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质女(下)作者:狂上加狂

时间:2019-06-30 10:19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男子,怎么好劝王女堕胎了事?是以来回踱步也是想着良方。 倒是姜秀润自己先镇定了下来。 依着方才郎中的话,她已经怀孕两个月出头,快往三个月去了,就算饮下堕胎的药,也是堕不干净的。 仔细算算时间,这点骨血应该是忘形了那一次才有的。 方才郎中张嘴的
男子,怎么好劝王女堕胎了事?是以来回踱步也是想着良方。
  倒是姜秀润自己先镇定了下来。
  依着方才郎中的话,她已经怀孕两个月出头,快往三个月去了,就算饮下堕胎的药,也是堕不干净的。
  仔细算算时间,这点骨血应该是忘形了那一次才有的。
  方才郎中张嘴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却是自己先前吃的药会不会寒了腹内的那个孩子。这种自觉反应也着实让姜秀润自己觉得可笑。
  不过就像姜秀瑶对她曾经叫嚣的那般,未婚女子怀孕的王女又不是先前没有过,大约不过是偷偷打下来,又或者生出来再送出去。
  可是姜秀润两个都不想要,既然有了,便是上天注定。她自己的孩儿,她自己养得起。
  姜秀润是个拿定了主意便不再轻易烦恼动摇的人,既然想罢,便也不再是烦恼。于是她轻启朱唇对满地绕圈子的姬无疆道:“姬大人若是无事,便坐下说话。”
  经姜秀润这么一提醒,姬无疆也觉得自己失态了,连忙谢过王女后坐下,语带试探道:“大王女,如今您怀了身孕,恐怕回归王庭便要不便了,若是有什么想法,不若在这小乡里解决,也免了走漏风声。”
  姜秀润微微一笑道:“姬卿最了解我的父王,您说依着父王的秉性,一个失婚无子的王女回到王庭后,他会作何打算?”
  姬无疆想了想,道:“若是王女您是个逆来顺受的,大约是要再拿您与诸国和亲……”
  姜秀润苦笑了一下:“姬卿果然了解我父王,是以,这有了身孕的事情倒也不必瞒着他,但也不必告知孩儿的父亲是谁,便是我偷情作乐,得了一个生父不详的孩儿,让他暂时死了这念头。到时候父王大约是不会管我,只会让我躲出宫去自生自灭。这样一来,我做事也会顺手些。”
  姬无疆如今对姜秀润这位王女是言听计从。聪明人若被另一个聪明人折服,那种盲从有时也是很可怕的。
  况且姜秀润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孩儿表现的这般镇定,仿若只是吃胖了长块肉而已,倒显得他大惊小怪了。
  而且眼下最要紧的,也不是如何处置大王女腹中的胎儿,而是如何依照计划,让王子姜之回归王庭,巩固权力,再不可像以前那般任由申后欺凌了。
  是以二人随后的谈论,再也没有谈及这突然而至的孩儿,而是其它的部署安排。
  当初国君姜虽然给大齐太子修书,言明会谨守姜秀润假扮姜禾润的机密,可是对于波国的王庭而言,刚开始送出去的就是大王子姜之和王女姜秀润两人而已。
  “姜禾润”这个名姓,在波国也再无存在的必要。
  临近波国都城仰城时,姜秀润便换回了女装。
  当初她告知申后,自己的妹妹姜秀瑶回归后倒不必隐姓埋名,只做了本姓,直接嫁入申家便好。
  到时候波国的史书上也会如实记载,王女姜秀瑶入大齐为质,转年回归波国,成为死去申思文的遗孀。
  这样一来,姜秀瑶在守寡之余,倒是可以名正言顺地维持王女的待遇与体面。
  当离开故土甚久的大王子姜之与王女姜秀润进入波国都城时,并无车马开道,作为边疆小国最富庶的都城,最近也是略显冷清。
  不过波国也不是全无懂礼的人,有几位老臣早早地便在城门口侯着,等着迎接王子王女。
  姜秀润给哥哥递了话,亲自下马车与这些老臣相见。
  这些老臣就是接下来她与哥哥坚立王庭的资本,当殷切相待。
