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时间轴监理会(三)作者:藏妖

时间:2019-06-30 10:52标签: 灵异神怪 现代架空
在奔向房门的过程中,被凶手砍中了四肢。 那么,疑问接踵而来。 杜忠波合上了两份资料,各看了他们一眼,继而问道:c-h-a销、致命伤、抛甩状血痕。这三点足以告诉我们,凶手只有一个人。 黎月夕蹙蹙眉,茫然地看着杜忠波:对不起,我还是想不明白。 好吧,我
在奔向房门的过程中,被凶手砍中了四肢。
  那么,疑问接踵而来。
  杜忠波合上了两份资料,各看了他们一眼,继而问道:“c-h-a销、致命伤、抛甩状血痕。这三点足以告诉我们,凶手只有一个人。”
  黎月夕蹙蹙眉,茫然地看着杜忠波:“对不起,我还是想不明白。”
  “好吧,我再得清楚一点。”杜忠波说。
  资料刚刚被合上不到十秒,又被翻开了。杜忠波指着抛甩状的血迹,算是给了黎月夕一个思考点。他说:“如果现场内有一个以上的凶手,那么,两名死者还有机会跑到房门的位置上吗?”
  黎月夕稍稍想象一下,便摇摇头。
  杜忠波又说:“如果凶手有一个以上,还需要c-h-a门吗?”
  这一次,黎月夕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
  杜忠波说:“两名死者四肢上有三十几刀,却都不致命。如果让我做‘重建犯罪现场’工作,我的结论是凶手当时是在戏耍两名死者。”说着,杜忠波的眼神深邃了许多,沉声说,“刀刀见血,却不是要你的命,给你留一条路,让你拼命的想要逃出去,最后才会杀了你。”
  黎月夕脸上的血色退去了一些。他咽了咽唾沫,搓搓手心里的汗水,继而正视着杜忠波,问道:“凶手以杀人为乐?”
  杜忠波点点头:“是的。”言罢,把资料翻了过去,在空白的一面用笔在上面画了画。
  犯罪现场绘图杜忠波画得多了,熟能生巧,几笔就画出了简单而又明确的情况。他点着房门的位置,说:“可以分析一下。当他们决定杀害被害人后,只留下一个人——就是凶手。凶手把房门的c-h-a销c-h-a好,告诉两名被害人,如果能逃出去就饶他们一命。
  小七沉默了半天,终于开口,说:“有希望总好过没希望,如果是我,我也会跑。”
  杜忠波应了一声,随即说:“在逃跑的过程中,凶手只对他们的四肢下刀,这说明他不想立刻杀死他们,而黎世翔的体力好,反应快,所以他先跑到了房门,但是凶手已经追上他,给他致命一刀,他倒在地上,妻子扑上去,凶手在她的脑后砍了一刀。
  “接着,凶手把凶器丢在现场,拉开c-h-a销,离开了现场。”
  就此,杜忠波已经完美的证明了凶手只有一个人,但是,这只是冰山一角,杜忠波疲惫地叹了口气,说:“因为时间轴的原因,现场内没有任何凶手及其同伙的痕迹,而黎月夕的痕迹留在现场却是合情合理的。警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只会认定黎月夕是凶手。”
  已经明白这一点的小七和黎月夕都说不出话来,房间里顿时安静的有些压抑。
  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会以杀戮为乐?黎月夕无法想象,可父母的尸体却被深深地烙刻在他的心里,永远也无法忘记。当所有的恐怖被阻隔在安全之外,曾经美好的回忆尽数涌了出来,那些虽然清贫却无忧无虑的日子,就像电影片段一般,一帧一帧的在眼前略过。
  物是人非,支离破碎。
  因为悲伤,所以愤怒!因为愤怒,故而不甘!
  黎月夕的手紧紧地抓着被子一角,就像抓着凶手的脖子,想要狠狠地掐死他!
