多震撼了,我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心说这最后一个人皮书记录的东西也一定是个猛料。 
 
    这次买买提读的很顺利,还很快给我们翻译道,“这是写电磁理论的,上面说有特殊本事的人处在某一个电磁区域里,会让身手加强,但如果这个电磁区域被略微调整,也会导致这个会特殊本领的人身子变弱,甚至这种变弱还可能是永久性的,不可逆的。” 
 
    接着他又把人皮书上画的几个微型图指给我们看,强调说,“这就是电磁区域变化的一个图解。” 
 
    我对这玩意没研究,当然也没怎么看懂,而黎征倒是瞧得有些明白,还时不时嘀咕一下,看样正在用心记着。
 
    我们被人皮书耽误了好久,最后买买提又把人皮书全放到木盒里,还从裤子上撕下一大块布条来把它包好,递给我们仨说,“这是进入湖冢后的意外发现,我只求杀死鬼母,对这个不感兴趣,也请你们郑重的收下。” 
 
    我一时间被买买提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这份大礼他竟要都不要就全推给我们,真有点盛情难却,就想客气几句,可拉巴次仁不管那么多,一把抢了过来,还对买买提很直白的说道,“爷们,够意思,你等着,我也送你个礼物。” 
 
    我被拉巴次仁弄迷糊了,心说他现在光个膀子,裤子也被剪成短裤来穿,就这点家伙事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难不成要把裤子脱下来送给买买提么? 
 
    买买提也跟我想的差不多,尤其盯着拉巴次仁的裤子还摆摆手说,“都是经历过生死的朋友,没什么的。” 
 
    可拉巴次仁不理买买提这话,还四处打量起来,最后他把目光定在右面尸骨上,还嘿嘿一乐凑了过去。 
 
    我发现这爷们是真不忌讳,一把将尸骨推散,又用猎刀对着尸骨下面的地表小心的戳戳点点。
 
    他这举动让我想去了盗墓贼,而且也别说,在他戳点一番后他还真找到一样东西。
 
    这是一个玉镯子,本来埋在土里,拿出来时上面脏兮兮的,拉巴次仁就把它放在裤子上磨了磨,等去除泥土后又把它递给买买提,强调道,“好东西,快收下,这可是哥们我送的礼物。”
 
    我听他这话总觉得有点怪,合着他俩互相间送礼,这礼物却都是从别人那抢来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