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恐怖灵异 >

失落封印+番外 作者:酥油饼

时间:2018-05-15 15:13标签: 血族 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耽美
【文案】 警察:您对您徒手从坍塌的房子里爬出来且毫发无伤的事怎么看? 某议员:命大,有活力。 警察:您对您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移动了三十米的事怎么看? 某议员:风大,没站稳。 PS:本文HE。如果看到了虐你一定被骗了。 内容标签:血族 西方罗曼 传奇
 
  【文案】
  警察:您对您徒手从坍塌的房子里爬出来且毫发无伤的事怎么看?
  某议员:命大,有活力。
  警察:您对您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移动了三十米的事怎么看?
  某议员:风大,没站稳。
  PS:本文HE。如果看到了虐……你一定被骗了。
  内容标签:血族 西方罗曼 传奇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欧西亚,安斯比利斯 ┃ 配角:堕天使代表,天使代表,血族代表等 ┃ 其它:九界,血族
    ==================
  
  第1章 谋杀(上)
  
  年轻的雇主逆光走来,修身的黑色西装和灰蓝条纹的丝巾恰如其分地衬托其优雅高贵的气质。
  他是世袭贵族,在上议院拥有一席之地,且英俊多金,风趣幽默,拥有众多叫人羡慕嫉妒恨的条件,曾连续三年被《创新世纪》杂志周刊评选为“全世界综合条件最优的未婚男Xi-ng”。
  只有侍奉他一百二十多年的梅西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个上了年纪的老血族。所谓上了年纪,就是兑换成人类的话,应该死去活来了数十遍。
  车门关上的刹那,一只黑猫从门缝里钻了进来,傲慢地踩过年轻雇主的大腿,大咧咧地霸占了后车座的左边位子。
  雇主抬手,将黑猫拢到自己的腿侧,五指温柔地梳理它的毛发,心不在焉地打招呼道:“早安,梅西翁。早餐吃了什么?”探听别人的私生活,是这位雇主的奇怪爱好。
  梅西翁随意地回答:“一小杯新鲜的血液。”是的,他也是血族,但是比雇主年轻得多——尽管从外貌来看,完全相反。
  雇主说:“来自白人吗?我喝白人的血已经快喝吐了,真希望有空去亚洲走走,听说黄种人的血液没那么腻。”
  梅西翁发动汽车——他是管家,是秘书,也是司机。“去威斯敏斯特宫吗?”
  雇主道:“是的,我今天要参加会议。你猜老班森今天会参加会议吗?”上议院的议员们一向看心情决定参加与否。
  梅西翁道:“或许。”
  雇主瞄了黑猫一眼,喃喃道:“我为他准备了红玫瑰。”他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抽出一朵玫瑰来。
  黑猫挠了下他的大腿。
  雇主开心地抱起它,托起它的脑袋,对着嘴烙下热情的一吻。
  梅西翁从后视镜看了一眼:“真新鲜。”
  “是啊,刚刚从花园采摘的。真期待老班森收到它时欣喜若狂的表情。”雇主放下猫,烦恼地托腮,“如果他深受感动,执意以身相许,我该用什么样态度回绝呢?是矜持地说,‘对不起,你太丑。’还是迂回一点,告诉他,‘对不起,我太帅,你高攀不起。’或者干脆说,‘滚!’”
  梅西翁默默地为班森主教点了一根蜡烛。
  上议院是个神奇的地方,同时容纳了势同水火的灵职人员和血族。当然,前者是光明正大的,后者则隐藏了身份。那些主教们并不知道坐在他们隔壁的看上去人模人样的贵族中可能藏着一群几百岁的老家伙,而那些老家伙却在暗处想方设法地折腾这群主教。
  也只能是暗暗地折腾。
  五百年前的血族与教会圣战席卷整个欧洲大陆,也惊动了其他界,为免战火蔓延,引发界战,在天堂的干预、地狱的见证下,血族代理族长莱斯利与当时的教宗签订了互不侵犯、互不打扰的停火协议,对血族和灵职人员进行了约束,无论哪一方率先引发争斗,都会受到严厉惩罚。
  所以,尽管年轻的雇主满脑子都是将老班森挫骨扬灰的念头,行动上也只能无伤大雅地恶心恶心他。
  雇主说:“你呢?”
  梅西翁愣了下:“什么?”
  “最近收到了不少情书吧。”
  “……”尽管心里想理直气壮地大喊,这是我的私生活!请不要随意探听!但熟知雇主追根究底个Xi-ng的梅西翁选择了坦白,“不,是邻居们的告别信。最近世道不太平,他们打算去法国转转。”
  雇主道:“法国?”
  梅西翁道:“小明王大人庇护的布列塔尼亚。”
  雇主道:“那里的另一位大人可不怎么好相处。”
  梅西翁苦笑道:“总比不明不白地送命好。”
  近一个月,英国已经发生了十几起命案,从六代到十五代,死亡的血族不计其数。由于血族的特殊身份,政府将消息压了下去,但在地下的黑暗世界,恐惧已经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居住在英国的血族正大幅向法国迁徙。
  雇主说:“你也打算走吗?”
  梅西翁道:“我遵从您的意志。”
  雇主手指轻轻地逗弄着黑猫的下巴。黑猫给了他一爪子,他低下头,盯着黑猫绿中透黄的透亮眼珠,笑了笑,轻声道:“不用担心。”
  黑猫转了个圈,趴下,尾巴勾住雇主的手。
  泰晤士河畔的威斯敏斯特宫赫然在望。
  梅西翁将车停在不远处,雇主恋恋不舍地亲了亲黑猫,下车徒步前行。
  正当梅西翁重新发动汽车去停车库时,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从雇主离开的方向传来,副驾驶座的车窗被黑影撞了一下。那个黑影很快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梅西翁吃惊地看着去而复返的雇主。
  雇主掸了掸爆炸时沾染上的灰尘,脸色不佳:“有人安装炸弹,炸飞了班森,可怜的玫瑰成了他的陪葬品,早知道应该送一束应景的雏菊。”低头看了看领子,“希望他的碎Rou没有沾在我的衣服上。”
  已经走到驾驶座与副驾驶座中间的黑猫闻言停下脚步,转身要走,被雇主的手捞了回去。
  “嫌弃自己的主人是不行的。”雇主捏着它的耳朵。
  黑猫高傲地挠了他一爪子。
  手背出血,雇主不以为意地笑笑,低头将血舔舐干净,伤口已愈合。
  威斯敏斯特宫前混乱不堪,梅西翁驱车离开。
  “去哪儿?”他问。
  雇主道:“回家收拾东西,看来我们也要去法国待一阵子了。”
  雇主的决定还是下晚了。
  梅西翁还在酒窖选取雇主到法国后会惦念的美酒,警察已经找上门。
  “欧西亚·张伯伦先生,现在有理由怀疑您跟今早在威斯敏斯特宫外发生的一起爆炸案有关,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雇主——警察口中的欧西亚·张伯伦冷静地拿起外套:“可以请我的司机跟在警车后面吗?我怕我离开的时候打不到车。”
  警察道:“那他还要带上住旅馆的钱。”言下之意,他不会很快被放回来。
  欧西亚走到花园,正在园子里玩耍的黑猫扑过来。
  欧西亚停下脚步,温柔地抚摸它的后背:“我很快回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