  如果说她在爹不亲娘不爱的凤离梧的身边默默侍奉了这么久,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天生不受宠的孩儿不必怨天尤人,每一分尊敬都得靠自己的换取,如果十倍的努力不成,那就百倍,决不能叫人踩在脚下,任意践踏。
  如今她与王兄回国,形势虽然不甚乐观,但也坏不到哪去。母后的爱慕者盛叶将军留下的人脉,被姬无疆稍事整顿之后,更为可用。
  而她的手里也有大笔的金可以运筹帷幄。至于兄长,在洛安城里用功读书,眼界见识都开阔了不少,而嫂子稳娘虽然买了洛安城里的产业,可是她别国置产甚多,甚至这波国的都城也有她的店铺。
  而父王的宫里最得宠的姬妾,是姬无疆安排下的。那欺凌她母后至死的申后,如今的靠山也倒了大半。
  同她与兄长当初离开波国的孤苦无依,任人宰割相比,这样的开局实在不必抱怨什么。
  当波王召见两兄妹时,已经是到了晚上。
  刚从新纳的两位美人的怀里爬起来,国君姜的腿肚子还有些发软,若不是美人催促着要他去见远归的王子王女,他是真的不想起来呢。
  只是看到姜秀润时,国君姜不免想起在墨池书会时,被她与她那丑侍女的折辱,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眼下是在他的王庭里,身为一国之君,想怎么任意处置这个不孝女都可以!
  想到这,国君姜还未在席上坐定,便声色俱厉地冲着姜秀润道:“不孝女,跪下!”
  姜之闻言,心都缩紧了。说实在的,在离开了故国,在洛安城里这段时日,若不是妹妹的坚强,他怎么可能过得如此安逸?
  君不见洛安城里许多弱国无人照拂的质子,甚至落魄到了饭都吃不饱,面黄肌瘦的情分上。而姜秀润这个本来由他照拂的妹妹,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有妻有子,自己却受尽了委屈。
  前几日,当他惊闻妹妹怀孕了时,整个人都是木的。
  他甚至想到,若不是为了自己,妹妹也许不会离开太子,在大齐安安稳稳地当个侧妃岂不是好过回波国受气?如今妹妹怀孕,却身边无照拂她的夫君,可该如何是好?
  直到妻子稳娘惊疑不定地问他:“小叔子怎么变成了姑娘家?”他才抱着妻子哽咽大哭。
  说实在的,他对妹妹的愧疚感已经远远超过了对父王的敬爱。
  所以当看见父王初见他们,不嘘寒问暖,却上来就让妹妹跪下时,心里真是激愤极了。
  可是他要开口时,姜秀润却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骚安毋躁,然后对父王说道:“因为有大齐天子的国书在身,请父王恕罪,暂时不能给您跪下请安。”
  国君姜一听,眼睛都亮了,顾不得申斥女儿,连忙道:“怎么不早说,快些读国书!”
  于是姜秀润命侍从递送上来国书,展开朗读。
  大齐的端庆帝写国书时,三郡在手,心情愉悦,写出的话语也亲善得很,便是大齐波国永结世好云云。
  只听得国君姜心花怒放,觉得靠上了泰山基石,心里稳当多了。
  当姜秀润念完国书,他也顾不得惩戒不孝逆女了,连忙问道:“那大齐的皇帝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出兵帮孤打了戎国?”
  姜秀润真是默默忍下了翻白眼的冲动,对父王恭谨道:“大齐用兵方止,恐怕不能远征,这戎国的麻烦,看来还需我们自行解决。”
  当初国君姜自不量力,想要吞并戎国,却反过来被打得鸡飞狗跳,狼狈不堪。
  如今戎国隔三差五侵扰边界,搞得波国百姓心惊肉跳,而又不小心跟梁国的刘佩交恶,形势岌岌可危,就连以往商路繁华的仰城也骤然冷清了不少。
  国君姜听闻大齐不过是嘴上溜溜,却不能出兵帮他灭了戎国出气,顿时有些萎靡,不过好在有大齐国书在,吓一吓戎国和梁国总是可行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