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一品女仵作+番外(五)作者:锦若

时间:2019-06-07 23:21标签: 悬疑 古代言情
百一十四章 这位被北疆许多人奉为先知的人,模样似乎与之前出现的艾伊热提有所不同。虽然依旧是高鼻深目,可在许楚看来,却比棱角分明的北疆人多了些许中原人圆润模样。 不过这倒也不稀奇,毕竟,古往今来,在北疆跟中原交界之处,各族人混杂居住,常有血缘
百一十四章
 
    这位被北疆许多人奉为先知的人,模样似乎与之前出现的艾伊热提有所不同。虽然依旧是高鼻深目,可在许楚看来,却比棱角分明的北疆人多了些许中原人圆润模样。
 
    不过这倒也不稀奇,毕竟,古往今来,在北疆跟中原交界之处,各族人混杂居住,常有血缘互动。或许,这位乃比就是大周百姓与北疆百姓的混血儿也不一定。
 
    她垂目查看着乃比的尸体,待看到伤处时候,还特地伸手按压确认了一番。果然,脊椎骨在已断。
 
    “真是好刁钻的角度。”许楚皱了皱眉,说道,“的确是被打断了脊梁骨致死。”
 
    实际上单纯的打断脊梁骨并不足以致死,相比于死亡,更多的会是因伤及中枢神经而造成高度瘫痪。只是,乃比的尸体伤处尤为不同,如此力道跟损伤,足以将中枢神经彻底破坏,继而短时间内造成死亡。
 
    这样的情况,若非不是老手,又或者深谙医术的话,绝不可能做到。
 
    她沉吟一瞬,将白布再度盖在尸体之上,沉声说道:“按着死者身高跟伤处来看,凶手身高约为六尺四寸。而且凶手力气极大,且手法专业,力度跟角度都恰好致命。或者说,他j-i,ng通医术。”
 
    “看起后背脊梁骨处的伤痕,可以推测凶器是扁担、官府板子之类扁长的东西。”
 
    接下来,她就走向了所谓的使臣团最强者依干拜尔迪。
 
    因为依干拜尔迪的尸体是被煮过的,所以如今,除了一些白森森的碎r_ou_外,展露在许楚眼前的就只剩下一具白骨。
 
    不过对于验骨,她倒也不陌生。甚至可以说,相比于大周其他仵作,她见过的白骨研究过的白骨,或许会更多......
 
    骸骨细篾串讫,各以小签做了标记,而后按着骨架模样摆列整齐,倒是极为方便查看。
 
    “颅骨29块、躯干骨51块、四肢骨126块齐全。”
 
    “骨骼比较粗大,表面粗糙、肌r_ou_附着处的突起明显,骨密质较厚,骨质重,骶骨的嵴显著,可推断死者性别为男。其胸骨体与剑突愈合,喉和肋软骨开始固化,所以年纪应该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
 
    “颈骨断裂,死者生前被人曾被人直接拧断了脖子。煮熟的五脏六腑有腐烂现象,不过心脏部有明显的刺伤......”
 
    她说着,就用镊子将死者的心脏的伤口翻开,好在是重伤后背煮过的,所以那伤口留的倒是明显且形状稳定。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死者浑身的血应该是活着的时候,被从心脏部相近的地方放出的。如此就形成失血情况,使得煮熟的r_ou_中血腥味极小。”
 
    只是按着这样的情形推断,将人身体内的血大量放出之后,必然会造成死者休克性死亡。可为何,对方还要拧断死者的脖子?
 
    就凭煮尸现场遗留的衣物配饰跟宝石,就能排除是劫财。
 
    而现在,必死之人被拧断了脖子的情况,所以按常理推测,凶手必然与死者有深仇大恨。
 
    她略作思忖,说道:“心脏处伤痕,深而透,应该是剔骨刀或是杀猪刀之类的凶器所为。具体,还要对照之前衣服上的痕迹查看。”
 
    这些,验尸单上都有记载,她简单叙述之后,也就不再多说。
 
    “奇怪......”许楚仔细查看了骸骨的每一寸,因为白骨早已被煮过,且有三法司验官以红色油纸伞查看过,其上并无骨折痕迹,所以她就未曾重新煮骨。
 
    实际上,煮骨验尸的法子,也是萧清朗后来责成三法司效用的。毕竟,在云州城跟锦州城几宗案子里,他亲眼见识过,许楚以验骨的方式寻到了凶手行凶的蛛丝马迹。
 
    于他看来,大抵如许楚所想的那般,纵然世人皆说死者为大,要忌讳鬼神,可都比不过为死者申诉冤屈重要。
 
    许楚抬头看向萧清朗问道:“我记得,这依干拜尔迪是武将出身?”
 
    萧清朗拧着的眉宇缓缓舒展开,他点点头说道:“依干拜尔迪算得上是北疆名将,几次被伏击都重伤迎战,险象环生。此人算是越战越勇的悍将,就连圣上也曾感叹过此事。听闻去年北疆皇廷讨伐于他的时候,他的右腿还曾因坠马而跌断过......只是,他却凭着一条残腿,生生稳住了自己所建的新部落。”
 
    许是觉得一名悍将眨眼之间就只剩一具白骨让人颇为感慨,萧清朗还微微摇了摇头。
 
    许楚闻言,即刻说道:“我怀疑死者并不是依干拜尔迪!”
 
    柳河等人一听这话,顿时目瞪口呆瞋目结舌道:“怎么可能,这人身高体型,都与依干拜尔迪相似。还有因炖煮而脱落的头发上跟指骨上,都有北疆强者专门佩戴的宝石。而且,那日在附近发现的衣物,也的确是依干拜尔迪所穿的,此事驿站中许多人都可证实。”
 
    “身高体型与他相似者多不可数,况且若真有人欲要混淆视听,那将他佩戴的宝石或者衣物丢弃在抛尸现场,也并无可能。”
 
    “更重要的是,如今残留在白骨上的r_ou_条上,我并未发现任何血腥味道,也不曾在内里发现有血丝残留物。也就是说,死者应该是被人放血后才烹煮在锅中的。可是在煮尸现场,官差并没有发现任何打斗或者放血痕迹。”
 
    “那死者身上的血呢?如果煮尸现场不是案发现场,那么凶手又怎么那么有耐心,将他的一应衣物都携带过去丢弃?”
 
    “所以,以衣物跟配饰断定死者身份,实在有些草率了。”
 
    柳验官听她这么说,心里也越发的怀疑起之前他们的判断来。因为那日,在驿站的使臣团中,只有依干拜尔迪一人失踪,加上身高体型以及衣物配饰,所以他们才推测死者的身份。
 
    可如今听许楚说起来,好像也十分在理。
 
    他不敢拿大,沉吟一瞬虚心问道:“那姑娘是如何推断死者并非依干拜尔迪的?毕竟,只剩一堆白骨,实在难以看出死者身份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