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北鸣正太学院 作者:梁小玉

时间:2019-11-02 08:43标签: 天作之合 江湖恩怨 青梅竹马 欢喜冤家
文案 教书育人哪家强,华夏中原找北鸣,试学一月不收任何费用,中原北鸣山高级学院! 舞剑论道哪家强,华夏中原找北鸣,江湖朝廷抢着要,j_iao钱预定都满足不了! 闻名遐迩的办学质量,耳熟能详的院长大名,使中原北鸣山高级学院美誉远扬,成为举世瞩目的学院
 文案
教书育人哪家强,华夏中原找北鸣,试学一月不收任何费用,中原北鸣山高级学院!
舞剑论道哪家强,华夏中原找北鸣,江湖朝廷抢着要,j_iao钱预定都满足不了!
闻名遐迩的办学质量,耳熟能详的院长大名,使中原北鸣山高级学院美誉远扬,成为举世瞩目的学院,成为众多学子向往的学院。
如今,这个古代培训班又迎来了一批小正太,新的冒险即将开启……
——————————————————
头号忠犬攻X软萌正太受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芳离,秦天 ┃ 配角:苏时越,楚寒烟,赵娉婷,白冉竹 ┃ 其它:正太
 
==================
 
  ☆、第一课:如何真确搭讪正太
 
  元景十五年三月,五皇子容瑄起兵谋反,安逸了十多年的御林军被打得措手不及,连连溃败。听到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居然会谋反,老皇帝被气得抑郁而终。
  太子假借求和名义,劫持了容瑄。怎知却被没一点武功的容瑄活活拗断了脖子而亡,19岁的五皇子容瑄登基。他不是文朝历史上最年轻的皇帝,却是最年轻的篡位者。
  元景二十一年,经过六年的平和,各地百姓已逐渐从战乱y-in影中走出。北鸣前山再次热闹了起来,络绎不绝的书生、侍卫、书童、小贩,穿梭在山脚下。
  往昔供行人歇脚的风雨亭,现被改造成了招生初试点。一个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拿着自己最得意作品,排着队给初审官翻阅。身边自然少不了陪同的家属、下人等。
  人数众多以至于一眼望下去,都望不到队尾。能在这北鸣山摆起这么大阵势的,就只有那北鸣书院了。
  北鸣书院,其实也就是个学艺学武的地方。他不同于其他书院的有两点。偏偏又是这两原因使得那么与众不同。书院的创始人慕容辞,是江湖上最受说书人津津乐道的人物,练武奇才,却更爱做美食烹饪。
  曾一度笑傲于江湖,却突然放着武林盟主不做了,跑山里开办了个书院。
  更重要的是,当今的皇帝容瑄,在北鸣书院中韬光养晦了八年之久。平r.ì只见他诗词作画,仿佛碰一点兵书帝学就是大罪的人,最早的起兵之处,却也正是在这北鸣山。
  再说回这山脚下的入门初试。
  北鸣书院有了这两块活招牌,名声自然非同一般。更加上之前的内乱,时隔六年才再度招生,全国各地盼着自家孩子成龙成凤的父母,都带着娃赶来了。
  “这画的是什么啊?俩只母j-i为啥要在树上啊? ”“什么?这是凤凰?你别骗我老太婆没学识啊,下一个下一个!”
  “字是不错,不过你一看到我就尿裤子,是啥子情况啊?下一个下一个!”
  “你哭也没用啊,这首诗就是抄袭的!我见你长的这么水灵,也很想让你通过啊。但偏偏你抄的是地摊上五文钱就能买到《天天向上古诗集》,还是第一页!哎,下一个下一个”
  …………
  被刷下来一批一批的孩童,都哭丧着脸。他们的父母也都很气愤,为何初试的考官,并不是他们想象中满腹才学的文人,而居然是一个人高马大,膀大腰圆农妇模样的大婶。
