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小皇帝 作者:生为红蓝

时间:2019-11-06 08:14标签:
文案 暴躁小皇帝x隐忍内敛太子傅 萧祈年少时,被谢濯亲手送离了皇城。 他懵懵懂懂的登上了马车,临别前,他听见谢濯小声的许诺,谢濯许诺总有一r.会接他回来。 数年之后,他的确回来了,他站在浸透了血的宫城里,握着s-hi滑到不能被握住的刀,也握着谢濯这个
 文案
  暴躁小皇帝x隐忍内敛太子傅
  萧祈年少时,被谢濯亲手送离了皇城。
  他懵懵懂懂的登上了马车,临别前,他听见谢濯小声的许诺,谢濯许诺总有一r.ì会接他回来。
  数年之后,他的确回来了,他站在浸透了血的宫城里,握着s-hi滑到不能被握住的刀,也握着谢濯这个前朝臣子的x_ing命。
 
 
第1章 
 
 
楔子
  辰梁,长佑城。
  画着金龙祥瑞的红烛缓缓燃烧至尾端,同先前滚落的烛泪凝成了一滩。
  富丽堂皇的寝殿里弥漫着浓稠的苦味,早就腐败不堪的躯体终于在龙床上吐出了最后一口浊气。
  面容苍老的萧钺至死都没有闭上眼睛,他不甘心在壮年之时撒手人寰,但那些被他视作稀世珍宝的丹药已经将他的五脏六腑尽数灼烂。
  “谢大人。”
  滚着龙纹的圣旨是萧钺生前的最后一道遗诏,内侍弓着身子将卷轴送到谢濯眼前,那里面白纸黑字的写着——立皇太子萧裕,困皇五子萧祈。
  谢濯跪得浑身发凉,旺盛燃烧的地龙无法暖他分毫,他疲倦不堪的合上了双眼,一时连身形都佝偻了几分。
  先帝托孤,本是身为人臣者最大的殊荣,可谢濯却恶心到浑身发抖。
  半年前,萧钺病势垂危,萧裕理政软弱不堪,西北戎羌借机来犯,萧裕主和拒不迎敌,一度使得戎羌骑兵连下数城,直逼辰梁心腹之地,而辰梁最终能挽回局面,本应归功于临危受命的萧祈。
  “太傅,你瞧,父皇已经去了。”
  萧裕仿佛已经预知到了这一切,他志得意满的缓步而来,俯身笼住了谢濯单薄的身形。
  素白纤长的十指是从未吃过苦的手,萧裕自幼得宠,轩帝萧钺膝下共七子,他是最受器重的一个。
  柔软温凉的指腹如同冷气森森的蛇鳞,附着在皮肤上,只会让人感到一阵刺骨的恶寒。
  谢濯面色发白,粗笨的铁锁在他腕上留下了皮开r_ou_绽的伤口,萧裕怜惜又戏谑的勾起唇角,刻意用指尖剜上了血r_ou_模糊的皮r_ou_。
  “我知道,你还在等朕那个五弟,无妨,总归他也快到了。到时候,朕让你亲眼瞧着他怎么上路。”
  “你……”
  提及萧祈,谢濯眼里总算有了些光亮,他嗓子哑得不成样子,一声气音都已经是竭力而为。
  他在这宫城里被囚了整整三月,三个月前,辰梁命悬一线,他见不得家国沦丧,于是只得一改往r.ì里的温和做派,冒死以身为质,力保远离王城数年的萧祈出兵迎敌。
  “可惜啊,朕那傻五弟,还当自己是来领赏的。你看朕做什么呢,太傅,你不会真以为朕不知道。”
  萧裕唇角弧度更显,他俯身贴去了谢濯耳边,他是不好男色的,但对方若是他这位出尘俊逸的太子傅,他倒真不介意乱一回纲常。
  “你这些年,无非是想保他。朕知道,你瞧不上父皇,也瞧不上朕。可你没想到吧,再多的战功,再多的民心,也没用,以父皇如今的x_ing子,这些东西只会让他早死。”
  萧裕坦d_àng极了,数万无辜百姓只是他称帝路上的几缕青烟,根本不值一提。
  他扼上谢濯的咽喉,满意的欣赏着谢濯失焦的双眼,朱砂一般的红痣凝在谢濯的眼角下方,他侧首仔仔细细的欣赏了片刻,倏地有些口干舌燥。
  谢濯教导他十余年,后位及人臣,一路做到相位,但始终孑然一身,不涉党争。
  朝中皇子死斗一团的时候,谢濯仍勤勤恳恳的理着折子,打点着各处州府的大事小情,从不替他多说一句话。
  而他独自用数年光y-in斗垮了自己虎视眈眈的兄弟,离那至高无上的皇位只差一步,可就在咫尺之遥的那一刻,他忽然发现那个十年前就该客死他乡的孤魂野鬼,居然好端端的做成了一代贤王。
  “你没得选了。谢濯,你没得选了。萧祈今晚就会死,朕才是你该效忠的皇帝。”
  萧裕忘了父亲就死在自己身前的龙床上,他只知道一向遥不可及的谢濯终于落在了他的手里,他重重的咬上了谢濯的颈子,尽情嗜咬着苍白光滑的皮r_ou_。
  内侍垂着脑袋缩进了殿内的y-in影里,最后一点烛光终于熄灭在了纯金的灯盏中。
  黑暗彻底笼罩了华贵的寝殿,谢濯被萧裕钳着肩头按去到了地上,三千青丝如瀑,遮去了华丽到恶俗的绒毯,断成半截的玉簪从他发间悄然滚落,正巧落在了他的手边 。
  窗外的孤月高悬于空,黯淡无光的星辰已经陨落了,而那个越发明亮的帝星却远在天幕之北,并不在中枢之位上。
  谢濯的手不再发抖了,他终于认清了无法改变的现实,命盘为局,一旦落子便难以撼动分毫,无论他如何苦心经营,仍旧改不了所谓的命数。
  谢濯用执笔的五指紧紧攥住了玉簪的断处,这处断口是萧祈当年弄坏的,后来萧祈离宫,便久久未曾复原。
  “不会的,你杀不了他,萧裕……皇位,你不配。”
  谢濯合眼屏息缓缓开口,他不在乎此刻此刻的屈辱处境,更不在乎萧裕口中的算盘。
  因为他知道就在此时,长佑城的城门已经破了。
  千里奔袭的萧祈是带着兵马来的,只要再有半刻,这宫城里就会血流成河。
 
