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祸国·归程+番外 作者:十四阙(下)

时间:2019-10-30 10:21标签: 古典架空
第十九章 行道 秋姜垂着眼睛沉默了许久,最终抬起头,凝视着风小雅道:我要回如意门。 风小雅道:我陪你去。 不。秋姜摇头,你应该去做更重要的事。不然,怎么对得起胡九仙帮你设的这个局? 风小雅一怔:你知道? 胡九仙不愿去程国,故意借快活宴,配合你和
第十九章 行道
  秋姜垂着眼睛沉默了许久,最终抬起头,凝视着风小雅道:“我要回如意门。”
  风小雅道:“我陪你去。”
  “不。”秋姜摇头,“你应该去做更重要的事。不然,怎么对得起胡九仙帮你设的这个局?”
  风小雅一怔:“你知道?”
  “胡九仙不愿去程国,故意借快活宴,配合你和颐非演了一场戏。这场戏的结局,是不是玖仙号沉没,胡九仙虽然获救但重病不起?他提前一步激女儿离开,甚至放任我做手脚,将胡倩娘送入云笛之手,也是因为你们早就约好了的。”
  风小雅目光闪动,“还有吗?”
  “他还帮你们引来周笑莲和马覆,如此一来,程国五个候选者,你们搞定了三个。剩下的杨烁和王隋玉,入程后再见机行事。你跟颐非商量好了,表面上,是你选王夫吸引外界视线,内地里,是他联手世家改朝换代。作为交换条件,你甚至要求他帮你监视我、考验我,或许,还想再次改造我。”
  风小雅一笑,满是叹息:“你真是我生平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子。”
  “正如我觉得,只要我当上如意夫人,就能彻底结束如意门一样,你们觉得,换颐非为程王,才是彻底消灭略人组织的方法。燕王,姜皇后,和未来的程王颐非,三王联手,唯方将会有一番新景象。”
  “没错。这是我们真正的计划。”
  秋姜闭了闭眼睛,神色却是难掩的萧索,半响后,惨然道:“世事如此无常……谁能想到……璧国,竟会搞成这样……”
  昭尹为了一己之私,灭了薛家不算,还打压姬家,扶植姜家。姜老狐狸竟生出个姜沉鱼那样的怪胎,当了皇后,得了璧国的权杖。
  而被姬婴看好的颐殊因为脱离如意门的控制,变得荒 y- ín 残暴,令程国陷入了更加不堪的境地,倒让当初姬婴不看好的颐非,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
  秋姜忍不住想:莫非老天见她没能赶上去年的三王会程,所以特地补偿她重新来过?
  一念至此,心中突生希望:是啊!虽有无数悲愤、痛苦、遗憾,幸好还有重新再来的机会。
  秋姜迅速做出了决定:“你们尽管按照你们的计划走。我先自行回如意门,随时配合你们。”
  “如意门现在不知什么情况,你独自一人太危险,我们一起。”
  “不行。带着你,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风小雅的眸光黯了下去,体内不断跳动的六股内力无比清晰地告诉他——她说得没错。他每次动用武功后,都需要大量时间休息,平日里也要时时刻刻保持平静,免遭反噬。这样的他,于秋姜而言,确实是个拖累。
  “那带着我呢?”船舱中,忽然传出了颐非的声音。与此同时,舱帘挽起,佝偻消瘦的“丁三三”就那么笑嘻嘻地走了出来,他的腰间重新系上了那根被卖掉的薄幸剑。
  秋姜冷冷一瞥,他便收了笑,弯腰开始咳嗽起来,认认真真地扮演好角色。
  秋姜真不知是气还是笑,问道:“你不随云笛回去处理大事?”
  “玖仙号沉没,云笛关心弟弟安危,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抢救,再载着幸免者们回芦湾,那般人多眼杂的,我跟着他,是生怕别人认不出我么?”
  “那周笑莲和马覆怎么处理?”
  “云家船救了许多幸免者,独独找不到周马二人,只能向女王请求支援。我那妹妹大概会派她的新宠袁宿处理此事。当袁宿坐着战舰出海四处寻找时,你说他会想到周马二人其实就在云家船的密舱里囚着么?”
  好计!秋姜认同这一点,最明显的地方,确实是最容易疏忽的地方。而且,袁宿想必是个棘手的人物,将他从颐殊身侧调走,也更方便云笛行事……
  “所以……”
  “所以,还是三儿我,带你这个叛徒回如意门找夫人,听候夫人发落。”颐非冲她眨眼一笑,然后看向风小雅,“对不住了鹤公,你的心肝宝贝还得继续跟我混。放心,我肯定把她照顾得妥妥当当、平平安安,毫发无损地带回来给你。”
  风小雅望着他,过得片刻,深深一拜:“多谢颐兄。”
  秋姜眼底闪过一丝尴尬。他们两个这番话,说得好像她还是风小雅的十一夫人一样,明明是假的,而且已休了。只是……她跟风小雅之间,也确实说不清楚了。
  金钱易讨,情债难还。
  罢了。
  ***
  云笛很快派了小船来接应,将风小雅、周笑莲、马覆和云闪闪带走。颐非则c.ao桨划着小船带秋姜离开。
  风小雅离去时,似有万语千言要说,但秋姜抢先一步道:“我会平安的。你要保重。”
  风小雅便没再说什么,笑了一笑,挥手而去。
  秋姜心中似落了一块千斤重石,松了口气。回头,却见划船的颐非眼神揶揄地笑道:“这算不算是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
  “分明是——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她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不足与外人道也。
  秋姜说着就要进舱,却听颐非望着广阔无际的大海,悠悠道:“你看这悠悠空尘,忽忽海沤,浅深聚散,万取一收。”
  秋姜一怔,脚步下意识停止。
  再扭头看向颐非时,他不再说话,专心地划起桨来。阳光曝晒,他的面目如被融化,看不出真实表情。但不知为何,秋姜却直觉地觉得,这一刻的颐非,是悲伤的。
  一种万事与我无关,我与喜悦无关的悲伤。
  他这样的人,会因为什么事而真正地高兴呢?得到皇位,成为一国之君后,就会开心吗?可如果不开心,又为什么要去争呢?
  也许,是跟她一样,天降大任,摆脱不了。
  是宿命,更是……原罪。
  ***
  秋姜心中十分清楚,此趟旅程危险重重。但她没想到的是,第一重磨难,会来自于老天。
  跟风小雅分别不久,海上的风就变大了。
  颐非放下桨,爬上桅杆眺望一番后,开始收帆。
  秋姜见他面色凝重,便也出来帮忙,问道:“要有风暴?”
  颐非叹了口气道:“我出海前忘了拜龙王,你拜了没?”
  秋姜想了想,问:“现在拜还来得及吗?”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莞尔。
  收好帆,藏好桨,封好门,清点了一番食物和水后,颐非在角落里坐下道:“好了,能做的都做了,听天由命吧。”
  “为何不发焰火求救?”风小雅的船应该没走远。到云笛的大船上,总比这艘小船平安些。
  颐非做了个掐指算命的动作:“因为我们要等另一艘船经过,算算时间快到了。”
  “什么船?”
  颐非看着她,别有深意地说道:“青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