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暴虐皇妃(上)作者:素衣凝香

时间:2020-03-10 21:55标签: 古代情缘 古代言情
文案 她是异国的公主,落难来到了中原。为了复仇,被一个神秘的男人送进了皇宫。此自,关于她和他,还有他的孽缘,便也由此展开.. ******* 就是从血海地狱,我也要爬回来讨回属于我苏依氏的江山! 她的一头乌黑长发猎风而舞,眼眸深处燃烧着复仇的烈火,血色
 文案
  她是异国的公主,落难来到了中原。为了复仇,被一个神秘的男人送进了皇宫。此自,关于她和他,还有他的孽缘,便也由此展开…..
  *******
  “就是从血海地狱,我也要爬回来讨回属于我苏依氏的江山!”
  她的一头乌黑长发猎风而舞,眼眸深处燃烧着复仇的烈火,血色如殇。
  “你注定今生无法离开我的世界,便是要走,也要将我烧成灰烬,再去继续你的云淡风清!”
  他一双漆黑双眸仿佛九yá-ng烈火,尽可焚尽天下,仰天大笑,“乌兰,你若不在我的身边,苏丹国的臣民,我一r.ì杀十个,百r.ì杀一千!”
  这一生,注定了她的伤痛入骨,心痛欲绝,无法错开的视线,无法左右的缘份,相互纠缠着坠落到地狱的最深处。
  ******
 
作品关键字: 乌兰,苍羽,南华翊,爱恋,复国 
作品标签: 宫斗  权谋   
 
 
 ------章节内容开始-------
 
 
 
