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一品女仵作+番外(二)作者:锦若

时间:2019-06-07 23:18标签: 悬疑 古代言情
前所产生的腐败水泡,其内会充满恶臭的液体,有时也有气体。而水泡内的液体颜色淡红或淡绿,在其胀破后,表皮剥脱,淡红色、褐色或者淡绿色的皮表显露出来。 先生既然说出是腐败水泡,那大概也会知晓,一般而言,最先出现腐败水泡的部位是腹部两侧,随后是腋
前所产生的腐败水泡,其内会充满恶臭的液体,有时也有气体。而水泡内的液体颜色淡红或淡绿,在其胀破后,表皮剥脱,淡红色、褐色或者淡绿色的皮表显露出来。
 
    “先生既然说出是腐败水泡,那大概也会知晓,一般而言,最先出现腐败水泡的部位是腹部两侧,随后是腋窝和胸部两侧,并多出现于腐败发展较快的尸体。”许楚看了一眼自己镊子所按压的地方,心知时间已久,水泡多已破裂,余下几个极其微小并不足以让人用r_ou_眼看出其与真正的腐败水泡的不同。
 
    然而既然前辈说了洗冤录,那她自然也能借用古人智慧。
 
    “洗冤录曾有按语,冬季一般不会出现腐败水泡。”许楚看着他,声音并无起伏的解释道,“唯有烫伤会造成这般状况。”
 
    老仵作一愣,自他出师以来几十年经验,所验看尸体多不可数,怎会不知烫伤跟腐败水泡的区别?可是瞧着许楚言之凿凿,他纵然觉得荒唐,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反驳,最后只得皱眉道:“那伤痕又该如何讲?”
 
    “晚辈幼时喜玩闹,曾将滚开的热水浇洒到刚刚宰杀的猪身伤口之上,却见那伤口附近皮r_ou_瞬间泛白,且未再有血荫出现。晚辈以为,若以开水重烫尸体身上生前所留的伤口,鲜红的伤口便会血r_ou_泛白不再凝聚血荫。”许楚看着面色有些发白双唇紧闭的老仵作,心里无奈叹息一声,大周朝到底还是封建时代,女子之身的仵作本就让人轻贱。更何况,她年不过二十出头,相比于眼前老仵作,当真不算能让人信服的。
 
    要不是萧清朗的身份跟信任,估计她现在还只能在村中帮着收敛尸体,或是查看一些旁的仵作不愿接触的尸首。若是运气好,许能接个探案的私活儿,却都是上不得台面的。
 
    “况且《折狱龟鉴》中也曾有言,急死者尸斑出现早而且浓密。可章氏纵然身上尸斑已然转绿,可却并不算多。”
 
    “当然若是前辈觉得特征不够,那解剖之后自然能看出分晓。”她的性情算不上嫉恶如仇,但对上验尸之事却丝毫不愿退让。
 
    说完这话,许楚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萧清朗,毫无意外的就撞入了一双冷静的眸子里。她微微发愣,莫名的像是看到萧清朗轻笑一声似的。
 
    须臾之间,许楚握着验尸刀的手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好像自己验尸越发随意了,就连解剖都不再像曾经那般思之又思,唯恐惹了忌讳。
 
    她不自然的移开目光,清咳一声,就熟练的将死者心口处的伤痕解剖开来。只是瞬间,那层层肌理组织就暴露在众人眼前,同时却也看到那惨白的伤后深处竟有出血情况。
 
    许楚手上动作不停,也不管旁人脸色如何发青发白,只管深入解释道:“若真是死后造成的伤痕,那伤后靠近心脏处也应该不会产生出血情况才是。”
 
    说罢,她已经果断麻利的将尸体腹部扎伤之处解剖开来,如此到无需她再多言,就算是门外汉的黄县令几人也看出了端倪。
 
    等到查验外有疑点的地方,她才挥手让人去准备些酽醋葱白跟白梅饼等物。
 
    一边伺候的衙役跟老仵作都有些不解,自然就不会有所动作。而黄县令更是闻言欲呕,强压着嘴里泛酸的怪味,面色古怪道:“是本官思虑不周。这样您要是觉得饿了,那就先去后院休息片刻,本官也好让人去厨房做些吃食,如此可好?”
 
    左右可不能在验尸房吃饭啊......
 
    相较于旁人的不解跟质疑,萧清朗面容丝毫没有波动,只是目光如炬的看着许楚的动作。单单那份面对青红带了臭味的尸体还能毫不忌讳的模样,就让人心生敬佩。
 
    果然京城里的公子哥口味都重,连验尸看的都那么......那么入神。
 
    不说萧清朗如何岿然不动,就说许楚见一行人谁都没有动作,不由得皱眉道:“章氏死于他杀毋庸置疑,可要分析现场乃至重建凶案现场情景,却要靠她身上的所有痕迹。”
 
    见众人还是一脸菜色,她只得继续解释道:“死者身亡至少六日以上,却因着是冬日寒冷时节延缓了尸体腐烂时间。如今尸体r_ou_色黄紧,微变,但并不妨碍验尸时候查看体面症状。”
 
    “我刚刚查看死者手腕后背t-u,n部等地,见并无尸斑。可是在其腹部双腿,早已出现大片青绿色,如此不合常理的症状前辈以为是何原因?”说着,许楚就看向了刚刚满脸愤慨,到现在都并不太认同她的老仵作。
 
    “这......死者应该是俯卧身亡,自然背后稍有尸斑......”老仵作冷声道,“俯卧的尸体,尸斑常会出现在面部、胸部、腹部和四肢的前面。且看她身前胸腹部所c-h-a的碎片,可见其死的时候猝不及防向前扑倒,撞碎了屋子里的瓷器而后伤了尸身。”
 
    这话说的不假,当时他同衙役看过现场,也确实见到屋子里的一个巨大古董花瓶碎裂。对比尸体之上的碎片,可清晰看出那就是出自破碎的花瓶之上。
 
    许楚见他开口反驳质疑,当即明白这位估计也是担心。怕自己推翻他的验尸结论而落了他的名声。要知道,仵作身为贱籍,只靠衙门的俸禄根本难以养家糊口,所以他们常会帮着富贵人家是殓尸送葬或是为死者整理仪容,继而得些赏银。
 
    若遇上那些富贵后宅中暗斗出了人命,仵作也会被唤去验尸。或是得了好处,或是一验成名继而让更多人私下找寻,都是一门极好的进项财路。
 
    可要是今日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落了脸面,那他的名声怕是会一落千丈,而一些讲究人家自然也就不愿再寻他接私活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皱眉,许多时候事情不可两全。就如现在,她虽然同情老仵作年老却还要为生计思虑奔波,可却不能昧着良心认同他的验尸结果,当然也包括自家爹爹那份白纸黑字的验尸单。
 
    “俯卧的尸体,除了尸斑分布之外,更重要的特征便是,两侧眼结膜会呈瘀血状。”许楚看了一眼脸色y-in沉的老仵作,而后翻开死者眼皮,声音不带情绪道,“如今距死者死亡已有多日,虽然r_ou_眼可见眼球由于腐败而轻度外翻,角膜非常混浊没办法看清瞳孔。可眼结膜却还可看到,其上却并未有任何淤血。”
 
    许楚不光让老仵作瞧了个仔细,甚至还示意萧清朗跟黄县令上前以防日后被反咬。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