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替身帝君+番外 作者:凤久安

时间:2019-11-05 10:36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虐恋情深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入坑提示:言情(非女尊),平权架空系列文之一,班延时期,虐男主文,女主不(算)渣,HE。 人设剧情都为虐男主服务。 班曦还是公主时,心中就有个白月光,名叫沈知行,可惜命薄早逝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入坑提示:言情(非女尊),平权架空系列文之一,班延时期,虐男主文,女主不(算)渣,HE。
  人设剧情都为虐男主服务。
  班曦还是公主时,心中就有个白月光,名叫沈知行,可惜命薄早逝。
  她登基后,立刻下旨,命沈知行的弟弟沈知意入宫大婚。
  朝堂之上,群臣反对,言说沈知意作恶多端,y-in险毒辣,难堪大任。
  “沈知意幼时便谋害过陛下,乃十恶不赦之人……望陛下三思啊!”
  女帝直言道:“朕的帝君是沈知行,婚旨上的名字是他,朕心中的位置亦是他。至于沈知意……替身罢了,朕让他入宫,是要他赎罪,而不是让他做帝君。”
  至此之后,九州四海,皆知沈知意不过是故去帝君的替身,无名无分,幽禁冷宫,布衣薄衾,活人不如死人。
  ---
  注:
  双胞胎狗血替身梗,失忆白月光替身自己。
  男主失忆,命硬抗虐,佛系性格。
  男女主童年定情,立有誓约,也算破镜重圆(?)。
  虐身虐心(男主),不喜千万别入!
  HE,除了男主,作者发誓,其他的谁都不虐!
  男二绿茶,要喷喷男二,作者有防护甲!
  好了,预警完毕,最后标次重点:虐男主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班曦,沈知行 ┃ 配角:茶青方,傅吹愁 ┃ 其它:
 
 
 
第1章 入宫
  乾清宫内,刚刚继位登基的新帝班曦面前铺着一张诏书,她表情平和,挽袖提笔,笔尖在诏书上温柔擦过,写下了沈知行三个字。
  一侍卫模样男子走来,抱拳一礼:“陛下,工部侍郎沈怀优带到。”
  这侍卫背影如青松挺拔,可脸上却戴着一张银面具,覆盖整张脸,从未贴合的缝隙中,能窥到火在他皮肤上留下的可怕伤痕。
  “来得正好。”新帝拿起刚写好的诏书,微微弯下腰,轻轻吹了吹墨,动作小心。
  一着官服的半百老人进殿叩拜:“臣,沈怀优,叩见陛下。”
  “起来吧。”新帝把诏书递给身边的这位面具侍卫,说道,“茶青方,把这纸诏书拿去给沈侍郎看。”
  年轻的面具侍卫微微垂眼,见诏书上沈知行三个字,嘴抿成了一条线。
  他走下玉阶,将诏书扔给沈怀优,沈怀优连忙接过:“辛苦茶大人。”
  茶青方负手立在一旁,看不清面具下是何表情。
  沈怀优两鬓斑白,接过诏书后,将诏书拉远,眯着眼睛看完,面色一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惊呼:
  “陛下!万万不可!”
  新帝笑了起来,她的手搭在膝盖上随意叩着,挑眉问道:“朕要立你儿子沈知行为帝君,有何不可?”
  “这……”沈怀优汗如雨下。
  沈知行是他儿子不假,可……可知行十年前就已病逝了啊,陛下您也是知道的!
  新帝笑罢,正了神色,沉声道:“沈怀优,我班曦是恩怨分明之人,亦是遵守诺言之人,十年前,我就与知行哥哥订立誓约,不管我是公主,还是九五之尊,婚书之上,我班曦的姓名旁,只能是沈知行。”
  沈怀优瞳孔一缩,慌忙伏地,冒死说道:“陛下三思!知行他……他已不在人世了啊,陛下!”
  新帝摆弄着衣袖上的金线牡丹绣,懒洋洋耷拉着眼皮,淡淡道:“不用你特地提醒,朕知道知行不在了,不过,沈侍郎家,不是还有沈知意吗?既然是双生子,想来,知行长大后的模样,朕,也能在他沈知意的脸上瞧见。”
  沈侍郎大骇。
  他抬起头来,几乎是嘶声喊出来:“陛下!十年前……十年前那次意外后,臣就将知意那不成器的顽劣之子送进稷山山寺清修……这十年来,知意不曾习得半点礼仪,文不成武不就,实在难堪大任……”
  新帝冷笑一声,道:“朕有说过立他沈知意吗?他也配!”
  沈侍郎惊愕片刻,猛然懂了新帝的意思。
  她是要他还活着的小儿子沈知意,代替去世多年的长子沈知行入宫,她只要那张脸,无所谓他是谁。
  “朕立的帝君,只能是沈知行。沈侍郎,你可听明白了?下月十五,朕要昭告天下,举行册封婚典,退下吧。”
  沈侍郎俯身叩首,闭眼认命:“臣,领旨谢恩!”
  立在一旁的茶青方走去,将诏书卷好,狠狠塞入沈优的怀中。
  沈侍郎退下后,班曦拿起茶,轻轻撇过,抿了一口:“什么时辰了?有些乏了。”
  茶青方走上前来,为她系上披风,垂眼说道:“不到申时。入秋了,夜凉,陛下仔细添衣。”
  班曦端详着他那张银面具,问道:“怎么了,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茶青方顿住手,小声说道:“人都没了,陛下若想立帝君,不如立个碑,追封……”
  “立碑追封,人就真的没了。”班曦微微叹气,“我答应过知行哥哥的,我总要给他一纸婚书,王君也罢,帝君也罢,到底是想再见他一面,想让他活生生站在朕面前对着朕笑,哪怕是欺骗自己。”
  班曦转过身去,行走如风,又道:“知行知意一母双生,从小就相像得很,若不是性情天壤地别,就连他们父母也认不出他们两个。知行哥哥若能平安长大,想来,应与现在的沈知意差不多……”
  茶青方身后跟随,垂眼道:“那可不一定。双生子也有不像的,何况沈知行性子好,那沈知意……”
  班曦慢慢瞥了他一眼,无奈:“朕能有什么办法,做皇帝不是做神仙,无法让知行复生,只好想出这么个替身法子,安慰自己。”
  她说罢,软下语气,道:“我也不过是想从沈知意身上,见一见长大后的沈知行,会是什么模样。”
  “可那沈知意从小就是坏坯!”茶青方咬牙切齿道,“进宫后,定会将昭阳宫闹个天翻地覆……”
  “朕就是要让他进宫。”班曦哼笑一声说,“他得向朕,向知行哥哥赎罪……哦,还有你,他也得向你赔不是。”
  班曦看着茶青方脸上的银面具,颇是惋惜了会儿,皱眉道:“你要怕他本性不改,便去稷山,教教他规矩,起码朕和知行哥哥的婚典,不能让他出半点差错!”
  “喏。”
  ----
  云州稷山的一座简陋的山寺中,一身着粗布衣的年轻男子弯腰捡起摔在地上的鸟窝,轻敏地爬上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