  忽然,一只大手不轻不重地按住了黎月夕的脑袋,黎月夕抬起头,看到了杜忠波严肃的脸。
  “一条被子叔叔还赔得起,想撕尽管撕,不用忍着。”杜忠波用严肃的表情和口吻说着玩笑话,黎月夕一下就愣住了,一秒前还满是杀意的表情瞬间消失殆尽,有些尴尬地低下头。
  杜忠波是真心准备赔偿几条被子好让黎月夕顺利地发泄一下,还是拐弯抹角的安慰他,其动机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结果。结果就是黎月夕恢复了正常,乖乖地拿起笔在小本子上记录情况。
  小七朝着杜忠波挑挑眉,笑得意义不明。后者懒得搭理他,继续说:“现在要做的是从七个人里找出凶手。资料给我。”
  小七正准备把七个人的资料递给杜忠波,病房门忽然被大力的粗暴地推开!杜忠波的主治医恼怒地站在门口,指着他:“你还想再开一刀缝几针?”
  病房里的三个人都被吼愣了,杜忠波更是下意识地使劲摇头。
  主治医继续怒吼:“谁让你坐起来的?谁让你工作的?”
  杜忠波毫不犹豫地指向小七。
  主治医看向小七的眼神,仿佛要将他千刀万剐!小七忙解释说:“案子,很重要。”
  “这是医疗所,不是总部!这里我说了算!”主治医大步走进来,怒视着杜忠波,“给我躺下!”
  黎月夕忙起身抽走了杜忠波身后的两个枕头,扶着他躺了下去。然而,这并没有让主治医的脸色好一点,他三下五除二把床上的资料和笔记本电脑没收了,在场的三个人愣是没有敢违抗的。
  主治医狠狠地瞪了小七一眼,拿着他们重要的东西怒气冲冲地走出了病房。
  小七这才缓过神来,拍拍脑门,不解地说:“我招谁惹谁了?”
  “别坐着了,赶紧去把东西要回来啊。”杜忠波指着房门说。
  小七急道:“你还能继续吗?”
  “找花鑫。”杜忠波也是疲惫了,j-i,ng神有些不济,“把刚才的记录和七个人的资料都给他。我要睡会,有点犯困。”
  小七心说:这都是什么事啊?
  抱怨归抱怨,小七还是很尽职地跑出去找到主治医,说了不少好话要回了资料和电脑,随便找了个房间,将东西都发送到花鑫的邮箱里。随后,又发了一条微信。
  ——杜忠波带伤工作,已经快壮烈了。剩下的你来吧。
 
 
第103章 
  花鑫的车子驶过南家村的界碑,远远的, 望见耸立在天地之间的鎏南山。山体巍峨挺拔, 山脉绵延起伏深深密密。此时, 秋黄渐谢, 远远地看着, 就像一件绵延了数百里的金黄霓裳,几点绿俏皮地从中冒出头来,与漫山遍野的黄争抢着秋季所剩不多的温暖。
  一层山水一层人, 南家村坐就落在鎏南山脚下, 这里有山有水有田野,美丽的鎏南山守护着美丽的南家村, 养育着美丽的南家村人。
  就像温煦。
  温煦是干净的。他的干净不仅仅是流于表面, 而是内在的干净, 心底的,灵魂的干净。花鑫发觉, 温煦虽然已经离开南家村快四年的时间,可他真的属于这里,一样的质朴, 一样的干净。
  收回凝固在温煦身的视线,花鑫也有些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只是,还需要再等等。
  是的,再等等……
  “前面就进村了, 你慢点开。”温煦的口气中有些紧张,尽管他已经稍加掩饰, 还是泄露了近乡情怯的情怀。
  花鑫微微笑了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问道:“紧张了?”
  温煦看着村口方向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苦笑着说:“我不是受欢迎的人。”
  花鑫闻言眉间微微一蹙:“你好像说过,当初是被赶出来的。怎么回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