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捡回个小娘子 作者:浮云一

时间:2019-06-12 10:58标签: 天作之合 市井生活
文案 几年不见的俞风带回来一个小娘子。村民们纷纷表示这女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十指不沾阳春水,女红不知为何物,娶回家来有何用? 然而没多久,小娘子凡是一出门,路上的大爷大娘都要投来欣慰的眼神:俞风真是娶了个好媳妇
 文案
  几年不见的俞风带回来一个小娘子。村民们纷纷表示这女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十指不沾阳春水,女红不知为何物,娶回家来有何用?
  然而没多久,小娘子凡是一出门,路上的大爷大娘都要投来欣慰的眼神:俞风真是娶了个好媳妇啊。
  结果有一天,这小娘子跑了……
  俞风:我能怎么办?当然是追了。
  小剧场:
  俞陶陶日常苦恼:什么都不会,夫君嫌弃怎么办?
  俞风若有所思:娘子若真想找点事儿做,那能做的可就多了……
  俞陶陶(眼前一亮):什么?
  俞风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家娘子:等入夜了,为夫慢慢教你……
  深藏不露笑面虎男主×娇软聪慧爱脑补女主
  历史架空,考究党慎入。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市井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陶陶,俞风 ┃ 配角:林司舟,萱草 ┃ 其它:
 
 
第1章 初醒
  梦里是熊熊大火,在黑夜中腾起的火龙吞灭了屋台,烛台在火星中折倒在地,和花瓶的碎片混杂在一起,从身旁经过的人撞了她一个趔趄,又匆匆离去,她跌坐在地上,惊慌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尖叫声,哭喊声,渐渐都听不见了……
  “陶陶?”
  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是幻觉吗?
  她微微睁开眼,入目的是模糊的光圈。习惯了黑暗的双眼被阳光照得有些刺痛下,她又反s,he性地闭紧了双眼。
  “你醒了。”还是方才的声音,这次却像是离自己很近,实实在在落到了耳里。
  眼睛颤微地眨了眨,终于适应了眼前的光线,视线里,渐渐出现了一个人影。
  她木然地睁着眼,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处。
  这是一间简陋的屋子,房梁上还结着蛛网,窗棂上不时传来水滴落的声音,空气中有着淡淡的潮s-hi气味。
  身子沉沉,所有知觉仿佛都还在麻痹中。她想要起身,奈何浑身无力,半点动弹不得。
  “陶陶?”男子又试探着叫了一声,一张脸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
  她终于看清了眼前的面容,神智尚在混沌中:“你是……”话出了口,声音沙哑难听。
  男子眼眸闪动了一下,双眉微蹙:“你不记得我了?”
  她看着男子的脸,努力在脑中搜取关于眼前人的回忆,却无丝毫印象。
  脑子中一片空白,能想起来的只有肆意的大火,倾陷的房屋,还有杂乱的呼声,除此之外,抓不到任何记忆。
  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茫然地看着眼前,从嗓子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我……是谁?”
  男子沉默了半晌,探过身来,手指在她的额头上轻轻摩挲了一下:“什么都想不起?”
  她点点头,这才发现自己脑袋上还缠着棉布。
  “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她无力地摇摇头,嗓子里像卡着细碎的瓷片,疼得再说不出话来。
  男子见状,把一个水壶递到她嘴边:“先喝口水,润润嗓子。”
  她依言饮了数口,喉咙才稍微舒服一点。
  男子放下水壶看着她,她意识尚未回笼,也虚弱地扫了他一眼。那人眼尾上挑,此刻眉宇间却有层化不开的疲惫,平减了几分锐气。
  他端详了她片刻,突然附身,一只手撑在她耳边,直视着她的眼睛,似有怀疑:“真的不记得我了?”
  身体一下被笼罩在对方身躯的y-in影下,她甚至能闻到对方身上特属于男性的淡淡气息,却无甚压迫感,她静静地看着他,轻轻“嗯”了一声。
  男子眼睛深邃,似涌动着某种暗不见底的情绪。他盯着她少顷,突然起身,眼里却已是笑意,仿佛方才那一闪而过的幽暗只是她的错觉。
  “我是你相公。”
  话音刚落,她呼吸一顿,脑中混沌顷然消散。
  相公?
  她霍然睁大眼睛,蹙着眉打量眼前的人,她是失了从前的记忆,但下意识里还当自己是未出阁的姑娘,突然有人自称自己相公,她怎能不心生疑虑。
  男子五官清淡,生了一双凤眼,眉眼皆上挑,本该是冷冽睥睨之态,他脸上却无半分傲气,反而看起来从容宁和,极具亲和感。
  只是不知为何,看着这张面容,她隐隐觉着熟悉。
  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男子低垂了眼,苦笑了一声:“陶陶,你连我也忘了?我是俞风。”
  看到他这副神情,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若真是自己枕边人,此番情形,确实伤人。她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我的名字是……陶陶?”
  “是。”俞风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抬眼,脸上又是一片温和从容,“确切来说,是俞陶陶,娘子既嫁与我,便随了我的姓。”
  俞陶陶……
  陶陶……
  她脑中一震,在那汹涌的火势里,恍惚间仿佛有人这么叫过自己,那急切的声音,是害怕吗?
  脑中出现了一道身影,那模糊的面容,却怎么也看不清。
  她努力回想那张面容,迫切地想要记起来,却无甚作用,反而想得头痛欲裂,疼得她紧蹙双眉,闭上了眼。
  “陶陶?”
  蓦地收回了神思,脖颈上已出了些细汗,她睁开眼,双眼无神地看着对方,声音虚浮在空中:“你如何能证明?”
  “如何证明?”俞风听到这话,突然浅笑了一声,“我知娘子后腰窝有花状胎记,锁骨下有浅红小痣,你若不信,看看可好?”
  他说着就将一只手探过来,看样子是要解她的衣领,她没料到俞风会直接上手,一时乱了方寸,惊道:“住手!”
  这一句喊得用力,霎时间一股浊气冲上了喉头,她控制不住地咳了起来。
  “咳!咳咳……”
  俞风手上却只是个虚晃的动作,并没有探进去,只是把她扶了起来,靠在自己身上,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气:“你不要激动,说什么我听便是了。”
  她身上无力,被对方轻松地环到了怀中,两人都穿得单薄,隔着衣料也能感受到俞风胸腔里的心跳声。
  她红了脸,挣了挣对方的手臂,只是身上无力,动作也是软绵绵的,不像挣扎,倒像是撒娇。她妥协地松了手,嘶哑道:“放……放开我。”
  俞风按住了她试图挣脱的双手,低声说:“干草有些潮s-hi,靠着我更舒服些。”
  她脸上发烫,身子被禁锢在他怀中,僵硬得很,手脚都别扭得不知该如何放。印象里自己何时与人这样亲近过,偏偏这人还面不改色,仿佛在做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毫无轻薄之意,倒像是自己多想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