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相门千金 作者:西兰花炒蛋

时间:2019-06-11 21:18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文案 朝昌盛,世人以读书人为贵。权贵人家择婿非进士不取,僧多粥少,宰相的闺女也愁嫁。 宰相陆观为自己三个女儿的婚事愁白了头发。好不容易才抢到两个进士做女婿,轮到幼女时,总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天赐良缘,权贵抢婚,老谋深算的陆相渔翁得利,白得一
文案
朝昌盛,世人以读书人为贵。权贵人家择婿非进士不取,僧多粥少,宰相的闺女也愁嫁。
  宰相陆观为自己三个女儿的婚事愁白了头发。好不容易才抢到两个进士做女婿,轮到幼女时,总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天赐良缘,权贵抢婚,老谋深算的陆相渔翁得利,白得一个进士女婿。
  身为宰相第三女的陆士仪,一头雾水,“可是,我不想嫁读书人呀!”
  被捉来的进士,新身份却适应的很快,心中暗喜,面上却一派正经,温文尔雅地说:“娘子有礼!”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关于宰相闺女榜下捉婿的故事,架空宋朝背景。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士仪 ┃ 配角:最新完结《婕妤生存攻略》 ┃ 其它:西兰花炒蛋
 
 
第1章 (修)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草长莺飞,正是春游的好时机。然而东京城内士人们却无心冶游玩乐,盖因今日正好是进士放榜的日子。
  大梁高祖武将出身,以军功建国,为了防止武将叛乱,自建国后,重文抑武,夺武将之权,仿照前朝制度,开科取士,并定下“三岁一贡举”的规矩。
  昌和八年三月五日,由皇帝亲自主持殿试,待到十五日放榜,东华门唱名。这日,陆士仪如同往日一般起床梳洗打扮后,带着丫头青桃去正院用早膳。
  青桃不停地拿眼睛瞅她,鬼头鬼脑的样子,陆士仪曲手弹了下她的额头,道:“有什么事情就直说。”
  青桃一边摸额头,一边说,“小姐,今日进士放榜,夫人早已经遣了择婿车去东华门外等着,只等着袁公子得中进士后,将其接到家中,为您与袁公子定下婚事。”
  提及婚事,陆士仪没什么羞赧之意,笑着说:“但愿娘派去的家人身手足够利索,可别让人把袁安之给抢走了呀!”
  青桃捂着嘴巴笑,“巳时才放榜,只怕现在东华门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唉,奴婢天生一把好力气,应该让我跟着去,我保管给抓三五个进士回来,到时候还不任凭小姐挑选。”
  陆士仪大笑,“那感情好,我也像男子一样,来个三夫四侍,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服侍!”
  青桃忙“嘘”了一声,“可别传到大人的耳朵里了!”
  ……
  高祖皇帝亲自作诗云,“书中自有千锺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朝中为官做宰大多是进士出身,因此权贵人家择婿渐渐都倾向于进士,以延绵权势富贵。每到放榜日,权贵人家派出家人于榜下捉婿,既成就了不少姻缘,同时也闹出不少笑话,有些进士会隐瞒自己的婚事,停妻再娶,最后原配妻子找上门来,这官司甚至会闹到皇帝面前。
  陆士仪之父陆观任同平章事,俗称宰相。陆家是显宦人家,自然不同于其他人家盲目在东华门捉婿。陆观心中早有就有了人选,在殿试之前,他就看好了省试第八名的举子袁安之,只等着殿试后,同袁安之定下婚事。
  陆士仪来到正院,拜过母亲。王夫人将她揽在身边坐着,脸上笑意满满,“我家仪儿的婚事终于有着落了!”
  陆士仪伸手拿起一块点心,咬了一口,才说:“爹娘这么疼爱我,我想多留在家里几年,为你们尽孝呢。”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今年十八岁了,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王夫人看着身姿颀长,如花似玉的女儿,心里越看越爱,摩挲着她的脸颊,怜爱地说,“那袁安之是你父亲看好了的,人品才干无一可挑,等他高中进士,再加上你父亲的提携,日后前途不在话下。”
  服侍王夫人的侍女小燕进来禀告道:“夫人,二小姐过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挽着妇人头的年轻女子走进来,柔声唤道:“娘,三妹。”
  陆士仪赶紧起身,拉着她一同坐下来。陆观上朝,母女三人共用早膳,用过早膳,陆士柔笑着对妹妹说道:“今日也是妹妹的好日子,恭喜了!”
  “多谢姐姐!”
  王夫人笑起来,“柔儿,你妹妹可是泰山压顶不变色的人,你可羞不到她!”
  陆士柔的夫婿李骥是昌和五年的进士,也是陆观与王夫人事先打探好后,待放榜之日捉回来的,所以这次也算是轻车熟路。李骥与陆士柔成婚后,授了江y-in县主簿一职,王夫人怜惜女儿身子柔弱,不堪长途跋涉,因此留她在家住着。
  陆士仪笑道:“官员三年一迁,需进京述职,很快二姐你就可以与姐夫团聚了。”
  陆士柔脸上立刻就腾起两片红云,娇声道:“哎呀,怎么说起我的事情来。”
  姐妹两人像小时候一样玩闹起来,王夫人欣慰地看着她们,她一共养了三个女儿,个个都德容具备的好姑娘,虽然没有儿子,但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
  用过早膳,王夫人主持家事,陆士柔做女工,陆士仪则端坐在一旁练字,她心里并不像表面一样平静,毕竟这关系到她的终身大事,时不时地看看刻漏。
  终于到了巳时,这会儿应在在放榜了吧?她心想,再等不了多时,家人就会回来了,袁安之很大可能会一同过来,想到这里她心跳加速,面上强自维持镇定。
  然而直到午时,家人才赶车回府。何婶与管家过来禀告道:“夫人,袁公子落榜了!”
  王夫人吃了一惊,忙问道:“你们是否弄错了,可能是人多,没有听清楚。”
  何婶道:“夫人,错不了,我仔仔细细地听了,确实没有唱到袁公子的名字。”
  管家也说道:“我也担心听差了,后来榜文贴出来后,又认真看了一遍,没有袁公子的名字。”
  王夫人失望极了,挥手让他们下去,喃喃道:“你们父亲看人向来很准,这次是怎么回事啊!”
  不管怎么样,终于有了一个结果,陆士仪心放下来,道:“我才十八岁呢,不急,娘,您也别太担心,现在女子二十岁嫁人的也很多。再说了,我也不是非要嫁给进士啊,三年一考,每次才录取不到两百人,大多进士年纪也大了,青年才俊又能有几个?而且僧多粥少,人人都还盯着。”
  “是啊,是啊。”陆士柔心有戚戚附和。
  王夫人瞪了她们姐妹一眼,道:“仪儿,我一般疼爱你与你的两个姐姐,现下你的两个姐姐都嫁了进士,都有诰命在身,日后的荣华可见,我与你父亲怎么忍心委屈你?”
  王夫人之祖父在太宗朝任过宰相,但到她父亲这一代,读书没有上进,靠天子荫恩,得了一个小官,家世逐渐败落,幸亏嫁的好,才能继续舒服地做她的宰相夫人,因此她必要给女儿们挑了进士女婿。
  到了晚上,陆观回府,王夫人将事情一股脑都给他说了,埋怨道:“当初让你多多相看几个人,你说袁安之此次必中,谁想到偏偏他就没有中,现下去哪里再找人呢?年轻的新科进士就那些人,估计早就被人看中了,我们现在再去访求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人了。”
  陆观摸着胡子,沉吟道:“我看袁安之的文章,应该不至于考不中,必定是有什么原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