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再生缘:我的温柔暴君+番外(上)作者:墨舞碧歌

时间:2020-03-10 21:39标签: 古代情缘 古代言情
文案 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 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 传说,他曾为她一夜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 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
文案
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
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
传说,他曾为她一夜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
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
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
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
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
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
后世传说纷纭。
******
有人试着从史官的笔下找一点关于这位皇妃的记载,最后只在野史中翻到片言只语。
<野史>
婢:王,猫儿把娘娘抓伤了。
王(抿了口茶):嗯,阉了。
婢:王,楼里钟鼓掉下,惊了娘娘。
王(奏章堆抬头):嗯,烧了。
婢:王,xx妃冒犯了娘娘。
王(想了想):嗯,废了。
婢:太后娘娘要杀娘娘。
王(挥挥手):嗯,扔了。
太监:王,那是您的娘。
事实上,从她踏进历史的那一步起,就是一个无人能解的谜。
 
  ******
 
  <暴君>献给我们所有关于穿越的青ch.un,如果爱,请深爱,一生一次一个人
  暖虐情深+搞笑+宫斗权斗,文为倒叙,绝不杯具,如果暂时觉得杯了,只是还没有看到笑的~~~额,别pia偶,请继续往下翻
 
正文 001腰斩之刑
 
    <span>小序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拥抱到你。/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
 
    当三千弱水缭绕,你还记得我衣衫擦过你指尖的温度吗?那一坛温存了百年的醇酒,你又与谁共饮?什么时候,你才能陪我看一场闲庭花落,云卷云舒。
 
    ******
 
    001
 
    庆嘉十七年末,帝都。雪。
 
    翌r.ì就是大年初一,尽管帝都繁华,不少店家酒肆也早早关了门去守岁,只余下路边一些小摊档还开着兑点零碎以糊生计。
 
    张进沽了点酒,踩着深一脚浅一脚的雪,苦笑,这雪是下得越发紧了。
 
    一路上,人们行色匆匆,只是,无论是供打个尖儿的小酒馆还是热闹的街道,无不能听到三五一群人在嘀咕着什么,面有骇色,眉尖却又堆起些末兴奋和好奇。
 
    街心,张贴在墙上的皇榜在雪里微微翻飞。
 
    天,要变了。有一个人,明r.ì将在菜市口行腰斩之刑。
 
    如果那被行刑之人是罪臣逆贼倒就算了,偏这人的身份特殊之极。
 
    年氏璇玑。
 
    今上最宠爱的妃子,没有倾城之貌,却是祸国的妖孽。
 
    庆嘉十五年她进宫后就立即被封高位,庆嘉十六年她父亲年丞相图谋篡逆一门被斩,她被贬为宫婢却在不久后又恢复了名位,尽享荣华富贵到今天。据说,三年前,她进宫不久后皇帝甚至曾为她在一夜之间斩杀过上百人,原因至今不明。
 
    有消息从目睹过的宫人的碎嘴里流出民间,说那夜死人的血,打s-hi了整个凤鹫宫。凄厉的叫声让人宛同身处炼狱。皇帝拥着他的女人,凤眸轻眯,淡淡看着众多侍卫行刑。
 
    那炽艳的烈红溅落在女子的绣鞋罗袜,皇帝便半俯下身~子,用自己的袖子替她一一拭去。
 
    这刑罚来得诡秘。从来赐死深宫女眷,不过就三尺白绫,一杯毒酒。这妃子却要在这千万民众前被行这样的酷刑,只能叹一句君心难测。
 
    说到罪名,却是年妃私逃出宫,后又私通番敌,想来是为报当年满门被斩之恨。
 
    腰斩,用利斧从腰际铡下,把上半身放到那桐油板上,这样血流不出来,受刑的人要尝尽惨烈的痛苦才死。
 
    物伤其类。人却是奇怪的动物,当你在高处时,他们会嫉妒艳羡;当沦落到卑微,他们便闲看好戏。
 
    帝都百姓无不翘首等着看这美人受刑而死。
 
    张进自嘲一笑,他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的好运?竟然和这独囚的孽妃同室而处。他是皇城监狱的牢卒,新调来的低等差使,此刻,就是被打发出来跑腿买酒祛寒。
 
    ******
 
    拍了拍身~上的积雪,刚要走进去,却听得一把低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兄弟们,谁有胆子跟老子去和那美人欢好一下。”
 
    “大人,这——不成吧?”有人战栗道。
 
    然而,很快又被另外几把声音压下。
 
    “这女人明天就要死了,怕什么?完事以后我们给她喂点东西,到她被斩了直至肠子跌出,也保管吱囔不出半点声。”
 
    “陆大哥这话在理。女人老子玩多了,这皇帝的女人,你想想,睡一下,该是怎样的销~魂滋味!”
 
    张进震惊得连身~子也颤抖起来。
 
正文 002凌辱帝妃
 
    <span>“你们这是欺君的大罪。”他思绪极乱,当话出了口,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疾步奔走了进去。
 
    油灯昏暗,把人的脸相映得扭曲诡异。
 
    桌上,几盏酒翻了,酒水落了地,毛豆儿散了一桌。
 
    当中一个人斜挑了眉,睨向他,“哦,张大哥回来了。”
 
    牢头繆全。这刚才提议的就是他。他妹妹早前嫁陵瑞王府的帐房做了妾,他随即扎了职,身价水高船涨,胆子也长了毛。
 
    张进赶紧上前一步,堆笑道:“大人多吃了些酒,难免失言。这事,万万使不得。”
 
    缪全冷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