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长命女+番外(四)作者:我想吃肉

时间:2019-07-05 11:45标签: 宫廷侯爵 励志人生
:看肥力,也看地势。袁樵也认真听了。梁玉又领他们去看水渠,父子俩都看出来,眼下的水利不大好。袁樵道:还是要修的,只是兵火过后一片残破,人力不足。 梁玉道:那你得小心夏天为了争水打起来。 袁樵道:我知道这种事。 梁玉道:那你打过吗? 啊? 梁玉告
:“看肥力,也看地势。”袁樵也认真听了。梁玉又领他们去看水渠,父子俩都看出来,眼下的水利不大好。袁樵道:“还是要修的,只是兵火过后一片残破,人力不足。”
  梁玉道:“那你得小心夏天为了争水打起来。”
  袁樵道:“我知道这种事。”
  梁玉道:“那你打过吗?”
  “啊?”
  梁玉告诉他:“我家打过,打我记事起,两年打一次,空的那一年是对着骂祖宗八代和夜里起来偷水。知道、见过,跟自己打过是不一样的。就像这种田……你看我这边种得快,那里种得就慢。”
  “缺耕牛,我在设法解决,牛不足,以马代之也是可以的,只是都缺。”袁樵看那边两个人承担了牛的工作抬着犁,行进得十分吃力。
  “你看他们的犁。”
  “犁?怎么了?”袁樵凝目望去,现出疑惑的神色来,袁先也顺着梁玉的手指看过去,小脸上更是一片茫然。父子二人认得一些农具,这比起某些人来已算是有常识了,要他们细分辨,袁家却不是研究这个的。
  “你没扶过犁就不知道,这种太吃力,笨重,入土也浅,不如咱家的好使。”
  效率的重要性袁樵是知道的,但是就像梁玉说的,他对农事并不熟悉。他还算好的,至少知道种田不易,也有一些常识,还肯听梁玉说种田的事情。此时与两汉时的“循吏”已有不同,许多官员知道“爱惜民力”、“不误农时”就算是个不错的官员了,但是绝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去研究这些,他们更希望家人读书、明礼。肯卷起裤脚下地受辛苦的,是少之又少。
  袁樵很重视地问:“你能拿得准?”
  梁玉自然地给了他一个白眼:“你种过地还是我种过地?我跟家里写信,跟我爹要了几具犁来,拿来了你亲自扶一扶就知道啦。”
  白完了袁樵,梁玉对袁先却是非常和蔼:“阿先,你看,什么事都是学问。现在抢农时,原本要两天干完的活一天干完了,这就抢回来了。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实惠,虚名都是虚,实绩才是根本。没有实绩的名气,都是无根的浮萍。”
  袁樵虚心地问道:“那犁什么时候到?”
  梁玉道:“应该在路上了,他们走快走慢,我也说不好。”
  袁樵道:“那还有什么别的工具可以改进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梁玉道:“我把不一样的都试过一遍,把要改的都写信让家里捎过来了。”
  袁樵如释重负:“谢娘子。”
  袁先小小翻一个白眼,心道,还没成婚呢,爹你轻狂。他自来安静,腹诽一句却不说出。默默地跟在梁玉后面,听她说楣州与她生长的环境不一样,有些东西好种,有些不好种。不由自主地就想到她在路上分装的种子,点点头,【她是个有计较的人。且知道这些庶务于为官大有好处,阿爹有娘子相帮,应该很快就有政绩了。】
  袁先心里也小小地雀跃了一下。
  三人转了一圈,梁玉想楣州百废待兴,袁樵的事情又多,便说:“还有一事,今天原想着与阿先一同出来就不急,你什么时候有功夫了什么时候再带你去看的。既然你来了,那就一同去看看,好不好?”
  袁樵感兴趣了:“好!阿先?”
  袁先也很好奇,这是一件什么事情。只犁一样,就让他知道农事里也有学问,【我不必去深究它,却要知道一二才好。否则不谙世事,所谓宵衣旰食,也不过是浮于表面。】
  ~~~~~~~~~~~~~
  梁玉见他们都兴趣,低声道:“跟我来,不要声张。”
  一行人翻身上马,奔驰了四十里。楣州地方地势不甚平坦,眼见要到山里,袁樵道:“这是要去哪里?残匪未清,不要涉险。”
  梁玉道:“就到了,来,下马吧。”
  袁樵跳下马来,一看梁玉已经站在地上了,转身把袁先接了下来。轻轻戳一戳袁先,袁先鼓一鼓脸颊,乖巧地问道:“娘子要给我看什么呢?都是山。”
  可爱装得并不成功,盖因梁玉自己就是个装可爱的高手,一眼便识破了。识破不说破,梁玉答道:“看黑户。”
  这是句黑话,梁玉补充道:“都没有户籍的,也不归哪一家人。就躲在山里。”
  袁樵道:“这怎么可以?”杨仕达是怎么惹得朝廷动手的?还不就是隐藏户口的问题吗?大军还没撤,眼皮子底下就出了这种事情,简直是挑衅。
  梁玉道:“他们没有户籍,也没依附什么人,自给自足,男耕女织。”
  袁樵道:“那也不行!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这里竟然还有人?”
  这里离楣州城也不太远,楣州之前还有一个杨仕达,这都能叫他们剩下来?
  “当然有!你们谁也没法子把全境都犁一遍不是?人往里头一躲,就是真的杨土司来了,这里也有他管不到的人。他们自给自足,也不靠谁,自成一体。”
  “你怎么发现的?”
  梁玉道:“自给自足也还须有些别的东西交易,我打从一来楣州就留意,叫他们找找货郎。”穷人连盐都很少能够吃上,衣服还是要穿的,做衣服就需要针、剪一类,这些都是无法自己生产而需要交易的物品——总不能祼着。
  袁樵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
  “方言难道是白学的吗?”梁玉笑了,“往街上走一走,看到哪里有货郎,叫住了聊两句,就什么都知道了。货郎又不是你,听到黑户脸都黑了。”
  袁樵的脸真的黑了,袁先只觉得这样有趣,也有些佩服梁玉。她杀“四凶”,袁先只是耳闻并未亲见,亲历她行事,才有了真实的感觉。袁先给父亲解围:“娘子找到他们,是为了让阿爹将他们编入户籍的吗?”
  袁樵轻轻咳嗽了一声。
  梁玉道:“这个么……一半一半吧。”
  “另一半是什么?”袁樵c-h-a言问道。
  梁玉道:“我原打算在楣州住个几年,总得置点产业。我又没打算靠敲诈勒索来当狱霸,自己手上也没什么干活的人,他们这些跟着我的人,照顾我的生活、保护我的安全是够的,耕织却不是他们的长项。”
  父子俩都露出恍然的表情——合着你要留着自己用啊?真是到了哪里都忘不了搞事。
  袁樵道:“你怎么也搞起隐瞒人口的事情来了呢?”
  梁玉与他拉开两步的距离道:“可别冤枉我!一半一半,人口你记入户籍了,我聘他们做工,总不犯法吧?再说了,”梁玉嘲笑道,“你还能把人捆起来,拿鞭子逼他们干活吗?”
  袁樵走近了两步:“有田有舍,为什么不……”
  “赋税、徭役,”梁玉给了他肯定的答案,“人家要的不过一点自己不能产的盐——这个吃的还极少——一点针头线脑,余者全都自给自足,要你何用?你既无用,他们为什么要把辛苦钱交给你?还为你干活?逃户为什么流亡?他们原本没有田吗?有,种不下去了。瞧,我就说了,你不自己下地,再说什么爱惜民力都是虚的,这里头学问可多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