  蜿蜒曲折的队伍外,一个十四、五岁模样的青衣少年,牵着身旁另一个少年的手,时不时回头看看他。一高一低的两个身影不慌不忙的逛着,仿佛只是来出游踏青一般。
  “芳离,明天是初试的最后一天了,你真的不去准备下作品吗?”高个子少年先开了口。
  比他矮一个头的少年眯起眼睛,圆圆的脸上被yá-ng光晒得微红,露出浅浅的梨涡戏谑着笑道:“怎么?今天不称呼我表兄了?是不是觉得人多才不好意思了?”
  秦天无奈得伸手摸了摸谭芳离的头发“都什么时候了,还取笑我,错过了这次机会,哪有这么好的地方让你学习诗词书画的”
  “那正好,我们可以假装在这儿修行骗过父母,然后到处游山玩水,岂不乐哉?秦大哥你不是一直想去江湖闯闯嘛,我就陪着你啊。”谭芳离慢慢悠悠得说着,却把一旁的秦天吓着了。
  “我……我没说想去闯江湖啊。这话你可不能在舅父舅母面前说起,否则他们会担心的”  
  谭芳离眼神黯淡了一下,随即又恢复明亮的颜色。扑闪着大眼睛让秦天给买好吃的。
  …………
  未时刚过,山脚下传来阵阵的敲锣打鼓声,哪家娶亲队伍跑这儿来了?排队排得快昏昏欲睡的众人,此时都拉长脖子想看热闹,又怕被c-h-ā了队不敢上前一看究竟,心情复杂。
  鼓队终于在风雨亭外驻足了,队伍中间停了一辆崭新的马车,顶棚和侧边都镶着金边,在yá-ng光下十分夺目。话说离这北鸣前山最近的一个村庄,也得两天两夜时间。
  忙碌的奔波这马车居然还是如此崭新,这种促榆树制作的马车真不是一般百姓能拥有的了。众人哗然,这马车里的人绝对是非富即贵!
  门帘被掀起,一双玉手轻轻得扶着车框,最先下车的女子二十有五的样子,明眸锆齿,花钿罗衫。那种神情风韵,可不是一般的妇孺可比的。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皆是国色天香的女子。
  看热闹的壮汉们丝毫不顾及发妻是否在旁,贪婪得垂涎着眼前的美色,仿佛马车上能下来七个仙女一样,正等着第四个呢。却偏偏发现下马车的是个男孩。
  明黄色锦衫镶着金边,高高的马尾,亦有条金色发带挽起着。胸前戴着的长命锁暖润滑泽,腰间佩着上好的都兰岫玉,连玉佩上的穗子也是价值不菲。
  这般的锦罗玉衣,恐怕当年的太子都不敢穿得这么招摇。
  谭芳离散人一个,自然会拉着秦天,围过去看热闹。
  只见那三位仙子般的美人此时都哭丧着脸,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黄衫少年笑盈盈得握着其中一人的手说道:“傲晴啊,你最懂事,我不在的时候,记得照顾幼荷跟初蕊……”听到“不在”一词,三人又轻声抽泣了。
  少年摇摇头笑:“又不是生离死别,瞧你们难过得。我有空自然可以回来看你们”四人又寒暄了一会儿,三位女子就坐上马车返回来时的路,驶出好远还能看到他们挥别的玉手。
  “这般母子情深,真是令人好生羡慕!”谭芳离眨巴着大眼睛,把目光收回,跟秦天说:“我们母亲如果也能这般温情如玉,她再让我每天抄两百章经文我都愿意!”
  秦天尴尬得看着他,正想回他话。远处传来’哈哈”的爽朗笑声。正是那罗衫锦衣的小公子。
  苏时越也不是有意听到“母子情深”四字的,但偏偏就是听到了。瞧那说此话的少年比自己矮上一截,稚嫩微圆的脸庞配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看他装束,真会以为是个女童。戏谑之心一起,就顾不得还要上山赶往书院的事情了。
  “喂,那边的圆圆脸,你叫什么名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