 
    正文 第一章 相逢
     更新时间:2009-7-30 17:43:20 本章字数:2938
 
    “吃饭了!”
    那两个满脸胡子的男人捧着窝头一边走,一边吆喝着。所到之处,便将手里的窝头随意的扔在地上。奴隶们顿时争先恐后的涌上去抢食被抛在地上的窝头,引起了一阵不小的S_āo动。
    乌兰靠在墙角,冷冷的瞧着那两个男人走近自己。
    “喂!吃饭。”
    其中的一个男人拿起装在皮囊里的馒头,举到乌兰的面前。
    长途跋涉,一路上都是冷水为饮,饥饿为伍,能见到食物的影儿便已经是天大的恩赐。更何况举到面前的是面质细腻的白面馒头,而不是粗糙的难以下咽的窝头。
    乌兰从遮在头上的破破烂烂的披风里露出半只眼睛,扫了一眼举到自己眼前的馒头,然后将脸转向一边。
    “妈的,你到底吃不吃!”那男人已经不耐烦了,刚才他走来的一路都受到了几乎是膜拜般的热情,而乌兰的这番冷淡态度显然是让他相当的不适应。
    一直缩在墙角的明琪一见食物,立刻双眼放光的直起身子,伸出一对脏兮兮的小手扑向那个馒头。
    “妈的,滚开!”那男人一巴掌扇过去,打得本就瘦弱的明琪向墙边栽倒过去,幸好她伸出手来护住了自己的脑袋,不然她那张小脸儿可就要被那面墙结结实实的撞扁了。
    乌兰的唇边绽出一抹不屑的微笑。
    “妈的!”像这种身份低微的家伙都指望着能在这帮奴隶面前满足一下他们那点可怜的权力欲,他们最见不得的就是乌兰这种对他们不理不睬的主儿,那家伙被乌兰的冷笑气得哇哇大叫,一把把手里的馒头摔在地上,咒骂着,“小贱人,若不是上头还指望着你们这几个还有点姿色的小贱人多卖点钱,老子早就一鞭子抽死你了!看你还敢不敢跟老子装清高!”
    说着大脚一抬,重重的踩在了那个馒头上。
    丽琪惊呼一声,她尚且没有意识到自己被这男人打了一巴掌,只是一门心思的替那个被踩扁了的馒头可惜,所以那男人的脚刚刚抬起来,她便再一次的扑过去,想要把那个踩得又脏又扁的馒头拣起来。
    “妈的,老子让你滚!”那男人抬脚冲着丽琪就是一脚,这一脚结地实实的踢在她的身上,竟然把她踢的飞出好远,
    乌兰淡淡的扫了一眼丽琪。看见她仰面朝天的躺在了地上,瘦小的四肢平铺在地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木偶。乌兰知道像这种平民的外表虽然瘦弱,但是骨头可都是硬得很。摔上个把跟头是不会要了她的命的。
    就在乌兰望向丽琪的时候,那男人突然举起胳膊,照着乌兰的后脑狠狠的轮了过去。乌兰没有防备,身体猛然的前倾,遮在头上的披风帽子骤然滑落,一头乌黑而柔软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一张婉如j.īng_雕玉琢的j.īng_致脸庞晶莹如玉,让那看守的眼睛陡然一亮。
    “妈的,怪不得舍不得饿着你们,原来还真是***好看!”那男人的两只粗糙大手相互搓着, y- ín 笑着向乌兰走过来。
    乌兰的眼睛里闪着厌恶的光芒,瞪着眼前离她越来越近的大胡子男人。
    “小丫头,爷爷来教教你什么是人事。”那男人伸出手来,捏住了乌兰的下巴,目光猥琐的在她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打了一个转,另一只手,顺着她修长的颈子下向移去,眼看着就要碰触到坚挺的酥胸。
    乌兰的眼里寒光骤起,她猛然从腰前抽出匕首,扬手就是一下。
    寒光一闪间,只听到那男人“嗷”的一声惨叫,腥红的血液喷涌,洒向四周,乌兰的头皮一松,一个带着血的断臂应声而落,在地上滚了几滚,乖乖的躺在一边儿了。
    趁这男人走神的工夫,乌兰一跃而起,跳向一边儿。冷眼看着那个家伙捂着血流如柱的残臂哇哇大叫。
    哼,真是无趣,为什么这种下等人也会拥有这种鲜红的血液,这实在是一种讽刺。
    乌兰微微的牵动了一下嘴唇。
    另一个人闻声立刻扔了手里的粮食,急急火火的赶了过来,一见这阵势,慌忙抽出腰间的佩剑,指向乌兰,吼道:“大胆的奴才,竟然胆敢私藏武器,还袭击看守!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着一挥长剑直扑向乌兰。
    乌兰灵巧的一闪,将匕首一转,向他的胳膊一划,只听得他“哇”的一声大叫,手一松,长剑“当”的一声掉在地上。乌兰趁机跳到他的身后,伸出手来扳住他的脖子,拿着匕首的手轻轻一挥,一股温热的血液顿时溅了出来,粘s-his-hi的溅到了乌兰的脸上,让她好一阵恶心。
    周围的奴隶们一见平r.ì里欺负他们的两个看守一个被乌兰削了半只手,另一个被抹了脖子,一个个儿的拍着巴掌欢呼雀跃,像是获得了自由一般的兴高采烈。
    乌兰冷笑一声,松了那看守愚笨的身体,站直了身子。
    突然,乌兰的头发又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有一只大手毫不怜惜的狠狠揪住了她的头发。
    乌兰轻叫一声,拿着匕首的手一挥,冲着那条手臂便挥舞过去。可是这一回的人却早有准备的一把捉住了乌兰的的手,用力的一扳,吃疼了的她手一松,匕首便掉在了地上。
    周围立刻变得鸦雀无声,那只手用力的一带,便将乌兰拉得跌倒在地上。乌兰看到一双穿着皂色长靴的大脚大步向前走去。而她,就被这双大脚的主人揪住头发向前拖去。
    虽然隔着衣裳,但是乌兰的皮肤还是会感觉到由于摩擦而产生的灼热的疼痛,她拼命伸出手来护住自己的脸,却使得自己的双臂都被地面擦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