 
第2章 
  冬r.ì夜凉,提前备下的炭盆在廊下一字摆开,忙前忙后的小内侍正一边扶着帽子一边小心挑拣着最旺的炭块。
  谢濯体虚,受不得烟火熏烤,即便畏寒也得用烟尘最少的炭火暖着,所以给谢濯的炭盆必须得在外头仔细捯饬好才能送进去。
  萧祈一身玄色龙袍,自寝殿外院快步走来,他登基已有大半年,至今还不习惯林林总总几十个人的阵仗,总是走着走着就把一干人等全部甩在了身后。
  朝中国务繁多,处理政事不像打仗,再不耐烦也不能拔刀砍人。
  萧祈不过弱冠之年,有半数年月都是在异国他乡忍辱负重,论起打仗行军他是出其不意的行家,可一旦论起折子和奏章,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狗。
  “他怎么样了?”
  廊下灯火再亮,也照不亮萧祈这张臭脸,他皱着眉头拽过了小内侍的衣领往上一拎,立马将瘦瘦小小的内侍阿泽薅得离地半尺。
  “陛、陛下……回陛下,谢大人……那个,要不您先驱驱寒气再、再再进去…..”
  十六岁的小内侍男生女相,唇红齿白,他生得纤细,在萧祈这种行伍人面前像极了缩着脖子的小j-i仔。
  “.…..”
  阿泽一结巴,萧祈心中便有了数,他沉下本就不善的面色将阿泽放去了地上,动作之间倒还有点分寸,不像当初那么莽撞。
  “陛、陛下……”
  “闭嘴,外头守着,我今晚不见外人。”
  “是。”
  殿门厚重挡风,推开一道缝隙才能窥见室内的暖意,萧祈冷声撇下一句便迈步进殿,阿泽不敢多说,只得急忙恭顺应下,又在心里悄悄替谢濯捏了把冷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