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祸国·归程+番外 作者:十四阙(上)

时间:2019-10-30 10:23标签: 古典架空
编辑推荐 ★ #祸国# 新浪微博超级话题千万阅读量;《祸国图璧》《祸国式燕》荣获2018年*值得期待出版新作奖,蝉联当当网、*新书热卖榜Top3,豆瓣8.2分高口碑佳作;累计销量逾10万册畅销小说! ★ 万千读者翘首以盼的长篇古言系列!一腔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执念
  编辑推荐
  ★ #祸国# 新浪微博超级话题千万阅读量;《祸国·图璧》《祸国·式燕》荣获“2018年*值得期待出版新作奖”,蝉联当当网、*新书热卖榜Top3,豆瓣8.2分高口碑佳作;累计销量逾10万册畅销小说!
  ★ 万千读者翘首以盼的长篇古言系列!一腔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执念,一段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寻途!畅销书作家十四阙古风权谋传奇『祸国』系列版图续扩!祸国一出倾天下!
  ★ 十四阙,畅销书作家、编剧,微博著名萌宠博主,粉丝数超350000。擅古风、奇幻、悬疑题材小说,文字温暖励志,直扣人心,多部作品影视化筹拍中。
  ★ 《祸国》系列版图续扩,且看唯方大地风云再起,续演古风权谋群像大戏。大人物与小角色共彩,不落窠臼;政治博弈与爱恨纠葛并行,双线齐发。成功塑造了一批与众不同的风流人物和构建了一个值得深究品味的传奇世界,令读者产生共鸣,为之动容。
  内容简介
  唯方大地,燕璧程宜四分天下。
  暗黑组织“如意门”长年掠拐孩童,将其训练为杀手细作,输至各国世家派用,以此敛取大量机密,并逐渐将邪恶之手伸向朝堂。
  燕王宠臣风小雅身患融骨之症,“病美”无双,因故抛弃十一夫人秋姜,将她软禁山中。忘却前尘的秋姜于一个风雨夜孤身出逃,几经辗转,在踏上回程之路的同时,结识了落难异乡的程三皇子颐非。
  一个欲重拾记忆,一个欲夺回王位,水火不容的二人在一片腥风血雨中,并肩向程而去……却发现,毒蛇般盘踞程境百年之久的如意门,似乎发生了未知惊变……
  四国风云再起,目标只有一个——铲除邪恶组织如意门!
  然而,随着秋姜记忆地缓缓复苏,一个旷世秘局终于浮出了水面……
  如意夫人,究竟是谁?姬婴之死,另有玄机?
  这一趟九死一生的归途,何所为归,归向何处?
 
 
第一卷 今生·蛇眠 
  水去云回,追月万里
  蹈锋饮血,败寇成王
  而我终于一步步走到终点
  却发现
  被坚持锐的这趟归程
  ——归程不归人
 
 
楔子 弃妇
  真可怜。
  秋姜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雪,耳朵里,却听着三十丈外奴婢房里传来的聊天声。她们都在说——她好可怜。
  “夫人求了那么多次,公子都不肯来,真是半点往日情分都不念了……”娇俏的女声,是那个叫阿绣的婢女的。
  “被送上山来的,都是失了宠的。”疲惫苍老的声音,是那个叫月婆婆的管家的,“这么年轻,就要一辈子待在这里,没个儿女傍身的,可怜哇……”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听说她得罪了大夫人,才被弄到山上静心养性,一养就大半年……看来,是没希望回去了。”阿绣感慨着,难免抱怨,“我们也得在山上陪一辈子不成?这里好冷啊,洗衣服洗菜能冻死人。”
  “要不,再去求求管家,求她去公子面前递个好,只要公子能来看看夫人,没准一切就还有转机……”
  秋姜静静地听着。
  她其实什么都不记得了。
  年初的时候大病一场,醒来后头疼欲裂,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谁,曾经做过什么,身体也完全不听使唤。
  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需要重新认知眼前的世界。
  幸好还能听懂别人说话。而且,听觉特别灵敏,很远的地方的声音都能听见。
  因此,这些天,她一直静静地坐着听。
  她所住的地方,叫陶鹤山庄,是建在一座叫做云蒙山的山顶上的,常年积雪,加上正值深冬,格外寒冷。
  她听阿绣抱怨说这个月的炭用得特别快,全烧完了,因此,屋子冷得跟冰窟一般。
  现在日头出来了,稍稍好一些,月婆婆就将她抱到窗前晒太阳。
  窗外是个荒芜的院子,没有任何景致可言。倒是天空湛蓝,万里无云,干净得有如明镜。
  据说她叫秋姜,是一个叫风小雅的人的十一侍妾,因为顶撞大夫人而失宠,被送上山来闭门思过。
  除了她,陶鹤山庄里还有好几个同样失宠的侍妾,但彼此独门独院,相距甚远,从不往来。
  这几个月,除了月婆婆和阿绣,她没见过第三人。
  她想见见风小雅,但月婆婆几次递话过去,都没回应。月婆婆每次给找的理由都不一样,什么公子可能还没消气,你再等等;公子太忙最近没时间,你再等等;公子也病了出行不便,你再等等……
  可秋姜却早已从月婆婆和阿绣的私下耳语中得知:风小雅拒绝来看她。
  真可怜。
  阿绣和月婆婆都这么说她。
  秋姜面无表情地听着,一言不发。
  然后,她深吸一口气,试着抬动手臂,慢慢地、一点点地抓住窗棱,就差一点、差一点了……
  啪!
  月婆婆和阿绣闻声匆匆赶来,冲进房间时,看见的就是秋姜又一次地摔在了地上。
  “拿什么做什么,叫我们一声便好。你身子还没好利索呢,别逞能啊!”阿绣带着几分埋怨地将她抱起来,十六七岁年纪,力气倒是很大,抱着她回榻,半点不喘气。
  月婆婆掀开她的衣服,果不其然地看见她身上又多了几块青痕。
  阿绣一边为她抹药,一边继续责怪道:“才三天,就摔了七八次,药膏都快用完了。要等初一他们才送东西上山,还有十天,什么都得省着用。”
  秋姜并不说话,她五官平凡,沉默不言时就像个没有生气的木雕。
  阿绣无奈地叹了口气,给她盖上被子:“行了,你还是躺着吧。快午时了,我去做饭。”
  阿绣离开后,月婆婆也正要走,忽听被中传来一声呜咽,极轻极浅,满是压抑。
  月婆婆回头看了被中的可怜人一眼,心事重重地离开了。
  当晚秋姜就病了。
  高烧不退,浑身战栗,米汤难进。
  阿绣慌了:“这、这可怎么办?得请大夫来啊!可我们是不准下山的,怎么办怎么办?”
  月婆婆犹豫许久,才去暖阁里抓了只鸽子,夹张字条让它飞下山了。
  阿绣很是震惊:“婆婆您养的鸽子原来是做这个用的?”
  月婆婆叹气:“公子说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许给他放鸽子,可我看夫人这状况……怕是熬不过这几天了……”
  “公子真是无情之人。”没有见过风小雅,只是听说了许多他的事迹的阿绣如此道。
  这位无情的公子终于在第二天晚上,踏足陶鹤山庄。
  阿绣只抬头看了一眼,便心脏扑扑乱跳:太、太……太俊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