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时间轴监理会(四)作者:藏妖

时间:2019-06-30 10:53标签: 灵异神怪 现代架空
说清楚。 花鑫说:那天晚上,你被闫小颖打伤,温煦和黎月夕带你先走一步,我躲在现场附近的绿化带里。那时候,有几个混混模样的人赶到了,其中一个杀了闫小颖,还准备嫁祸给你。说到这里,花鑫指了指马威,就是他。 杜忠波纹丝没动,只是斜眼瞥着马威。马威
 说清楚。”
  花鑫说:“那天晚上,你被闫小颖打伤,温煦和黎月夕带你先走一步,我躲在现场附近的绿化带里。那时候,有几个混混模样的人赶到了,其中一个杀了闫小颖,还准备嫁祸给你。”说到这里,花鑫指了指马威,“就是他。”
  杜忠波纹丝没动,只是斜眼瞥着马威。马威扯着嗓子喊:“大哥冤枉啊!”
  花鑫笑道:“那时候,我躲在绿化带里视野不是很好,能见度也不是很好,所以我记不清你的长相。但是我认真听了你打电话时说的每句话。你这个人有些地方口音,说‘OK’的时候很有特点。”
  噗通一声,马威直接给花鑫跪了,仰着头急迫地说:“大哥,你不能因为这个诬陷我。那可是杀人啊,要坐牢的!”
  花鑫冷哼了一声:“坐牢?小子,恐怕你没有这么幸福的待遇了。”
  杜忠波闷了半天,待花鑫说完之后,谨慎地问道:“你确定吗?”
  花鑫点点头,说:“我给你看点东西。”说着,拿出手机来递给了杜忠波。
  杜忠波看完了手机里的东西,显得非常吃惊,不解地问:“什么时候的事?”
  花鑫面色严肃地说:“回来的路上。”
  杜忠波很为难地叹了口气,使劲吸了口烟,将烟蒂丢在脚下,用拖鞋狠狠地蹍碎。从怀里拿出配枪放在桌子上,低沉而又愤怒地说:“你出去一会儿。”
  花鑫想了想,好像明白了什么似地笑了起来。
  留在客厅这边的三个人正在分析,究竟是什么人抓住了金毛救了温煦以及温煦身上的窃听器哪去了,见只有花鑫一个人回来,都好奇地往他身后看了看。
  小七问道:“几个意思?”
  花鑫回头瞧了一下。突然,一声惨叫从房间里传了出来。这声惨叫过于凄厉,黎月夕打了个激灵,担心地问:“他在干什么?”
  花鑫云淡风轻地说:“金毛就是杀闫小颖的凶手。”
  黎月夕闻言愣了愣,立刻起身走向客房,没走几步就被花鑫拦了下来:“你劝也没用,让他发发火吧。”
  黎月夕非常担心,说道:“他一喝多就念叨那事,念叨耿纳德和闫小颖。我知道,那件事在他心里一直放不下。”
  “所以啊,你不能去。”花鑫把黎月夕劝回去,转身坐在了罗建身边,“我交代你的事办了吗?”
  罗建点点头,将笔记本放在花鑫的腿上,点开一段视频——视频明显是截取的幻海酒吧监控录像,而目标正是在地下室最后一个看守温煦的服务生。
  当服务生给一桌客人送完酒,走到一旁接听电话时,画面忽然拉近了距离,将他的动作慢了下来。红色亮点像蛛网一样分布在此人的面部、手部、手机屏幕上,继而第二个软件开始运行分析,将此人模糊不清的脸分析的分毫毕现,将此人手机屏幕上的号码,分析的清清楚楚。之后,罗建开始追踪这个号码,从这个号码通话的时间上反追踪服务生的号码。
  罗建说:“我已经监听了他七通电话,都是打出去的。听他说马威离开地下之后,他忽然被人打晕了,所以不知道是谁带走了温煦,至于马威,离开地下室后他再也没见过。”
  花鑫又问道:“现在幻海酒吧什么情况?”
  罗建看了小七一眼。小七不耐烦地说:“我怎么知道?老杜说明天找缉毒大队的人,你也不劝劝。你们俩就不怕里面的人都跑了,警方扑个空?”
  花鑫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桔子丢给了小七,一脸神秘地说:“今晚就端了幻海,对我们不利。至于人跑不跑,那是警方该担心的事。”
  “你俩一个比一个龌蹉!”
  被小七损了两句,花鑫也没当回事,转回头来继续问罗建:“窃听器有下落了吗?”
  罗建推了推眼镜,摇摇头:“信号都没有,什么都接收不到,更不说定位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我发现温煦在地下室向上移动。当时我只顾着看温煦的位置,来不及测定窃听器。”
  小七指了指罗建的笔记本,说:“我让他查了一下温煦被带进地下室之后有谁出入酒吧库房。”
  “结果呢?”花鑫问道。
  小七咂咂舌:“门口的监控坏了。”
  “坏了?什么时候坏的?”
  罗建帮着回了这个问题:“看时间应该是今天早上坏的。”
  花鑫自言自语地说:“早上坏的,倒是挺会挑时间。”说完这些,好像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转而另说,“那只能用笨法子了。”
  花鑫所说的笨法子是算时间——从服务生被打昏算起到罗建发现温煦开始从地下室向上移动,间隙是多少。
  罗建给出具体数字:“是150秒。”
  “两分半。”花鑫念叨着,“来做个假设吧——马威让服务生留下看着温煦,他出去拿毒品,被不明人士攻击;这个人打昏了马威进入地下室打昏服务生,摘了温煦的窃听器,带着温煦和马威离开地下室。满打满算两分半的确是够用了。问题是,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温煦的衬衣上第二个纽扣是窃听器呢?这也太准了。”
  听着花鑫的分析,小七慢慢坐了起来,表情严肃了几分,说:“会不会是温煦自己暴露了?”
  罗建肯定地说:“不可能的。纽扣是我在路上缝到衬衫上的,因为温煦是第一次,我担心他下意识的在意纽扣位置,所以我告诉他窃听器在衬衫的领子后面。”
  “那就神了啊。”小七喃喃自语地说。
  花鑫却缓缓说道:“只能有两种可能性。一,对方手里有某种特殊仪器,可以检测到窃听器;二……”
  说着说着没了下文,罗建、小七、黎月夕、都聚j-i,ng会神地看着他。小七更是不耐烦地问:“别吞吞吐吐的。二是什么?”
  花鑫微低着头,忽然挑高了视线,定睛看着小七:“有内鬼。”
  小七的第一个反应是看罗建。因为在交代窃听器的时候,他、花鑫、杜忠波、都在卧室里说09的事。就像是商量好似的,罗建也看向了小七。因为,只有小七知道,他在半路上把纽扣窃听器缝在准备给温煦穿的衬衫上。
  花鑫忽然低喝一声:“你们俩敢相互怀疑都给我滚蛋!”
  黎月夕觉得有些尴尬,两手搓着裤子站起身来:“那个,我不知道纽扣是窃听器……我去看看杜忠波,他别把人打死了。”
  黎月夕走得很尴尬,留下来的人更尴尬。罗建被花鑫吼了一句,怏怏地低下了头,继续摆弄笔记本。小七一把丢下毯子,走到花鑫身边落座:“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花鑫肯定地说:“我们的人里没有内鬼。”
  “你糊弄傻小子呢?”小七不满地反驳。
  花鑫笑了笑,说:“我想了,如果要在我们中间挑一个人做内鬼,那一定是罗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